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的自己漂浮在这红色能量当中,自从被那红色的东西所包围了之后,这对外界的感觉就变得很小很小,但却还没有倒消失的地步。

    我先在也说不上我到底是处于一种的什么状态,只是感觉很奇妙,没想到从那意识上传来的红色东西竟然还有这种的效果。

    现在在这里对外界的感知都变得很模糊,仿佛在这里的一切都像是被覆盖了一样,和外界的联系基本断的差不多。

    外面的我的这具的身子还在吸收着那红色能量,而且身子里面的能量不断的撑大,这身子也在不断撑大,到了这结束的事后,我这身高变得足足有四米半之高,足足比上次高了一米半之多。

    待这四周的红色能量都进到了我的这具身子之后,没有了那强烈带我感觉身子也直接软了下去,虽然我现在有着一丝的感觉,但对那股的意识却没有了感应。

    我现在的这具身子睡觉了,自己在这里也是无安无忧的,没有任何的危险,没有任何的东西来骚扰电话,很快自己的意识也慢慢的沉睡了去。

    这一觉感觉睡得很舒服,当然不不是平常的那种睡觉,只是现在这意识所放松休息了一会。

    身处在这四周都是红色能量的地方,那唯一跟我有些关系的意识根本是感觉不到了,朝着外界感应半天也注意不到它的身影。

    既然感觉不到它在哪外面,那也就说明它没准也在这里里面喽,毕竟它上面那红色的能量覆盖在我的身上才使我来到了这里,那么它在这里的可能性也是非常的大了。

    看着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天上是红色,地上是红色,四周所渲染的颜色,也全部都是红色,看着这无边无际的红色,要想找到一股和我差不多一样存在的意识,那该是多么的困难。

    想想在这红色的地方也是无事可做,再这样一直的待在这里,无所事事下去那我非得疯了不可,整天的眼中都被灌充着这样的红色,一遍一遍不停的在脑海中印刷,那慢慢的都会被这红色所代替。

    走在这无边无际的,充满红色能量的世界里面,在这里没事可做,也没有要做的事,想死不知该怎么死,活着有没有任何的意义,整天一睁眼便是这无边无际的的红色,感觉整个人都要废掉。

    越来越不满足现状,也就变得越来越凄惨,开始那在外面,还能感知看到外面世界那清晰的一幕幕,但到了这里之后,能感觉到外面的东西,但都也被覆盖了一层的红色,毕竟我是从这里朝外面看去的。

    当时在哪外面的时候,天天面对着那红色充满杀戮的意识,我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一天会这么的想念那个时候,这也验证了那一句话,当你灰心的时候,不要害怕,因为这只是绝望的开始,我先在就能充分的体验到这一句话。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老天在和我开什么玩笑,在我那苏醒的时候就如同刚出生的婴儿一样,没有任何的记忆,但却有很多的东西想想就能出来,这就跟瞌睡就想要睡觉一样的自然。

    既然这些很多的东西都是成为了我的习惯,也就说明了这些都是我曾经很是熟悉的,而且我这刚出生也不能直接就这么的大。

    这具的身子跟我有熟悉的感觉,也就说这是我的身子,但它却不受我的控制,想到这里我就无奈的一笑,天底下有多少人能像我这样的惨痛,自己居住拥有的却不是自己的身子。

    张开嘴也是冲着这红色天空哈哈一笑,这不是我的身子就算了,让一个整天充满杀戮的意识控制我的身子也就罢了,但现在连那一丝丝感觉外面世界色彩的事情都要剥夺,贼老天啊贼老天,你到底是是对我多么的不公,都是说闭上了一扇门,那么就会给开开另一扇门,但你却把我的门全都关上,当我问你有没有开开的哪扇门的时候,却告送我说有只是你没发现罢了。

    现在在这地方,整天无聊的要死还要面对眼前全部红色一遍遍的印刷,想死,自己并没具有那个能力,因为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存在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用模糊的双手拍拍自己的身子,能摸到,能碰到,担打在自己身子上的时候去如同一拳捶在了棉花上一样。

    就算是走步,一直的走啊走啊,根本感觉不到腿的酸痛,也感受不到饥饿的感觉,把一切的感觉几乎都丧失掉,但却留着我不死。

    在我在这无边无际的地方寻找那一个意识的时候,在这外面也是又发生了很多不小的事情。

    在我还在外面,和那个杀戮样的意识共存的时候,它违抗那个人的意识也要吃下去的东西还是让这具的身子吃了下去,当然不是说这身子又有了什么意识却抢的,而是那个人直接给的。

    在我的这具身子那发狂的时候跟那个蝎子战斗流下了不小的伤势,大部分都已经被红色能量修复好了,但还有一股的毒液靠近在肚子的那一口,每当这具身子动起来的时候都会感觉到一股的麻木,虽然说对现在的这身子带来不了什么影响,可能是因为那个人想要个完好的杀戮机器吧,还是咬着牙把那东西狗日这具身子吃掉了,随之这身上的毒也解开了。

    自从被那红色的能量浸泡过了以后,那股的意识虽然我感觉不到它,但它势必在这里的哪一个地方还在存活,还在控制着这副的身子要不然的话,一个没有意识的身子怎么可能能控制得了自己。

    如果说是那个人直接控制的我就更不相信了,一个人能这么好的控制一举一动,每一个流畅的动作,那这能力也为免太过的强大了吧。

    这几天的时间里面那个头头领着我这四米半多的身子游朝着别的城市村落去所进攻了,当然这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那上次来进攻的那个地方。

    那巨大的蝎子已经被捶死,那最重要的地方都已经被吞进肚子里面消化了个完完全全了,它们也明显没再有防御的武器,更何况现在的这个怪物,比以前还要强大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