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握着灵枪朝着外面走去,这离别了好久的灵枪回到了手上,瞬间也是能够感觉到灵枪欢快的感觉,用手摸了摸灵枪,“真的是让你等了好久了”。

    单手拿着灵枪朝着她们走的方向前进着,想想刚才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去拦住带走她们的那几个人,说到底是我也不知是为什么,就是突然的那么一愣,然后就看到她们两个被带走了,摇了摇脑袋,这大脑失去了点东西就是显得不正常,不过现在都好了。

    脑袋里那空的世界突然被填满了我那丢失的记忆,现在再一边边的看着这些东西,仿佛都是第一次出现在的我的眼前一样,这记忆虽然已经回来,但是那股面对以前事物的那些感受却是彻底的丢失了,如果现在要把那些跟我有着多多少少关系的女人再次放到我的面前,我还真的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和感情再去面对。

    脑袋里面的东西现在简直都是要乱成了一团,很多的东西都是很重,但却是根本想不起原来的那些感觉了,看着我是林筱的时候,亲生父母就在眼前被杀的那副场景虽然能够浮现在眼前,但是那股的感情却彻底地忘掉了,如果现在真的能杀他们,但我却又不知道该用什么感情去杀。

    使劲的拍了拍脑袋,这些的事情还是等到那个时候再想吧,虽然没了那些感情,但是亲生父母让人杀了,这可以说的上是不死不休了。

    感受了一下现在身上的力量,再把这股力量去跟原来的那一身市里去对比,感觉现在比以前不知强大了多少倍,不过现在的力量强了,但是有很多的东西却都消失了,比如我那苦苦吸收的五行,现在的体内根本是一种的气息都没有了,而且原来修炼的那些武决也感觉是非常的生疏。

    虽然我现在的力量很大,但是那五行气息的消失对我来说无疑不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想想我能称过那么长的时间,躲过那一个个的险境,跟那五行气息根本是分不开的。

    伸手进风袋里面掏了掏,拿出了那本五行阴阳决看了看,想想当初失忆的时候看到这东西还差点把这东西给扔了。

    翻开这本五行阴阳诀看了看,虽然上面准确地说了怎么把五行吸收到体内,但是却并没有说怎么把弄丢了的五行再找回来,想想发生我这种情况也是万中无一了吧,本来练成这武决的人就不多,想还能发生我这样的事的,还真的找不出几个。

    把这五行阴阳决大概的看了看,随后装了起来再次朝着那些人走的方向追了上去,现在没有好办法去寻找那丢失的五行气息,也就只能吧这件事往后放放了,毕竟现在去救那两个女人才是最主要的目的。

    往出走的这一路上,城市里面的那些血迹就又变得更加的多了,开始那少少的血迹都是我屠杀的那些已经疯狂的士兵流的,而现在的这些血液却都是普普通通的平民留下的。

    进来的时候,这里面的所在的平民有很多很多,我没有仔细的看,也无法给出一个大概的数字,但是看着这一地的血液和实尸体,这死的人数几乎已经是接近全部了,只要有战争的地方就会有死亡,而死亡最多的并不是士兵战士,而是最为普通的民众。

    因为这领头的招惹了过于强大的城市,现在因为他的决定,这无辜死伤的人数太多太多了,现在的这场面恐怕也就只有血流成河能形容了吧,地上,墙上,凡是能看到的地方,几乎都是血迹,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这么无缘无故的杀了这么多手无缚鸡之力的魔人,也不知道那些的人是什么感受。

    在我这快速的前进之下,也是看到了那已经看到了那些人的身影,那两个女人被压在了前面,而后面的那些人正在不断地屠戮着这剩下的些许村民,看到这屠戮手无缚鸡的人民,我的情绪也是被带的激动起来,因为他们的杀戮太过的残忍,太过的让我感到心中不快。

    我这一只脚向后一扯,在我的巨大的力量下这地方面上被我踩出了一个范围很大的裂痕,我的身子也是随着这股力量冲了出去,那些人杀人杀得正爽,却深不知死亡的降临。

    我现在的状况就像是一股风一样,刚刚那到的这把离开我有了一段时间的灵枪也是并没有显得任何的不适,随着我这身子的突进,我现在的就犹如一个收割机一般把碰到的那些士兵全部屠杀了个干干净净,再次站在到了这些人民的旁边,剩下的人民也就只有那十几个,一城满满的人也就只有这十几个活了下来。

    这一阵的厮杀,根本没有一个人发出任何的声音,那些城门外的人还在继续向前面走着,却殊不知后面的这些视屏却早已经死在了这里。

    这剩下的十几个人,这可都是跟死神参见而过的人,这活下来的感觉自然不用多说,一个个的看着我就跟那救世主一样,直接全部的都给我跪了下来,最里面说这些那种我听不懂的语言,我们的语言也不相同,这种的情况下就算不知道他们说的也是大概懂了其中的意思,冲着他们摆了摆手,我也是又朝着外面的那些人冲了过去。

    不得不说这次来的人还是比较多的,这场打的如果不是我杀的那些,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损失,他们已经夺回了那些的东西,这次还派这些的人过来,他们的偷偷到底是有多么的谨慎。

    他们那些人一直再走,也是一直在悄无声息的杀戮,我的力量比他们高的太多太多,屠杀这些是武装森严的士兵,也就和他们杀那些手无寸铁的普通魔人一样简单。

    这杀了接近来的一半人之后,前面的那些人才有了些许的反应,不过就算这些的士兵反应过来又能怎么样,还是少不了被我一个个杀死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