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话,我和她说了一会话之后也是回到了屋子中,她并没有上床,而是在往着这屋子中的炉子中添着柴火,而我裹着一身毯子也在这一边睡了过去,想想这样安静的地方睡觉,是很久都没体验过得了。(书^屋*小}说+网)

    这一觉真的是睡得很是舒服,这一段的时间都活在哪红色的地方,这第一次把全部都放松下来好好的睡觉,这一觉之后的身子也是轻松的不行。

    一觉醒来,那两个人还在床上躺着,在哪晚上了了一会之后,也是问出了她们两个的名字,她们的名字在用她们的语言叫起来都是很好听的,但这一翻译成现在的语言,就显得跟那差了很多了,她们是亲姐妹,所以这姓氏也都是一样的,姓枭,姐姐叫枭沥,妹妹是枭凛,这不管怎么说这两个名字还是很怪的。

    枭沥还在那里添着柴火,而且看着她的那样子是准备做饭吃了,看到了这一幕,我也是想起了昨天吃那东西的味道,一会想起那味道,我也是不敢过多的去恭维,还真的没天域的那最普通的饼子好吃呢。

    我伸了伸懒腰,上去跟枭沥打了个人招呼我也是超外面走去,这一场的雨下过了之后,这空气中完全没有那种被清新过一边的感觉,闻了闻这空气,里面冲慢了血腥的味道,不过这也并不奇怪,撕了这一城的魔人,这城里的血液都不知道是流了多少了。

    一路走到了城门口,看着外面的那些坐骑,我吃的那些都是天域的野兽魔兽,但就是不知道这魔域里面的野兽味道是怎么样的。

    这一场雨下过了之后,这尸体上也都是传来了难闻的气味,不过就算是这气味不好闻,但是身子里面还是有些能吃的地方的,给那么多魔兽开过刀的我,再来给这些野兽开膛破肚取好的肉也是再熟练不过。

    取了一部分,另一部分又装到了风袋里面,从风袋里面那出了一大块的布,包裹着这些的肉块就朝着住的那个小屋子里面走去。

    再次回到了这屋子,现在这里面的人也都醒了,不得不说这魔人恢复伤势的速度就是快,这一夜多的时间过去,这女孩就可以下床走路了,这一看到我也是张嘴叫了一声“尊”。

    她们几个看到我回来了之后,也是跟我打着招呼,不过那枭凛看到了我后却是有些不解,两步来到我的面前,扯着鼻子闻了闻,伸手指着这东西冲我闻到“你是要吃这东西吗”,看着她的那样子,我也是有些不解,“怎么了,难道不能吃吗”,“也不是不能吃,这些揉的味道是很难吃的”。

    听着她的话我也是好奇,把这一袋子东西放了下来,拿出一块闻了闻,别的味道没闻见,就闻到了一股很腥的味道。

    腥的东西很多,腥的肉我也是吃了不少,不过这肉的腥气比我以前遇到的那些要强的,想这里的人,基本对这食物什么的并没有多大的兴趣,能填饱肚子就行了,所以这佐料什么的真的是很少很少,所以这味道不好,也不怎么好吃,所以这对食物都是没有多大的兴趣。

    虽然这里野兽的肉要比天域的腥很多,但这腥气可以是用特殊的手法和佐料掩盖过去的,单项我这样的,明显没那厉害的手法,不过这对佐料的调放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架上架子,那木枝穿起了一块块的大肉放上面考烤,然后这最主要的就是佐料的,伸手进放到里面摸了摸,这佐料什么的我可是准备了很多很多,这吃东西是最幸福的事,不吃上一顿美味的东西,怎么保持好自己一天的好心情。

    我这烤着没一会的时间,枭沥做的食物也是都已经完成了,挨个都给了一些,给我的时候让我婉约的拒绝了,我是真的不想吃这东西,没什么味道不说,口感也很差。

    我这烤了一会,抹上撒上了佐料,这一会香气也是开始往出蔓延,这浓浓的香气也是勾起了她们的兴趣,一个个嘴里面吃着饼子,眼睛却是盯到了这烤肉上面。

    待这东西烤的差不多,用手削了一块尝了尝,这肉质还是很好的,那起初闻到的香气也都被那佐料掩盖了下去,除了用的佐料多了一些之外,这口感比我原来烤的那些魔兽肉只好不差。

    这拿起了一块肉也是大肆咀嚼了起来,想想这烤肉真的是好久没吃到了,闻着这香气,在她们都快忍不住的时候,一道的白色的闪光过后,一个银白色的小女孩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这女孩也就是哪很久都没见到的心纯了。

    这心纯突然的出现,真的是给在场的人都惊得不行,我还好,毕竟我都习惯了,心纯这刚一出来,就一把紧紧的把我抱住,大眼睛盯着我手中的烤肉。

    想想自从我到了魔域之后,这心纯我就一直都没让他出现,而且再加上这一段时间的离别现在的心纯别提是有多粘着我了。

    拿下一块的肉放到了他的嘴里,小嘴咬下开始咀嚼,可能也是吃美了,一边吃着肉还一边用小脸不断的摇头朝着我身上蹭着,别提是有多开心。

    这一会心纯也是从旁边做到了我的怀里,双手拿着大肉就美滋滋的吃了起来,我和这心纯打大肆的吃着,这也顿时是给旁边的那三个人馋坏了,看得这一幕口水都要流下来。

    “呐,能不能让我尝尝你的手艺呀”,这枭沥笑嘻嘻的走了过来,我也是把烤着的肉给他递了过去,这一嘴咬下慢慢的咀嚼着,嚼了两下之后大眼睛也是一睁,“没想到这实力这么强大,这做吃的还是这么好,这么好吃的肉我还是第一次吃”。

    这姐姐吃上了之后,那脸皮薄的枭凛也是忍不住了,扭扭捏捏的走了过来,“那个,也可不可以让我尝尝”看着吗性子直的枭凛还有这一幕,我也是显得好笑,也是直接把这烤肉给他递了过去,她尝了一口之后也是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