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了结了一个人后,也是在场的所有人没想到的,当然也包括我了,这死了一个人之后那两个人也是显露出了恐惧,不过还是拿着刀朝她砍了过去。

    这两个傻乎乎的冲了上去,这虽然看上去是个弱小的女孩,但这一身的技巧在配合上我的那把匕首也是迅速的又了结了一个,不过这一个人同时应对两个人还是有些困难的,这刚又杀了一个,后面的那个人就一脚给她踹飞了出去,这本事瘦弱的身子,现在挨了这一脚后就能加的难受了。

    一个瘦弱的女孩挨了这成人大的用力一脚之后足以见得这受伤的严重,走了两步冲上去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在哪女孩被打的期间我挡着的这长发女人对我是又打又挠啊,不过尽管是如此我还是没让她过去。

    这场的战斗如果真的把那女孩救下来,就算是她是活着,但以她的那心性难免会干出什么其它的事,下架给了她一个机会,就算是她在这里死了,也就只能说她没那么大的力量,死了就死,那样对我死对于她来说也应该算是最后两种选择的最后一种把,不是他们死,就是女孩自己死。

    看着那被一顿拳打脚踢的女孩,我也是于心不忍,要是这样的女孩长到,以后的成长是谁都不能预料的到的,现在也就只能期待着那意思的可能性了吧。

    这一顿的拳打脚踢过后,女孩的身上也是染上了大量的鲜血,再次为那瘦小的身子添上了一股可怜般的感觉。

    在这一顿的拳脚过后,那男的也拿起了手中的刀,一下朝着她砍了下去,我的眼睛都要闭上,但就在那刀要落到女孩身上的时候,那个男人却是朝着旁边砍了下去。

    朝着前面看去,在女孩脚下的位置正是我的给她的那把匕首,而现在的那把匕首已经刺进了那个男的脚中,她的这一下我都没料到,更别说那个男的人,满心欢喜的要给她最后一击,但就在她那被喜悦冲昏了头脑的时候,女孩一脚踩到了那把已经掉在了地上的匕首上,这异样的伤害使他站不稳,这一击也是没按着那原来的位置刺到小女孩。

    那男的手握着的刀就砍在了女孩的一边,可以说得上是贴着女孩的身子擦过,惨叫声传了出来他也是握着那一拳再次朝着旁边的女孩砸去。

    这看似绝对能中的一击,那个已经伤到不行的女孩再次给我呈现了震撼的一面,双脚缠住了那落下来的胳膊,剩下的两只手困住了那个男人的脖子,一个大男人就这样被一个伤到不行的女孩所缠住了。

    脚上晓儿疼痛,再加上这女孩捆的手法,这根本只让他动不了丝毫,一只手用力撑起了自己的身子,这腾出来的一只胳膊再次朝着肩膀上女孩砸去。

    这女孩真的是一次次不停的给我震撼,就在这一拳打过来的功夫她的身子也是顺着他的肩膀爬了上去,那一拳打在了自己的身上不说,还让女孩用双腿把自己的脖子缠住了,这本来就已经被胳膊锁了半天的喉咙,再次被这两双比胳膊更有力的大腿锁住,脸上憋的通红,这双腿再加上疼出来的双手不断朝着他的脸上攻击。

    脑袋这可是人身上最重要的地方了,这喉咙喘不上气,而这脑袋上又被那一个小小的蒜头不断的朝着头上痛击,没一会的时间这一个男人也是直接倒下,一个女孩面对着三个大男人竟然真的赢了。

    在这个人倒下的时候,女孩也是冲着天空大吼,绵绵的细雨从天上慢慢落下滴到了这些死人的身上,从活着的女孩脸庞划过,当然其中还夹杂着女孩两行的泪水。

    这一刻我的心情也是感到了一阵的轻松,虽然这表面上做得很是决断,但就这么把一个女孩放到三个成人的面前,让她去杀了他们,这也并不是我想做的,不过有时候这世界就是这么看不懂,也许这也是上天给那女孩大的一次重要的考验把,这样不可能的是都能让她完成,那么以后还有什么事能难得倒她。

    我后面的这长发女人也是当时就忍不住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越过了我朝着她跑了过去,这次我也并没有阻拦,也不在需要什么阻拦。

    这一场战斗真的给了我很大的冲击,这样的任务真的是比疼天还要难得多,而她却做到了,那一身的本事未免也太过的厉害,不过这本事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就还是她的那心性,那处事不惊的面容,比我强的太多太多,要是如果给她一个同龄般男儿的身子,那么这场真逗结束的就更快了吧。

    看着那大声哭泣的女孩,我能帮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剩下的事情让那两个女人去做要比我去添乱要好的多,我这也是转身离去,毕竟那女人给她止血都已经脱下了她的衣服,这样在待下去未免有些尴尬。

    我这转身还没走两步就听到后面传来一脚一脚踩在雨水上面的脚步声,不像是奔跑,但也比一般的速度要快的多,转头朝后面看去,那个身上还没有被止住伤势的,半光着的女孩就跌跌撞撞朝我跑了过来,一下直接跪在了我的面前,嘴里面嗷嗷也不是说着什么,不过我听不懂的,我那个翻译能听懂“她说,要拜你为尊”。

    拜我为尊,这尊又是什么东西,不过应该是拜我为师差不多吧,不过我这一路走来,全靠的是自身的一番力量,看了你这身法之后,让我都自愧不如,你现在要拜我为尊,我看你是在为难我龙毅了。

    我摇了摇头拒绝了,我这还半斤八两了,你这白了我之后我再把你给害了,不过这也不能让人女孩一个人留在这地方,跟那两个女人说了声之后我也是继续的朝前面走去。

    我这三步一回头,那女孩就是一直跪在那个地方,脑袋放在地上,不管那长发的女人怎么拉都拉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