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红色能量要比他那射过来的能量强大很多,他那孕育了半天的力量,直接被这出现的点点能量薄膜所挡住,这也可以见得哪一方力量的强大。(书=-屋*0小-}说-+网)

    这一击没猜错的话已经是那个人的最强大的一击了,但现在的这一击却被挡住,这无疑不是在宣告他的失败。

    这一股的能量拖着他射来的那股能量,刚才那一层微小的红色能量都能挡住,更别说现在的这越来越厚的红色能量了,待这能量积攒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红色的能量直接爆发,把这射来的能量直接打飞了出去。

    红色的能量顺着他那射来能量的地方直接射了过去,在他那面前积攒了那么长时间的能量团直接被轰个粉碎,在那东西炸了之后那个人也是一口老血喷出了老远,明显那能量的光团和他之间的关系并不浅。

    那光团被打飞了之后,现在的那杀戮的意识再次的增大,这身子也是变得更加的强大,身上的散发的红色的能量更加的强烈,那场绕着四肢的藤蔓也是变得颤抖。

    虽然不知道这副身子的力量源泉究竟都是从哪里来的,不过这杀戮的意识越强大,那力量也就增加的越来越大,这样的一直持续下去,那岂不是要逆天。

    缠绕着四肢的藤蔓颤抖的样子更加的强烈,这被拉住了的双手也是开始有了能够动弹的力量,双手继续的向着上面伸去,而这急剧颤抖,几乎都要断掉的藤蔓也随着它的身子向上拉去,粗壮的程度变得越来越小,但却丝毫没有说要断裂的痕迹。

    只见哪二十几米高的城墙中央,一个红色的怪物拉着一棵植物在这垂直的城墙上面爬动着,一抓在那墙壁上留下一个手印,一脚在那上面留下一个小坑,而他的后面还拖着一个两米多高的植物。

    他在不断地前进,那植物也是随着他不断地朝上面跟去,只不过那红色的怪物在上面留下道道的爪痕,而它却在城墙上留下一道直直的裂痕,而且这裂痕还在持续增大。

    他们的失败已经成了定局,那已经被吓傻了的头头在城墙的那上面一动不动的,整个的人都呆在了那里,“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这怪物迅速的逼近,而他脑中的恐惧变得越来越大,直到这怪物离他的距离只有那两三米的时候,他也才要吓得转身逃跑,不过现在却已经是为时已晚,只见那怪物双手扒着墙壁直接用力的一跳,这红色怪物带着那植物直接飞到了这城墙上半空中,那颗的植物也是直接迅速的枯萎,显然就算它的生命力在过得强大,也离不开这所能够扎根的地方。

    那影子覆盖了他的整个身子,他一边跑还在回头看,不过这头还没回过来,就已经被红色怪物重重的压在脚下,踩进了那城墙里面,整个的身子都印了进去,已经是不知死活。

    这头领死了之后,这城墙上那些放箭的人也是被恐惧吓得要死,朝着这四周不断的跑动着,不过这城墙上几乎都围满了人,所以这一暴动的后果可想而知,不是被踩死就是被挤了下去,他们也没那前面十几个人的那能力,从这二十几米高的地方摔下,死不死就由天注定了。

    不过就算一大半的人都是被恐惧的冲昏了头脑,还是有少数的人保持着那最后一丝的理智,因为现在的这情况几乎不管怎么都是死了,还不如想办法应对这上来的怪物,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们也没那头领的力量,那放出来的箭雨到了这怪物的身上根本伤不了丝毫。

    面对着这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这怪物也没有任何的心慈手软,因为在他的眼中只有杀戮,不断地杀戮,只有鲜血才能让他感到满足。

    这一群的人,没有一个活了下来,这成堆的人堆在了一起,这怪物的一拳下去,这死伤的就有几十人之多,这墙上的两百多个人的人,在这样的力量之下连一刻钟都没活够,就已经全部都葬送在了这城上城下,此时那土石金属制成的城墙,现在的上面全部都被鲜血所染红,大片的血迹还在顺着这竖直的城墙往下流淌。

    顺着这城墙朝着里面看去,满是座座的房子,在哪些房子的中间还有这一座比上次见的还要豪华的城堡,就算现在的这里繁荣昌盛,但是现在必定就要发生一次的大改变,因为这里的头领,已经败了,彻底的败了,而且还被印进了那城墙里面。

    从这城墙的上方朝着下面看去,在那位于城门的位置还有着大量的那些英勇的骑士还都在那里堆积着,就算外面死了那么多的人,在这里面还剩下那一半之多,足以见得这座的城要比上次见到这面人的城强大了不止一点,只不过他们能赢,考的只有这怪物而已。

    那些的士兵还在下面等待着,但是他们却没意识到这危险的降临,一阵的响声使他们朝着上方看去,只见一个红色的点变得越来越大,逐渐变成了他们心中的那梦魇。

    从这二十多米的高空跳下,直接跳到这人堆中,这所剩下的人直接死伤了一半之多,现在的这些生命看来真的就如草芥一样,等待着这红色怪物的收割。

    在有了这一击之后,看到那红色怪物的双手再次抬起,都以为这新的一轮的恐惧要开始的时候,但那巨大的拳头却朝着后面砸了过去,而那被砸了几下还在的城门,却被这一下直接砸的粉碎,一股小队伍的出现,也是挽救了这些人的性命。

    “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该如何去做不用这个东西再去教你们吧”,在这一放那领头的话传出,对面的那些剩下的人就如临大赦了一般,纷纷都从骑着的坐骑上跳了下来,单腿跪地宣布新王的诞生。

    因为这面人来的及时,才叫那些剩下的人们才没遭到更加猛烈的屠杀,即使这样换来是再次的屈膝为奴,不过在这怪物的恐惧下,只要能活命,就算给人跪下当牛做马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