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要倒塌了的城堡,也是是在督促着我要紧快点的解决这个战斗,既然刚才的那两个女人也认识我,那么也应该能够询问出一些东西吧,再不济,最起码也要比去问眼前的这一个都变了形的怪物要强的多了。

    我这一跃跳起朝他冲了过去,微微运转着体内的能量,右手瞬间出现了一层红黑色的能量,一拳打在了眼前的这个已经不再是正常的人的身上,顿时间爆炸的声音回响在了耳边,这满天的血块从天而降沾满了我一身的血迹,而那个久久困住我的人也彻底的死掉了。

    在他死得你是一刹那,总感觉脑袋里面有什么一根跟着他连着的东西断掉了,这东西感觉很神奇,说起来更像是一层锁住的枷锁随着他的死亡被扯断了。

    在我这记忆当中,我一出现好像就是那一点点的意识,如果不是和身子那微妙的感觉,我都觉得我是一个异类的存在,要真的说我和他之间的事情的话,我感觉真的没什么,但这一副被解放了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呢。

    也就在我这苦苦思考的时候,这座城堡崩塌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本来就被撞死了很多中心建筑的城堡,被我们这两个之间的战斗变得更加的脆弱,现在的这样的倒塌也是情理之中。

    我在这要倒塌的城堡下当然没事,但这一转头看到了那边互相抱着,都已经昏迷了的女人的时候,她们那虚弱的身子我可不觉得能顶得住这些要掉下来的石砖。

    就凭我的速度,这短短的距离也就是在这一瞬间的时间就到达了她们的身边,打碎了这一块块掉下来的石头。

    看着下面那两个已经昏迷了的女人,要是能抱她们出去的话,早就出去了,但那一直断臂刚刚的止住学,要是在这么一动的话,没准又崩开了,看来我也是转定没办法短时间离开这里啊。

    为了能更好的保护她们,弯下了腰,伸手把她们两个都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头顶上那些建筑落下来的越来越多,慢慢把我们全都已经掩埋。

    在这被黑暗所掩埋的地方,我的眼睛却是能看的非常清晰,看着怀里抱着的两个女人,一个个的姿色都是我见过最美的,身材也是好的不行,肤色是青色,也是我见过的这些人中最特别的,有着好的容貌身材,再加上这异样的肤色,这种的女人要是放出去,没人抢打死我都不信。

    现在的这时候,也可以说的上对我是幸福的时候了吧,一个人可以抱着两个大美女,这要是让外面的人人看到得是有多么的羡慕,感受着怀中触碰的感觉,在这黑暗的地方也是美滋滋的睡了过去。

    这再次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已经是什么时候,眼皮慢慢的睁开,一双大眼睛也是朝着我看着,这醒来的女人是哪留着短头发的女人,也就是这另外一个人带我姐姐。

    在她看到我醒来了之后,也是张开了嘴“龙毅,是你吧”,这一声话的问出,我这刚醒过来就又迷茫了,看着她的样子,明显就是认识我,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的这动作也是领她不解。

    “你说的那个龙毅可能就是我了,但我又并不确定,我的记忆消失了很多很多,现在有的这有一点点而已,你既然叫我龙毅,那么也就说你认识以前的我对不对”。

    我的一番话说完了之后,也是细细的盯着她看,应该说是不愧是两姐妹吧,这长相很是相似,但又是各有千秋,虽然这面貌是一方面,更令我高兴的是我们两个之间能有共同的语言。

    “这样的话,我也可以确定你就是那个人了,你身上的外貌虽然变了很多,但这上面的大部分还都是那个龙毅的样子,而且你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失去些记忆可以说的上是最小的损失了”。

    “既然你知道以前的我,那可以和我好好说说嘛”,“非常乐意”,随后她就把我们刚刚见面的时候,到后面的突如其来的战争,和那个男人还有接着后来的事情她都跟我说了一遍,听到这些话,我的那些失去了一些的东西仿佛渐渐的都回来,她说的每一句话,没一副场景人物,这些的东西微微一勾她所说的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东西全部都在我的脑海中想了起来。

    些许的东西想起来了之后,我的拳头也是忍不住的紧紧攥了起来,我和刚刚杀得那个男的之间事,远远要比我之前想的要多的多,我能有现在的这一副样子,看来几乎全部都是拜托所赐啊,不过人都死了,也没必要再去计较这些的东西了,不过除了这些的东西之外,我之前身上所有的一些重要的东西仿佛也丢了。

    我转头问了问知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丢失的那些东西,她想了想之后也是表示知道,不过就是得先离开这个地方。

    我转头看了看她的手臂,“不用担心,我们魔族的体质可没有你想想的那么差”在她说完了之后,伸出一只手把另外一只手上的那些布条全都解了下来,之下也可以明显的看到闪婚卖你早已经不再流逝血液。

    因为我手的触碰,很明显的感觉到她身子里面的能量在朝着一个地方运作,慢慢的见到那已经断了肩膀上,一点点的东西开始钻了出来,“直直的盯着女性干一些私事,这可不是一个很有礼貌的魔族男性所干的事”,她的大眼睛俏皮的朝我眨了眨,瞬间我的老脸一红也是直接转了过去。

    “好了”,在她说完了之后,我我第五脑袋再次转回来的时候,她那原来已经断了手臂的地方竟然长出了一只和原来一模一样的手臂!不过此时的她那脸色却是又下降了一大半,刚刚恢复的脸色上又掩盖上了虚弱之色。

    看着她的样子已经好了,那么我们也没有理由再次的呆在这里了,身子微微的一用力,周围的石头都开始松动,慢慢的我们抱着这两个人也是从这废墟中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