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直来的野兽起码有十几只了,也不知我们这到底是干了什么竟然能够引来这么多的野兽。

    她们两姐妹还能应付,但是那女孩已经是不行了,后背上被抓了一大道子,鲜血不断的往出冒,尽管是如此她还是艰难的站着拿着手中的匕首看着这新来的野兽,这已经是可以说得上上是最后的挣扎了,但就算这样她也没说要像我们求救的样子。

    看着她的这样子,我可真的是要好好训训她了,这宁死不求救的杨紫琼在我的眼里看来就是傻,很傻,这样要是就把自己的性命白白丢掉的话,那么一切都没了。

    看到这样子,我也是不得不出手了,这些的野兽对他们来说还是有点压力的,但对我这已经夺得了那红色的意识力量和那黑影的力量来说,这些的东西在我面前早已经不算是什么了。

    说起那个黑影,我原来想了半天也没相出那是什么,毕竟在哪里的话一个意识闯进来,那身为那地方主人的红色意识肯定是会知道的,那么黑影突如其来的一击也就说明他已经早就在我的身体了,那么这样想也是能得出结论了,那个黑影就是在天域的时候进入到我身子里面的那条影子。

    想想当时那东西放出了那么多的影子出去,这才进入到了我身子里面一条影子就能和那红色的意识打成平手,如果当时没那体内的那股精纯的白色能量在配合上灵枪的话,那魔君还真的很是恐怖啊。

    两步跳到了那女孩的身边,用手瞬间打在了那要攻击女孩的野兽身上,顿时间就飞出去了老远,等掉下来的事后已经死了。

    也不知这里的野兽为什么会这么多,身上的强大气势清楚一放,那些准备要进攻的魔兽也是都吓得退了去,不管是这人类还是兽类,力量为尊这是到了哪里都不会改变的事实。

    在那些的野兽退去了之后,这里的野兽尸体也都有十几头了,看着这些尸体,也是够我们在这里吃上一顿的了。

    这解决了十几头的野兽对那两个女人来说还是没多大事的,身上沾满了血迹,不过都不是自己的,身上也只是受了点擦伤什么的,不过以这魔族的恢复速度,这点的伤势真的不算是什么。

    拿出了点丹药丶疗伤药也是都给那女孩敷上了,这女孩受得伤可比那枭氏姐妹重多了,看着这身上的伤势,我也是叹息的摇了摇头,这尽力而行是在这女孩身上一点也看不到。

    那两个姐妹去河边洗刷着自己身上的血迹,不过并没有脱衣服什么的,毕竟这里还有我这个大男人看着。

    点点的给她敷药,吃药治疗着伤势不过我这外界的帮助只能起辅助作用,要真正的好还是要靠她自己。

    看着这伤势我又是想到我那失去的五行了,我在那一滩液体里面重铸的身子,那么那些的五行气息是不是也留在了哪里。

    那五行可是我最早拥有的拥有的东西,救我的性命不知多少次,而且那三样重要的东西也不是说抛弃就能抛弃的,每一种都是特别存在,一旦丢了也许以后再也见不到跟那一样的。

    给这女孩治疗好了之后,就先让她去一旁休息了,而我呢,我也是处理这些的的野兽尸体,由于这太多,取一些好吃的地方,那些的剩下的就都扔进了那树林当中,不用我再亲自处理,那些东西也都会出来出力,活着的事后都同类相残,这死了更是可想而知了,没以后那一边就聚了好几只在吃那些的东西。

    这一天的生活也就在这里过去,这地方也没个做饭的地方,所以这做食物的事情也就交给我了,做起来这种事来也不算辛苦,四女一男就在这山洞里面躲藏着。

    吃饱喝足了之后,这夜晚也是降临,我从风袋里面拿出几条的毯子也是让每个人也都有了能够躺的地方,虽然我不怕冷,但是让自己在这种天气暖和起来一些也是没什么不好。

    我是靠在墙边睡心纯钻在我的怀里,而那两姐妹也是靠在一起睡着觉,而那女孩到了这晚上就见不到她的踪影,把心纯轻轻的放了下来,用被子也是把她裹住,在我们距离不过一定距离的情况下,心纯也是不会跟过来的。

    到了这出口之后,我也是看到那女孩在一边的地方在朝着一棵树不断的打击着,一拳一脚,虽然身上受了伤,但这也是影响不到她做锻炼,只不过这刚刚给她弄好的伤口又是崩开了鲜血从背部往下流。

    我这往前走了两步一个树懒样的东西也是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心纯,把她抱到了怀里,她也是才有睡了过去。

    我胎教来到了那女孩的旁边,她也并没有理我,只是在一味的朝着前面的那棵树上不断的攻击着看着他她那冷峻的小表情,我也是摇了摇脑袋,“再这样下去鲜血会流淌干净”,我张嘴朝她说着,她也是转头朝我看了看,然后便又再次的去击打那树干。

    看了看她的表情和动作,我也是才知道她是生气了生气的原因很好想就是因为我没有教她东西,毕竟他是那个时候拜我为尊的,而我这个尊没有教她东西,所以这也就自己出来锻炼自己了。

    这样的性子也不能用平常的方法来跟她谈论,伸手一拳打断了她前面的那棵树,她的眼神才放在我的身上,小脸上还是有这谢雪的怒气。

    “你不是想要不变强吗,现在我们来一场比武,你要赢了我,我就把所有的东西一股脑的交给你,要是你没赢,那么你就要按我说的去做”。

    听到了我的这句话后,这本来就收在气头上的女孩也是直接点了点头,“这样吧,只要你能够在半个时辰内碰到我一点,那么就算我输可以吧”,我说完了之后她也是挥舞着拳头朝我攻击了过来。

    面对这小丫头,我的速度不知比她快了多少,像这样事情不经大脑的女孩,如今我还是要给她涨涨些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