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个实力都不弱的人朝着红色怪物冲了过去,而这怪物也就是我了,一面冲还一边朝着我的身上不断地打出道道的紫色能量,不过这些东西看似很有力量,但到了我的身上简直就是和挠痒痒差不多。

    十几个人和一个怪物之间的战斗就这样开始了,十几个人一个个的朝着怪物冲去,手上不断的挥舞着紫色的能量发出各式各样的招式,紫色的能量覆盖在身上覆盖在武器上,处处可见的全都是紫色的光芒,和他们不一样的是,我这身子上散发的全部都是红色的能量。

    杀戮的欲望越过得恐怖,散发的能量就越过的强大,在那鲸鱼的下面这杀戮的感觉就积攒了许多,到了这上面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因为看到了这十几个人,那意识就像闻到了闻到了鲜血的味道。

    现在的这个真的跟怪物一模一样,应该说很像是猩猩的变异体,胳膊变得粗大,身上还长着覆盖全身的红色毛发,而且,最像的就是后面那根不断敲打着地面,粗大的尾巴了。

    这一会的时间,两股的力量就撞击到一起了,对面最前面的那个人一跃到了这他们的最前面,两腮鼓的老大,一张嘴一股腥臭的烟雾朝着我就吐了过来。

    这股的烟雾把眼睛都要遮盖住,根本看不到对面的那些人的影子,不过这幅的身子却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冲着这一个的方向就继续的冲去。

    现在的我对他们来说应该就是最好出手的机会,什么刀枪跟棒,远程的近战的武器全部都施展一通,不过这打在了身上的感觉,却是那么那么的小,根本伤不了这个身子丝毫。

    巨大两臂挥舞着拳头就朝着前面迅速的冲去,在他们施展完了刚才那一轮又一轮的攻击之后,也是没再继续攻击,毕竟他们应该也都看不清这雾里的战况如何,也不敢太早的下出定论,可当这一片的烟雾里面一个红色的怪物冲出去了之后,他们的脸上也都浮现了惊恐。

    跑了两步一跃挑起,冲着他们的那十几个人所在的地方就跳了出去,这突如其来的怪物也是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各自朝着四周的方向跳去,不过这还没离开几米之远这怪物就跳到了他们的人群当中,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而这四周的十几个人也被这股力量的冲击震得朝着四处飞去。

    虽然我没有多少的记忆,不过现在看来我这身子的力量根本不是他们能挡得了的,不管是速度上,还是力量防御上,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就算你们的人多,也弥补不了这实力上的差距。

    现在的这幅身子的手上没有什么刀枪棍棒,而肉身就成了比那武器还要强大力量,朝着一边的几个人跳去,这速度之快根本不是被震飞的他们能够防御的。

    双手抓到了两个人之后双手一用力,鲜血就顺着手掌当中流下,根本见不到他们挣扎的样子,两个的生命就被这强大双手捏成了肉饼。

    拳脚在有了巨大的力量之后,这就变成了势不可挡的武器,尽管他们用尽浑身解数来抵挡丶来防御,但这实力上的差距使他们现在根本弥补不了的。

    一拳一个,一脚一个,一口直接撕碎了一个人,短短的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里,那些不算弱得人就死伤了一大半之多,剩下的那两三个人就像是发疯了一样朝着自己得阵营就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嘴里呐喊“怪物,怪物啊!”。

    在他们要到达那大门口的时候,大门却已经迅速的闭上,几个人就这样被关在了这大门外的地方,当那大门关上的时候,他们的性命就可以说是宣布完结,几个人本来看着这扇大门像是看到了曙光一样,不过现实却是把他们带到了地狱之中,几个人跪在了这地上,眼神里充满了空洞。

    迎接着他们而来的就是那已经给他们的记忆打了深刻一笔的怪物,不过现在的他们已经都和死亡差不多了,在这生命要被结束之前,他们的心灵就早已经碎掉。

    这几个人也是不出意外的被这怪物撕碎掉,当然,这怪物说的也就是我了,我没有控制这身子的权利,现在存在的只是意识,而且控制着这一副身子的意识要比我强大的多,它的里面充满了杀戮,充满了猩红,根本不是我这可以能够与之相比的,所就算他做什么事情我都没办法去阻止。

    在这十几个人短短的时间内被怪物杀死了之后,城墙上面的那个人的眼睛里也是充满了惊慌,充斥着惊恐,他这骄傲一般的手下下去之后,却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被厮杀的一个不剩,尽管看不到他内心中的样子,不过,也快要和奔溃差不多了吧。

    当这一方那头领的手要再次挥下去时候,城墙上面的那个人也是喊了停,毕竟这怪物还是挺恐怖的,要在干出些什么其它的事情,恐怕就算他没事,那在他以后的回忆中恐怕都要留下重重的一笔。

    “够了,我已经知道你这底牌的强大了,我把魔井中的魔量分给你六成之多,我们就此过去如何”,在他这一句话的说出,也就证明了他基本没有什么可以与之相比的力量了,这一场的战斗也就是说明他,败了。

    “哈哈哈,我还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低头的一天,这样的滋味可是别有一番的风味啊,不过这个提议我并不接受,因为你的整座城池,我都要了”,随着他的手放下一放,我前面的那股意识又开始变得暴动了起来。

    两只巨大的拳头朝着这扇巨大的城门上轰击着,这一拳一拳下去简直就和那攻城的炮弹差不多,一拳这大门上都会出现巨大的震动,而且还会在上面留下一道很大的裂纹。

    “这样太慢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接手这一坐的城池了!”,在他说完了之后,这挥舞的双拳停了下来,开始往着后面退去,看到这一幕的上面那位头领刚要松口气,没想到这恐惧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