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遍又一遍的搜索着这个世界,不得不承认的是,他隐藏的真的是太深太深了,这表面上看着这个世界,除了我以外根本没有任何还有其它生命的样子。

    空有着一身的本事,但是却没有能够好好使用的地方,尽管我现在的身子里面蕴含着大量的能量,但如果用在这找东西的地方就显得很是鸡肋了。

    身子在这空中飞行着,搜查着这地方的每一个角落,这时间过得很快,尽管在这个地方搜索了三四遍但还是没有发现那个红色意识的踪迹,这一遍一遍的无果,我都怀疑那个红色的意识是不是真的就死在那场的爆炸中了,但如果他真的死了,可我对这身子控制的感觉和我那失去的意识为什么没有一丝的感觉。

    在我这继续寻找着那个红色意识的同时,外面世界的时间也是在同时进行着,因为我的那具身子已经被那光亮包裹的里一层外一层,所以就算他们也不知道这具的身子有没有彻底毁掉,在他们那些人的伤势回复的差不多了之后,也是派人把我的这具身子直接搬进了他们的城中。

    几个人搬着我这具被包裹起来的身子朝着一个地方走去,到了地方之后也是又再次的来到了一个井边,在我这为数不多的记忆里面,这井给我的印象真的不怎么好。

    只要这一看到这井,这具的身子就会被原来的那个控制着红色意识的人注入大量的那红色的能量,一次次能量的注入,那红色意识在承受巨大能量的过程中也在承受着痛苦。

    每当那红色意识越是惨烈,我也是要跟着受罪,他的没每一次痛苦都会性影响着这个世界,而同为这个世界里的意识,世界都有了动静,我怎么可能还好好的。

    而这一次的井明显不会像原来那样再次给我们注入那红色的能量,毕竟他们现在还怕我这身子怕的要死,怎么可能再给我注入另一股的力量。

    这个井口被打开,一股难闻的气息迅速朝着这四周所蔓延,当然我是闻不到的,但我能从这里看到那井盖被打开的一瞬间,这围着我身子的那些人明显往后退了退。

    一个石子落到了这井中,瞬间直接变成了以空气上天了,这看到当时也是给我吓得一愣,这大有一副要把我这身子融化在这井里面的样子啊!不过我也就只能干看着,毕竟我没有力量去阻拦,随着“噗通”一声,我这身子也是掉到了那井中。

    身子慢慢的朝着这井底沉下,到了这最下面的时候离上面足足有十几米深,沉落在这井底得我的身子也是在无时无刻承受着这四周液体的包围,透过了那一层包围着我的东西,覆满了我的身子。

    起初这些的液体并没对我有多大的效果,但这随着时间的变化,就算我的这具身子在过得强大也抵不过这液体的腐蚀,那长着的坚硬毛发一点点的变软,然后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知道直到消失。

    这液体给我剃了毛之后,便是开始对我的身子动手了,我这身子坚持的时间还是很长的,不过这外面一天天的时间过去,我这身子上也出现了伤痕,一块一块的地方都被融化,然后开始到肉体什么的。

    看着着外面那已经开始被腐烂的身子,我的动作也不由得快了起来,如果到时候我真的有了这身子的控制权,但是身子都已经腐化变成碎末了,那么到时候还有什么意义。

    这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外面的身子一直在慢慢的腐化,而我现在这里却还是找不到离开这里的办法,我沉不住气,但然另外一个生物也沉不住气,再加上他那日渐增加的能量,我也是感觉到了一快漆黑的地方有了些许的动静。

    身子朝着那个地方飞快地飞了下去,落到了地面上之后也是感觉不到其它的异样,着突如其来的感觉我肯定不会感觉错了,这么长时间在这无声无息的地方不断的探索,突然感觉到的那一瞬间肯定不会错了。

    看着着地方也是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和四周异样都还是黑乎乎的一片,不过见过了上次包围那红色意识的特殊空间之后,我现在肯定不会是那么简单再吃一次亏的。

    虽然不知道我现在的力量能不能对这黑漆漆的地方做点事情,但总比直接走了要好啊,身上的能量聚集在了手上,一股股气息围绕在了我的拳头上,朝着这黑漆漆的地方就上了上去。

    打出的这一拳并没有打在空气上的感觉,虽然这股的感觉很小,但还是让我感觉到了,接下来便是狂风暴雨般拳头朝着这黑暗的地方上轰击着,我现在的动作在外人看来就是和疯子一样吧。

    在黑漆漆的地方被我着一顿的拳头不断的打击之后也是出现了裂痕,看到这里我的心情顿时也是非常的激动,两拳上聚集着更多的能量,朝着裂开的地方打上去了之后也是瞬间把这裂缝打得粉碎。

    顺着着开裂的地方朝着里面看去,没想到着黑漆漆的地方里面还隐藏着其它的东西,但看到这个东西我也是乐得不性行,因为我终于找到了我苦苦寻找的东西,那个红色的意识。

    现在的那红色的意识已经完全没有原来的那样大,现在的它只是那小小的一点,也就只有拳头那么大吧,现在的它就静静的呆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反应。

    抬脚朝着它走了过去,伸出双手刚刚要把它拿起来,但也就在这时它那前面光秃秃红色的地方就突然蹿出了几条红色的条状的东西,几根瞬间扎在了我得脸上,然后便看着一张红色的大嘴朝着我就咬了过来。

    现在的我比以前不知道强大了多少,早就不是以前那个任人宰割的人了,在他那大嘴咬来的时候,我得双手也是直接抓住了他那咬来的大嘴,双手捏住使劲一扔直接给他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