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怀中的这个女人一直朝着她所指的那个方向走着,我的印象中这个女人我还是见过的,毕竟人家的面容比较好看,也就多看了几眼。

    在我的那记忆当中,她一般都是和她的姐姐还是妹妹一直在一块的,想到了这个问题我也是顿时一惊,难道说她的那个人正在遭受着和她一样的事情吗。

    迈着步子,抱着手中的女人就朝着一个方向迅速的奔去,柔软的身子抱在怀中,看着那一身的伤势就感到心疼,当目光转移到了她的脸上之后,尽管有些伤痕的脸蛋上还是尽显现着美丽,不过那两行的泪水却顺着眼角流下,俊俏的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随着她脸色的变化,我的心色也是变得紧张了起来,这一个弯弯绕的我是太麻烦,直接抬头撞碎前面所阻挡的一面又一面强,撞碎一根有一根的柱子,当我们来到了最终的这扇门之后,我怀里的女人看我的眼神都变了。

    从外面看着这些承包也并多大,但这到了里面之后,如果不是我直着撞碎这些东西冲过来,我估计那时再到这里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凉了。

    看着身后那一块块掉下来的石块,这一路撞过来把这城堡的大多数东西基本都撞碎了,不过现在也不是在意这城堡倒不倒的时候,一脚踹碎了门就冲到了里面。

    到了这里面之后,这眼前的一幕幕看样子来说还是比想象中的要好的多,那一面一个短发的女的身上已经出现了大片的伤势,整个人显得比我怀里抱着的这个还要憔悴,手里面的那把长刀基本都已经提不起来,双手上的血液也是滴滴的掉到了地上。

    她的身上虽然有大片的血迹,身上的衣服基本都已经破碎,很多的东西基本都能隐隐看到不过貌似还并没有被旁边的那个男的做了些什么的样子。

    说起旁边的那个人,我转眼朝他看去,除了脸上那略带惊讶的神色,其它的不管是外貌还是身材什么的,全部都是和那个控制红色意识的那个人一模一样,现在这事情就好办了。

    我怀里的这个女人见到了她的那个姐妹之后,哭声也是忍不住的流了出来,跌跌撞撞的朝着那个短发女人跑了过去,两姐妹抱在了一块,依然都是哭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那个男的伸手指着我也不知是叽叽喳喳的再说着些什么东西,我又听不懂这些话,指着我叽叽喳喳的一个劲说个没完没了,我也是显得烦躁不看,“说人话!”我的一声话语大吼了出去,管他能不能听懂呢,大不了打上一场先。

    没想到的是,嘿那个人还真的听懂我说了些什么,因为他的脸色在听到了我的话语之后也是变成了我说不出来的一个模样,总而言之就是很怪。

    这个人的脸色变了,而旁边的那个短发女人的脸色也是随之变了,大眼睛朝着我砍了过来,脸上满是一副不可置信样子。

    她的这样子的出现,我抱来的那个长发女人也是在跟她的姐妹说着些什么,也就是大概在解释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吧。

    那长发女人说的话声并没有隐藏,那个短发女人听到了她的话,而我前面的那个男的同样也听到了我的话,“你就是那个解放了我控制的那个东西的意识的吧”,随之他也是张开了嘴朝我问了出来。

    听到了她的话现在交流起来就方便的多了嘛,“对,我就是那个意识”,“没想到就你那区区点点的能力竟然能把他解救出来,你真的是害得我好惨啊”,他得话不断传出越到后来这音量越高,看样子我也是真的给他毁的不行啊。

    “你只是那一丝小小的意识,你能把它解救出来也就算了,但你那时点点的意识怎么还能打败它然后夺回身子”。

    我这一号门听着他的话,那边那个短发的女人也在给那个长发的女人在一边翻译一边解释,我也没想这一下有两个能听懂我的话。

    我眼前的那个一个男人我虽然没见过他展现出真正的实力,不过他的智商明显还是很高的,我这一出来,基本还没怎么张嘴说话,他这就已经知道了大部分的事情,这聪明的程度也是让我惊叹不以啊。

    “我为什么能够打败它,这自然就不用你多管,如今我也不在跟你废话,你把我以前的事情都交代出来,我也许会放你一条生路”。

    “哼,你放我一条生路,哈哈哈哈,我看你是失忆了这么长的时间,都不知道自己的斤两了,现在还敢来说放我一条生路”,在他的话语说完了之后,张开两个爪子迅速的就朝着我抓了过来。

    看着他的这样子,也是明摆着没办法好好交谈了,看着眼前冲过来的这个比我高了很多,满是肌肉的男的,我也是没感到一点慌张,正当我准备迎接的时候,突如其来的旁边的一声话语也是打断了我们之间的战斗。

    “住手!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情”她的这一句话说的是我能听懂的话,我这也就是奇了怪了,这么就这么不相信的我的实力啊,我转眼朝着她的妹妹看去,拉着他的姐姐也在说着什么,不过她姐还是强硬的把她给我推了过来,伸手摸了一把嘴角的血迹,迈着大长腿拿着长刀就走到了我和那个男的之间,还冲着我说了一声“快走”。

    在她这站在了前面,说完了快走之后,双手握在那把长刀上,随随之他的血迹朝着长刀上蔓延,慢慢带我长刀上也是随之出现了一道道的文印要朝着她的手上慢慢蔓延。

    看到她的这样子,那个人男的也是根本不慌“哼,就凭你现在的这样子还能把这力量持续多长时间,罢了罢了,解决了你之后我再去收拾他们两个,既然取不到你的阴,那就用你妹妹的来挡吧”,在他说完了话之后,也是直接朝着我前面的那个短发女人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