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进攻一直都在持续着,而我这脚下传来的波纹也是越来越大,随着这方向我开始朝着那个方向走去,这让我苦苦等待的事情也开始有了结果。

    随着这外面的进攻越来越频繁,我这具身子的怒气也是正在不停的上升当中,这外面的人我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干些什么,但就这激发一个野兽的怒气真的好吗。

    现在也不是想外面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便是找到那个被和我一样压在了这里的意识。

    随着这距离的逼近,这波纹也是变得越来越大,一条条的从脚下划过,慢慢的,这不只有脚下的波纹有动作,这四周的红色世界全都产生了波纹。

    平时那没有方向的寻找,找了多长时间没有电办法,但现在这有了方向就好找了很多,距离越来越近,那产生波纹的中央也快要出现在了眼前。

    脚下的波纹变得越来越大,渐渐所站在的这个地方都感到了些许的波动,脚下就像是踩在水面上一样,一层层的波纹打过来,也随之产生一层层向后的推动感,不过现在的这股感觉还很小,并没有多大的阻碍。

    看着这脚下的波纹,感觉自己和那目标离得越来越近了,但是站在这路朝着前面看去,但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对下来看了看脚下,都是红色的东西所组成的地面,既不像是在这下面,抬头向上看去又不是像是在这上面,但这从前面像四周发起的波纹确实还是存在这的啊。

    抬起脚来继续的向前走去,但这走了半天之后也并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别说是那意识了,连根毛都看不到。

    脚下那产生的巨大波纹也就在这一定的地方不在变大,就算我向前怎么走,这波纹的大小也是不在产生变化。

    这一幕非常奇怪的现象就出现在我的眼前,明明这传来的波动就是从前面传来的,但是这前面并没有任何的东西,难道说那意识是一股空气吗。

    看着这脚下的红色地面,伸手去碰了碰,并没有什么感觉,用手不断地击打也没说产生什么别的样子。

    坐在这里不到的看着这一股股的波纹,这就算是再笨的人也能看出这产生波纹所在的地方,可那个地方就是没有任何的东西。

    外面那战斗打得越来越激烈,我这具身子的力量还在被他们弄得不断增大,虽然不知道我这身子的能录到底能增加到多大,但就这样一直给我这身子增减能量,他们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东西。

    起初他们一组两个人还能承受住我这身子的进攻,但这不断的激怒下来,他们的脸色也是变得越来越难看,不过就是这个样子他们还是在不断地持续这个过程。

    这样的样子又持续了一会之后,这四周的八个人也都要顶不住,身子上的衣服变得破烂不堪,头发散乱,样子是要有多惨就有多惨。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右手顶着我身子的那攻击,左手握尖,上面产生一股紫色的能量,然后快速的朝着各自心脏的地方插去。

    这一幕的出现我也是顿时把我吓得一愣,这心脏和脑袋都是最重要的地方啊,这一言不合就给自己心脏一哈,这他们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各自的左手穿到了心脏之后,左手一把一股感觉特异的作业就出现在了他们的手上,不过在这一下之后,那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也是变得更加的难看,当然,脸色难看的不只有他们,还有着控制着我身子的那个头头。

    他在看到他们所做的动作之后脸色也是变得越来越差,两颗大眼睛不断地在思考着什么东西。

    之间他们的左手上粘上了些许的血液,左手在右手手背上来回的不断动作,一划一划的不断在右手的手背上动作。

    那左手的血液几乎全部都画在了右手手背的图案上,随着这最后一划的落下,一个也不知是什么怪物的兽头突然就出现在了他们的手背之上。

    看到了这一幕的那个头头也是顿时一惊,大声不断的吼叫着,而且我感觉我的这具身子也是放下了那攻击的欲望,想要出去,不过就在这身子想旁边冲去的时候,突然的就被一所无形的墙壁所挡住。

    这四周的几个人看到了之后,其中的两个人也不是在发出了什么号令,几个人的手上也都是有了动作,这听不懂他们的话还真的是比较麻烦的。

    在哪两个发完了指令之后,他们右手手背上的那个怪物图案也是突然的开始冒起了异样的光芒,然后便从他们的手掌上产生了一股异样的火焰燃烧在他们的手背上。

    随着这股火焰的出现,一个个的嘴里面也不知在念着什么东西,那个人控制着我这具身子的感觉增加的越来越大,拼命地想让我这身子离开这里,但这四周无形的墙壁却是把我的这具身子一回又一回的挡了回来。

    四面八个人,他们的右手之上都有了那异样的火焰在燃烧,虽然不知道这火焰的温度到底是室友多高,但是他们右手上那写的血肉都渐渐被这火焰融化,还剩下老人那森森的白骨。

    在念完了那不知是什么的咒语之后,各自的受伤的火焰直接朝着我的这具身子打去。

    他们弄出来的这火焰是很神奇的,在他们手上的时候是和火焰一样子,不管是外面还是里面都是和火焰差不多,只不过貌似比火焰强很多罢了,不过在他们念完那咒语之后,把这手上的火焰向着我这具都身子丢了过来的时候,却成了一股能量,朝着我得身上就迅速的飞来。

    一股股的能量打在了我这具的身子之上,瞬间的疼痛感把这里的世界都震动的不行。

    他们那手上的火焰一直不断的朝着我的这具身子打来,这一股股小小的能量比我看到的任何能量都要强大多,在这力量上可以说的是最为强大的。

    一股股的能量轰击在了我这具的身子之上,一阵阵的剧烈的疼痛感觉也爱不停刺激着我所处的这个世界,也就在这个时候想我前面那空空如也的空气也有了动作,一个小的裂纹凭空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