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怀中的这个小女孩,虽然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样子,正直花苞初放的年纪,但脸张得却并不怎么好看,只能说是普普通通,说在难看的地方就是因为她的脸上张了一条貌似是胎记的东西在右脸上,本应该是秀气的面貌去被这东西张得变得不怎么好看。(书^屋*小}说+网)

    看着眼前的那几个人,他们的嘴角都带着血迹,而倒下的那些人的心脏都已经被挖掉,这一看也是可以想到发生了些什么事,没想到这都是刚刚活下来,逃过了一劫的人,却在这一会的时间就把自己的同伴杀了。

    我摇了摇脑袋,如果不是来的及时的话,我怀中的这个女孩也要被杀,都能对这么一个小小的孩子下手,看来这也是几个虽然已经活着,但是心性却已经扭曲的人,我摇了摇脑袋就要动手,虽然他们几个一阵的摇头说着我不知道的话,但也跟饶命差不多吧。

    一拳准备朝着前面的那个断臂的男子打去,但是我的手刚伸到一般的时候却感觉到了些许异样,朝着怀里看去,那个刚刚被我救下的女孩却是一嘴咬在了我这胳膊上。

    我看着怀里的这个小女孩,我也是真的搞不懂这些魔族了,你说这我刚把你救了,你这就先给我来了一口,你们这都是要干些什么啊。

    我看着这小女孩,我把这手停下来了之后她也是才松了嘴,张开了嘴,冲着我吐了几个字便挣开了我的怀抱跳了下来,由于之前挨的那一脚还没怎么恢复,这一跳下来差点又倒了下去。

    伸出颤抖的手再次从旁边捡起了一个石头朝着他们继续的走去,看到了这一幕,我也是懂了她的意思,我见过这样的星狂也算是不少,但是这报仇心这么强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而且何况还是个小女孩。

    看着那瘦弱而且还在颤抖的身子,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要坚持用自己的双手去报仇,这样的心性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如果给她成长的时间,无法预料这样的人会强大到一个什么地步,如果说要比心性的话,我还真的比不上这样的一个女孩。

    看着那弱小身躯的她,即使她的新型很强大,但是她现在的能力太小了,而且还拿那么一块的石头,你说要是天域的普通人行了,这一石头砸下去还能有点什么,但是这魔族的恢复能力我是充分见到过的,而且现在也是再一次的见到了,哪个刚刚头上受伤的男子,现在他的头上的那块伤势都已经好了,这未免也太快了吧。

    看着那小石头和那瘦弱的身子我也是有些不忍心,还是帮一帮她把,伸手从风袋里面摸了摸,一把匕首状的武器也是出现在了我的手上,就算把这一把金品上面都有了些许异样,微微有了些许灵性的武器给她,但她那瘦弱的身子还并不能杀掉那几个人。

    握着这把的匕首也是微微往进注入了一股我自己的能量,这把匕首里面也是充满了能量,我伸手拍了一下女孩的肩膀,这一回头那表情再给我吓着,狰狞的脸上加上那黑色的胎记,着实显得有些恐怖。

    伸手拿掉了她手中的石头,瞬间那狰狞的脸蛋变得更加的愤怒,伸手把这匕首放到了她的手上,一脚踩碎了脚下的石头,扭头朝着那几个男的看了看,她顿时也是明白了我的意思,握紧了手中的匕首就朝着他们走去。

    他们三个看着这意思,也是不知该怎么办,我在这里,他们杀是肯定不能杀这女孩的,不过跑看样也是跑不掉,也在这正犹豫的时候我也是张嘴了,“你们把她杀了,我也就放你们一马”,我这话说出也是听得他们一脸懵逼,这时候的语言不通是真的麻烦。

    正当我这郁闷的时候,那两个姐妹也是跑了过来,看着这场面也是一脸懵,“你们来的正好,你把只要杀了这个女孩我便放你们走这局话跟他们说一遍”。

    听到了我的话,那姐姐也是没什么犹豫的就用他们的语言把这句话给他们几个人翻译了一遍,我的这句话说的他们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如果你们不尽全力的话,我就把你们都杀了”,我冲他们说完之后那个短发姐姐也是冲他们又翻译了一遍。

    再次听到的时候他们的脸上也是露出了笑容,朝着女孩就跑了过去,听到我这话的同时那小女孩并没什么反应,但在我一边的那长发妹妹就不一样了,不声不响的掏出了背后的一把刀就朝着那三个人跑了过去,刚刚有了些能活下去希望的人顿时就被这冲来的女人吓得够呛。现在的这情况怎么可能让她去杀了那几个人,我也是把出了背后的灵枪挡到了她的刀上,不管她怎么绕都躲不过我的长枪。

    我这不依不闹的阻拦把那长发女人气了个够呛,这不知道她们的名字就是不方便,这看到了她们两个不知该怎么叫。

    她把长刀收了起来,我也把长枪收了起来,她快步的走来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衣服,脸上也是显露着愤怒,“这样戏弄一个女孩性命就是你的特别爱好吗,我真的是看错你了,姐姐,你帮我拦住她,我去救那个女孩”。

    她妹妹也是性子直,根本不考虑眼下的情况也是弄得我无可奈何,她这样,但她姐姐却不一样,走过去也是抓住了她那要拔出双刀的妹妹,她姐姐跟她好一阵说才把她安顿了下来,不过那手还是握在刀上,一旦那个小女孩有什么危险,就一副要跳过去救她的样子。

    那女孩拿着匕首朝她们走着,他们也许是迫于我这旁边长发女人的威慑,这脚步顿顿停停的不过还是被被活着的一丝信念所打动,手里面拿着刀就朝着女孩砍了下去。

    也不知这女孩是练还是没练过,这一刀砍来的时候也是没有没有去硬拼,往下一钻躲过了这前一个人的攻击之后一把匕首直刺在那个人的胸口上,虽然她的力量小,但这赋予了我力量的匕首强大,直接穿透了他的身子,手割掉了他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