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路上不停的在狂奔,并不是说我跟那个人之间有太多的矫情,而是我想要问出我的记忆是如何消失的,再不济他能回答上来些与我之前有些关系的事情我都可以接受。

    在问出一些的事情前,他还是不能被抓或者死的,被抓还好说,靠我现在的实力,那个城市的所有人我还真的不是放在眼里,就怕他已经死了。

    在我这一路的狂奔之下,不知道跑过了多少座城市,在这一个个的城市寻找之下,也是终于找到了我需要找到的那个城市,虽然我还没进到那个城市就已经确定这就是我要找的城市,因为看到了城市前面那些穿着一样盔甲整整齐齐的站在城门外面的那些士兵之后,我也确定了那个人呢也就在这城市里面。

    围着他们的这周围绕道了那城市的旁边,这里的树木多,而且我的速度很快,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可以在不让他们发现的情况下离开。

    再次来到了这城墙的旁边这一城墙就显得比之前越到的那些城市的城墙低了很多,不只是城墙,这一座城市显得都是比之前的那些城市弱小很多。

    轻轻一跃也是直接都来到了这城墙的里面,有了上一次的亏这次怎么可能再摔到地上,这一个平稳的落地一起呵成我都想给自己拍手叫好。

    来到了这城市的里面,这里面虽然比之前的那些城市小了很多,不过这座的城市里面却有着很多的人,而且这人好像是有些太过的多了。

    一个个的人脸上,根本看不出一点的该有人民正常的脸色一个的脸上挂满了绝望丶失望,男人丶女人,个个的表情上都充满着失落。

    我这一个外人走在这路上也是根本吸引不到他们的目光路过这一个个的房子,看到的全部都是绝望的人民,看一个城市地方的好坏看着基本的人们生活状况就够了,一城市的人民都是这样的痛苦,可想而知这城市的管理者该是多么的无用。

    路过这一个个的房子我也是朝着那中心相比之下比较矮小的城市走去,除了这些已经失望的人民我还看到了一些比较疯狂的东西。

    这些人民成了这里面最下等的东西,那一些手持钝器,身材高猛,显得有些力量的士兵却在随意坐着令自己高兴的事。

    现在的这个城市已经要走向灭亡,在这样的一群人面前的事外面那些整整齐齐的大军,就算是谁看到都会感到绝望。

    这些里面的士兵在这要亡之际也是坐着许多疯狂的事,比如玩弄女性,一个个的人在这大街上就干起了一些令人作呕的事,几个人在胯下的女性身上僵持,在他们的脚下也都是一具具的女性尸体,她们的死都并不正常,看着那下身留下的满满紫色血液,再看那被男人凌辱,不断惨叫求救却无人理会的女人,我的心情也是变得很糟很糟。

    随着一个红黑相间的影子略过,几颗充满着疯狂之色的男性头颅掉到了地上,他们的身子终于停了下来,那些女人也是虚弱的倒在了地上,看着她们下身所流的那些血迹,虚弱的抬起头像是要表达一声感激,但是头刚刚抬起来就已经垂了下去,全部都死了。

    看着这倒下死去的这些人,这并不是我一路上遇到的第一波,这些的士兵已经没有了自己天性,却保护自己的人民,相反一个个人却肆意的去玩弄自己本要守护的人,这个国家彻底的完了。

    这些的人我见见到一个杀掉一个,见到一群,收割一群,这些的人虽然还已经活着,但他们还真的不如死了,一群如野兽一般的东西存活下去只会伤害更多的人,还不如让我提前结束他们的性命。

    这一路上,基本已经都是血流成河,死得全是那些已经丧失了本性的人,虽然我和那些人民,所见之人的种族并不像是一种,但在善心的作用下,还是让我出手了很多次。

    来到了这城堡的前面,在这驻守的几个士兵也是直接被我全部杀死,推开了这个城门,这里面的状况比外面发生的那些事情还要更加的残忍,暴虐。

    我也没想到绝望会使有意识的人变成野兽还要野兽的东西,挥挥手,动动脚之间,这里面也是血流成河,这些的事物都在刷新我对这些人的下限。

    屠戮了这一群人之后我又朝着里面的地方走去,走到了这一个屋子的旁边,我也是听到了一阵阵的叫声,拉开一个缝隙朝里面看去,几个人围着一个身上充满了大片伤痕的长发女人走去。

    那一个女人也是我在这里见到的算是最为漂亮的女人了,想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即将被那么多人干出一些无下限的事情,我也是推门冲了进去。

    我的进入把在场的人也是全部一呆,不过没一会其中的一个光着的人就拿着旁边的一把刀朝着我砍了过来。

    现在的这些人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而是还是一群失去了理智的野兽,提一手握拳,直接打碎了他砍来的刀,直到他的身子,一片血液的挥洒,一具尸体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之后也是给那些人吓得不行一个个跪下来求饶,但这一个个我并没有放过一个,一具具的尸体倒下了地上,那个我这长刀身上衣服破碎,伤势很多的漂亮女人也是虚弱的坐到了地上。

    我抬脚朝着她走了过去,问了问她怎么样了,但这一问完了之后,我也有事烦的要死,我们的语言不一样啊,我说的什么东西她也听不懂。

    我摇了摇脑袋,但眼神再次朝她看去的时候,她的脸上却是布满着不可意思的脸色,我看到她的这样子,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但她去有了动作,拉着我想要朝一个地方走去,但还没走两步便又要倒了下来,我过去伸手扶住,看她用手指着,要让我去一个地方的样子我也是顺势给他抱到了怀中。朝她指的那个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