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这想想,这好像还是我这副身子第一次被打飞,不过这身子在滚了两圈之后也是没有任何的其它的毛病。

    爬起来了之后继续的朝着那蝎子冲了过去,那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感觉也并没有把这蝎子放在眼里。

    双脚使劲的踏着地面,一个纵身跳起直接跳到着那蝎子的头上,挥舞着拳头就朝着蝎子的眼上打去。

    虽然这蝎子的力量较大,但这我这身子的力量也不是吃素的,这一拳一拳打在它的头上也是顿时给那蝎子疼得够呛,挥舞着钳子就朝着那红色怪物身上夹去。

    这打的正猛烈的时候,一对硕大的夹子直接夹住了我的身子,想想那巨大的钳子,这力量也并不是开玩笑的,上下身的位置都要感觉被这夹子夹得裂开。

    两个打拳头不断地朝着这钳子上打着,一拳一拳打在这上面并没有多大的反应,现在我的这幅身子的主人也是遇到了巨大的危险。

    虽然不知道这蝎子到底是什么来历,不过现在看来对付这个怪物真的并不死很难,纵使给我那身子怎么动弹,就是逃不出这双巨大的钳子。

    现在的这猩猩已经被那蝎子夹到了空中,双脚离家地面没有给双脚发力的地方,就凭现在这双手的力量根本奈何不了这蝎子如何。

    双拳使劲的朝着这钳子上夹着,嘴里面也是不断地传出嘶吼,就算这身子能轻松挡住那些平常人的攻击,不过在这蝎子的面前,明显是那么不够看的,被钳子夹住的地方开始冒出了血迹。

    滴滴的鲜血从身上流下,这夹着的钳子也是已经被染红,在这个样子一只持续下去的话,我这身子毫无疑问是死定了,不过,我现在的这身子的实力,可不是说能用普通的人眼神去观看的。

    血液的流出,和挣脱不了的愤怒正在无时不刻的刺激着这猩猩的意识,那血红的意识又开始变大,红的能量再次不断的从身上面传出,周围的能量越来越多,而这身子的力量也在恐怖的增加。

    愤怒的气息和伤口的刺痛不断地刺激着大脑,红色的能量不断地从身子里面冒出,眼睛也越来变得越红,身上的骨头吱吱作响。

    找人没一会的时间,这周围红色的能量也是恐怖到了一个极点,现在的这双手再次朝着这钳子砸下去,这可不再是那蝎子能受得了的。

    一拳一拳的朝着这上面捶着,那坚硬的外壳都被砸出了一个微坑,那蝎子就像是刚才的猩猩那样不断地叫唤,终于被这力量打到了一个忍受不了的地步,双钳把这猩猩放了下来。

    在这猩猩落到了地面上之后,仿佛就是如鱼得水一样,双脚使劲的一蹬地面,身子直接窜了出去。

    要是最开始那力量当然给那蝎子造成不了多大的力量,不过现在却不同了,用着脚的发力,直接给自己的身子弹了出去,用着肩部直接撞到了那蝎子的上面,直接给它撞得朝着后面翻了过去。

    这样的爬行动物,都是表面上的壳最为的坚硬,而这腹部的壳就显得是那么的脆弱了。

    上面那坚硬的壳都能被现在的力量砸碎,更不要说是现在了,身子直接跳到了这蝎子腹部的地方,一拳一拳轮到了这腹部的壳上,直接给那蝎子疼得吱哇乱叫。

    现在这拳头上都覆盖上了一层红色的气息,一举一动之间这红色的气息都随着这猩猩的身躯在动,别人的都是紫色的能量,而我这身子发挥的都是红色的能量,也许那力量的差距,在这气息上面也是有的吧。

    现在这蝎子虽然还是那么的凶猛,但是却没多少反击的机会,身子转不过来,身子腹部的地方还在不断的受着击打,可想而知现在是要有多那惨就有多惨。

    这来来回回的转了半天,也是终于把自己的都很子给正了过来,不过由于这时间拖得太多,这正过来的时候那腹部的地方鲜血不断的朝下面流淌,一滴滴的滴到了地上。

    疼痛的刺激都会刺痛着情绪的变化,而这最为强烈的也就是那愤怒的变化了吧,这被窝囊的打了半天,这也是给这蝎子气了个够呛,挥舞着双钳就朝着这猩猩跑了过来。

    现在这身子的力量只比这蝎子强大,不会比它少了,这一钳子朝着这猩猩挥舞了下去,直接被这猩猩的双手所当中。

    双手使劲的捏着这一只巨大的钳子,短时间拍的一声,这钳子直接被裂痕所布满,这就是现在的这猩猩的力量。

    惨痛的叫声传到了这在场的每一个人的眼里,尤其是召唤出这蝎子的那个人,眼神里已经被这吃惊所代替,毕竟刚才那威武的不行,都要赢了的蝎子,现在却被打得要死,这放在谁的身上,这都不是那么好接受的。

    双手揪着这一只巨大的钳子,随着他用力的增大,这钳子上覆盖的裂痕越来越多,另一只的钳子也朝着这猩猩身上夹下,不过夹在了这猩猩的身上之后,根本就没有什么变化,毕竟现在我的这身子可不是刚才那时候可以比的。

    血液不断地从这一只钳子里流出,满是紫色的鲜血洒满了我的这身上,现在控制我这身的意识也是什么都不管了,就一心一意的跟着这钳子干上了。

    这蝎子一声声不断的惨叫,纵使它那只的钳子怎么在我的身上夹去,都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这一只身子的碎裂。

    现在的这一直手臂几乎都要破碎的裂开,现在的这蝎子也是根本的忍受不住这疼痛,那久久不见的动弹的巨大尾巴终于是有了动作。

    带着尖刺那紫色的尾巴直接朝着我得这身子扎了过去,虽然蝎子那钳子奈何不了现在的这身子,但不代表现在的这根尾巴奈何不了我的这身子,那巨大的尖刺上充满了那暗紫色,这并不像是什么能量,而是它那自身所带的毒液。

    一钩子直接朝着我的这身上扎来,控制我身子的这意识还在傻了吧唧的抓着这钳子,根本察觉不到这危险的降临。

    现在就跟这个钳子对上,一副不是那钳子碎,就是我这身子死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