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钩子的速度也不是一般的快,而再加上控制着我身子的是那一根筋的意识,被这钩子钩中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钩子离我这身子越来越越近,但这身子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双手还继续的捏着这个钳,一瞬间的鲜血洒落在地,一根长长的钩子直接刺进了我这身子的腹部。

    一声惨烈的叫声传出,这巨大的吼叫都把这旁边震出了一股的气浪,尽管这鲜血不停的从肚子上滴下,但这紧握着这钳子的双手却迟迟还是没有撒手。

    这不算是致命的伤痛更加进一步的刺激着它的意识,那满是红色杀戮的意识变得更加的猩红,那隐隐放出来的波动都危及到了我这里。

    这股感情剧烈的变化,现在的这副的身子都在开始不断的颤抖,地面上被瞬间压下去了一个坑,红色的气势不断地从身子上蔓延。

    意识不断增大,身子上的气势也是在迅速的上升,随着一声碎裂的声音传出,这巨大的钳子直接被拍了个粉碎。

    这久久奈何不了的钳子被这瞬间直接打碎,不过现在的这副模样身子这个意识都开始进入了癫狂的状态,红色的气息不断的填充身子,这力量也是上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如果说是我的这具身子强大,倒不如说是体内的那红色能量的强大,浑身上下的每一个地方都充满着红色的能量,随着脑中的意识一有了剧烈的震动,这身上那红色能量就也随着意识不断产生反应,然后给予这身子强大的力量。

    在捏碎了那个钳子后,双手再次放到了这个钩子之上,双手紧紧抱住这个钩子,随着手部力量的增大,这钩子也是直接被一点点的拔了出来,就算那蝎子的力量再过的强大,但在现在看来只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罢了,因为这之间的差距大到了一个地步。

    这钩子很快的就被拔了出来,不过在这钩子刺穿的肚子里面却有着黑色的东西朝着体内迅速的钻去。

    双手抱着这个长长的钩子,把钩子直接放到了一侧的肩膀上,背着这钩子欲要把这蝎子直接扔出去。

    就算这蝎子的力量再过的强大,但现在也免不了要被扔出去的危险,因为现在这猩猩力量的增大,这后面的几肢都被抬了起来。

    那面的一个钳子已经坏掉,现在的另一只钩子就朝着我的这幅身子夹来,不过就在这要夹到我的这副身子的时候,直接被我的这身子一转身,直接把那钳子咬在了嘴里,随着现在身子的一用力,直接把这蝎子真的摔了过去,直接在那地面上留下一个巨大的坑。

    一阵响声的震荡,这被那蝎子砸出了土石都开始朝着四周飞去,现在的那面的人也都在看不到胜利的把握,都开始朝着后面退去。

    伸手把嘴里面的钳子直接一用力彼岸扯了下来,朝着那蝎子的头上就扎了过去。

    这钩子的体积也算是不小,并不怎么锋利,不过在现在这怪物的力量下却是变得那么的强大,直接惯出来这蝎子的脑袋,大量的鲜血带着别的提携乱七八糟颜色的东西都随着飞了出去。

    不得不说的是,这蝎子生存的能力太过的强大,就算是这头部被贯穿,那退部的肢体还在不停的动弹,还在抓着旁边的地面,想要把身子反过来,不过现在的它哪有那个能力,有双钳的时候翻个身都不容易,更不用说现在这断了一个碎了一个了。

    现在这被摔在的地方都出现了一个大坑,在这巨力的作用下,就算是它背部的壳较为当然坚固,但还是被刚才那一下导致现在的背部充满了裂痕,鲜血不要金币似的往下哗哗的流下。

    现在这身子还正是处于那狂暴的状态,双脚一踏地面直接飞了个老高,等这身子再往下落得时候这力量当然是不一般的大,那巨大的身子被这巨大的力量撞击了之后,腹部上的壳都全部崩得粉碎,这背部下面的坑更加的庞大,就算是这蝎子没死,现在的这一下也差不多了。

    当然这一切还并没有完,要是这点的鲜血就能抑制住那狂暴的杀戮,原来也就不会死那么多的人了,更何况现在的意识更加强大。

    伸手直接贯穿了这蝎子上面所剩的壳肉,手在里面掏了掏,一会的时间直接把一个跟着我先在这手掌差不做的东西直接抓了出来。

    这东西是一个黑紫色的肉球,不过在这肉球上却一直浮现着能量,而且在这东西呗掏出来了之后,那蝎子再也没了动静,腿也不蹬了,身子也不动了,就仿佛人的心脏被掏出来了一样。

    这一团的肉块仿佛还是有着生命,一点点的还在跳动,在上面还有着残留的鲜血,不过这感觉一下这里面蕴含的能量却是那么的浓郁。

    闻了闻这个东西,我的这身子里的意识明显也是对这东西起了很大的兴趣,想要张嘴把这东西吃了的时候,一股意识突然止住了这想要在动作的身子。

    这股的意识我还是知道的,就是这面首领所控制我这身子里面那个意识的东西,要是在平常这股的意识直接就能影响我前面那个意识的动作,但是现在这狂暴的意识却不像平常那样想要服从他的命令。

    我眼前的这股意识想要吃掉手里面这个东西,但那股的东西却不想要他吃掉这个东西,这两边的拉锯战就又开始了。

    这弄了半天实在是没什么办法,后面那城墙上的头领也是直接从哪城墙上跳了下来,直接气冲冲的就朝着我这身子奔了过来。

    他敢在这个时候毫无顾忌的下来,也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一位那边的人在看到这那蝎子快要死得时候,再看看我的这副处于狂暴的身子,就算心里面想要保持冷静,但这身子上却都是被下了个不行。

    后面的那些士兵开始有了逃跑的打算,不过这在战场上,没有上面的命令就逃跑,这让对面的那首领看到了之后肯定是免不了一死。

    当时的那些人开始控制住,毕竟杀了些许的人就没人再无缘无故的去葬送性命,不过这在看这狂暴的怪物之后,心里面早已经被冲昏了头脑,一跑就全都跑了。

    一转眼跑了大半的人,这头头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手下都散了,还留下自己这少数的人面对着一个红色的怪物当然肯定也不是会那么傻得,所以这一下领也就全部都跑了个无影无踪了。

    那个人怒气冲冲的走到了我的这身子的身边,计算旁边这人的身高也不低,在我的这副身子看来,还真的算低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