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场上的士兵,不是累了,就是被这怪物所震撼到了,就算是见证这怪物的强大,那些剩下的士兵们也是没有说要退后的意思。

    要知道,恐惧留在了心里,那就算是在大的命令都敢抗拒,毕竟如果现在这群人都跑了,那头头就算一直杀人也挡不住这恐惧的作用,到现在他们还没有退后一步,这也是证明了他们有自己不能退后的理由,一是国家,二是家人。

    看着这一群握着武器的手都已经颤抖,但还是没有说要要退后的样子,这也是让我的心生佩服,这位置排行在前面的城市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我的眼里他们是一群英勇的士兵,而在我这被控制的身子看来,只不过是一堆血肉组合的生物罢了,一个指令的下达,这红色的怪物又冲进了人群当中,不知疲倦,不知伤痛,眼中只有杀戮。

    这么长的时间,虽然这战场上还剩下很多的人,但是他们那些比较强大的人我还并没有看到,要说是一个城市的强大,上中下层的是实力都是不可缺少的。

    上层就是那城主的力量,中层就是那些有些实力的人,而下层就是那些战场上拼命地人了,现在这中层和那上层的力量都没有发挥,可想而知的他们到底是是在搞什么阴谋。

    让这上千的人丧命,为自己腾出来做什么事情的时间,不像是要逃跑的样子,也就知道他们是要搞什么大动作,而且还是能够让损失上千人性命换取的大动作。

    果然,这还没一会的时间,那些的士兵才开始往后退去,尽管是如此,在那前面还需要很多人来顶住后面人的逃跑,随着人群往后拉,他们追这突然的撤退怎么看来都是有阴谋,但我的这身子就是猛啊,根本什么不顾,直接朝着对面就冲了过去。

    大门开开,这剩下的人群也是都朝着那城市里面走去,进去的人越来越多,我的这具身子也是像炸了毛一样继续的追近,而我也期盼着发生点什么有趣的事,毕竟在这里待着太闲了。

    进门的人越来越多,剩下的人越来越少,就剩下这几十个人要进到这大门的时候,我的这具身子也是瞬间的跳起,直接朝着这大门的方向就跳了过去。

    我的这句身子的力量不是一般的大,这一跃而起也是跳的老高,在这上面看下面,真的是有了一种飞一边的感觉,这速度越来越快,转眼间他们的那些前面的那些人给他们争取的距离就被直接的拉进,这一击也要成为了他们的生前的最后一击。

    这剩下的人面对着这猩猩挑起来的一击,就这挑起来的力量还没碰到这些人的时候,那怪物巨大的冲击之脚跟都站不稳,一个个摇摇欲坠。

    一个巨大的拳头朝着这些人打了下去,本来这平常的一拳威力就很大,但这跳起来从天而降的一拳力量更是不用多说,眼见这一拳快速的逼近,那些的人也是都准备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这一切,但这死亡的镰刀去迟迟没有挥下。

    当他们睁开眼的时候,两个人站在了他们的面前,双手一起举过了头顶顶着我这身子打来的一击,一股的屏障照在了他们的旁边,而这屏障也挡住了我的身子的这一击。

    两个人起初的挡住这一击的表情并没多大,但这随着时间的变化,两个人的脸上也是也是露出了难看之色,毕竟我这具身子是带有力量一直不断增加的,而显然他们并没有。

    两个一只在毅力的屏障也开始随着他们的脚步开始向后移,他们的双脚上也都擦着这地面向后划去,双脚的后面都在地上划出了一道的长痕。

    脸色越来越难看,汗滴都开始从头上滴下,这两个人在我看来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了,不过在我这不断地被强化的身子面前,他们的力量显然是那么不够看的。

    随着他们退后的速度越来越快,退后的距离越来越远,当我摇了摇头叹息的时候,这突然出现的几个人也是打破了这个僵局。

    从我这具身子后面的地方,土面开始剧烈松动,随后两个人的身影也是直接的破土而出,两道的紫色能量直接打在了我这具身子的背上。

    他们的这伤害对我这具身子明显还是有些疼痛的,背后那被打的地方出现了两道黑色的伤痕,嗷的一声吼叫,我的这具身子也是突然地转移了目标朝着后面的那两个人打了过去。

    他们之间的实力都差不多,在有了前面那两个人阻挡的作用下,现在我这具身子的力量直接朝着他们的屏障上打去,推着他们两个也是又开始向着另外的一个方向移去。

    这突然的出现的两个人也是缓解了就开始那两个人的压力,不过现在的这场面上的人数还并不都是完结,随后从那上方城墙的地方又是一个个的人影开始蹦下。

    这一阵阵的落地声传出了之后,现在的这场面上足足有有了九个人之多,八个人站在这不同的位置围绕着我的这具身子,两个人一组,轮流开始朝着我的这身子不断地打击着。

    我这具身子的感觉发生的变化越大,这力量也在响应着那狂暴意识的增加,虽然不知道现在那控制是怎么控制这意识的,但入股我没猜错的话,那个意识还是我之前看的那个意识。

    本来我在这里想了很多的事情,想了各式各样的看法,但看法总归是看法,不过现在的这一个看法被证实了。

    也不是那几个人到底是何种的用意,轮流着一击一击的不断攻击着我的这具身子,而我身子的这狂暴的意识一直在不断地增大,这也许是这再次洗刷完后的第一次有这么高的感觉,我身处在这红色世界就又开始有了变化。

    脚下的波纹一阵阵的产生波动,开始这波动很小,但但随着外面不断的进攻和这句身子狂暴程度的不断增大,这脚下的波纹开始有了大的波动,随着这股的波动我朝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本来是想靠再次被那红色能量灌入,然后去寻找些线索,但现在来说,不用那么费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