从这么高的空中落下,就算是我的体质强横这对脚部的伤害还是有些的,现在双脚感决有些疼痛,不过这也彻底的甩掉了他们,我能从上面往下跳,但他们不能。

    朝着上面看了看,看到了不甘心的那些人,跟他们打了打招呼后我也是直接离开了这里迈开了步子也是朝着那树林的方向跑去。

    我的当然不会傻到直接回去,在这丛林中转了好几圈,然后再从水底朝我所在的那个山洞游去,在这水里一遍游也是一边再想,我有这么高的实力,为什么要这样躲躲藏藏的啊,无奈的摇了摇头,感觉这样好憋屈啊。

    从这河水没游多远也是来到了这一侧的岸边上,拿出了把金属质感的武器,坐在这地上把那找回来的三样属性也是都拿了出来,虽然想要尽快的把这三样东西尽快的吸收到体内,但这凡事都要一步步的来,在这之前还是先得把最普通的五行吸收,形成了五行轮环之后才能去在吸收这三样东西。

    现在这金属的武器,土地,木头,河水,一把火,现在这最基本的五行气息都有了,这再次从开始吸收这些东西也是没有花费多大的力气,毕竟以前那时候已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从失败中不断地进步也才能导致这五行阴阳诀的完成。

    再次感受到体内熟悉的感觉,也是把这最基本的五行循环做好了,现在就是吸收这三种强大一些的气息了,也许是它们早就认定了我是主人,所以这火焰和那黑水也是并没有伤到我的样子,就算现在触碰,也是对我没有感觉。

    最先吸收的还是这木属性的气息了,这吸收的过程中,这气息就像是要回到家里一样,极为顺利地就完成了,而这木属性的气息一到了体内,也是感觉那气息里面比以前多了些东西,再次查看后才发现是以前的那绿光。

    这绿光别说还是挺聪明的,要是不躲在这木属性的气息里面,我故意要是让那红色的意识知道非得把这东西弄出去或者直接吸收掉。

    我这体内五行的气息也是没见过那个红色的意识使用过,这也就说明了它控制不了这些的气息还是并没有发现我是就是不得而知了,一会的时间这黑水河蓝火也都是回到了体内,现在这个状况的我,才是以前的那个我,该有的东西都回来,而且身子的力量也有了很大的提升,就是那一副的骨头了从我身上剥离了下去,感觉自己还是损失了些什么。

    从风袋里面掏了掏,一个袋子也是被我掏了出来,这里面装着的都是一些几乎碎掉了的骨头,而这副骨头也就是原来那龙凤给我的一次试炼了,那次可是辛辛苦苦才熬了下来,但现在这副骨头都成了这个样子。

    朝着自己的右手上看去,我自己的那流淌下来的血脉也是已经消失了,那龙凤的印记也是不在右手上了,这一次的损失也许是比我想的要大的多。

    现在的身子全方面有了提升,但是没了那龙凤印记的力量之后,我那杀手锏也是随着消失了,我身为龙家的人,却把自己的血脉给弄丢了,这要是传出去的话,不得被人笑死了。

    我一言不和的就跟着那魔君进入到了这里,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个消息,也许外面的那些人,包括我的父母都已经以为我死了吧。

    那父母,那一个家族,我早就把那当成了自己的亲生,有血缘关系的存在,虽然我是是一个魂魄,占了这一副的身子,但是那“龙毅”的父母亲亲朋友我也是当做了自己的存在,现在一想象他们难过伤心的样子,我的心里也是随之波动。

    只有达到了魔君的层次才能回去,或者有哪个魔君愿意帮我看一次那扇空间我也可以回去,不过现在谈这些东西简直都是天方夜谭,没有足够的力量哪里能让魔君给自己帮忙。

    如果自己提升到魔君的实力,我现在也真的是没有好办法,丹田里的那灵气种子早已经被红黑色的能量所填满,所以这我一直使用的也就都是那魔气。

    要说是灵气的话可以慢慢修炼,靠什么丹药天材地宝什么的提升,但这里的那灵气早已经变成了魔气,难道说也就是像我在天域的那样,怎么吸收灵气,再在这里再怎么吸收魔气提升自己的实力吗。

    想想这些的东西也是脑袋疼,去个什么地方不好,这给我带到了魔域里来,看着这世界,看着那些和天域的根本就不怎么相同的树木虫鸟,者一言不合给我换了一个世界,自己的明月也就只能说是忐忑所形容了吧。

    想象当初,有自己最为喜爱的女孩,还是一个家族的未来族长,这在哪个地方也是要什么就有什么,但是这复仇的欲望和对力量的渴望让我一步步走到了现在,如果当时我不走的话,老老实实待在哪里的话,也不会有什么的吧,没准也许现在我已经是个族长,还和韩玉生了好几个孩子,想想也是美滋滋,但是这一切也真的是成了一场美好的梦。

    一路走来,遇到的人越来越强大,身边的朋友女人也是越来越多,这对男人来说也算的是让人极为羡慕的了吧。

    命运的驱使让我成了一个花花公子,很多的女人都对我有好感,而且我心里也是有好感,要让我抛弃一个我是真的很难做到,不过幸运的是,我遇到的那些女人都根本不介意我的女人更多,这不就是故意纵使我犯罪吗,想想这些我也是嘿嘿一笑,也不知她们过得怎么样了啊。

    抓出怀里的香袋,可以说这两个女人给我的印象最深,两个人可以说是陪我度过了最为重要的时候,要不是她们的话,也许我在那一次次的迷途当中早已经彻底的迷失了进去,我当时也没想到,这两个香袋拯救了我好几回啊。

    韩玉得去找,凰心绮我也得去她那里找她,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的有力量,极为强大的力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