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天是白天,看着这身子不断在这笼子里面动弹,也是把下面扛着笼子的二十几个人累的苦不堪言。

    看着这怪物一般的身子,而我这不知是怎样的意识,我现在什么都记不起来,好像我就是从刚才的哪一下刚刚出生的一样。

    虽然说是刚刚出生,但很多的知识却是不自觉的都知道的,比如说这三米多高的红色,长得和猩猩一般的就是怪物一样,旁边这些全副武装的人像是去战斗一样。

    现在的记忆并没有多少,我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而我为什么又是这样的一个样子,而且还有个别的意识阻挡着我进入这个身子,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印象。

    这群人在不断朝着一个方向前进着,天上飞的丶地上跑的,男的女的全部都加入到了这一支的队伍当中,一个个全副武装,看来是要去搞什么大事。

    我现在的这感觉很是奇妙,没有任何能够控制的东西,只有一个存在的,小小的意识,而且还要时刻面对着被眼前的那个控制身体的意识挤出去的危险。

    这个的队伍一直朝着前面前进着,没一会的时间,一个被城墙所包起来的城市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没一会的时间,上面的那城墙上就瞬间出现了一城墙的人,本事空空荡荡的地方突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也是显得非常有气势。

    “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区区一个五十多名的地方,敢来直接跨过那么多个小魔域直接来我们这里,看来很久时间没出手,这后辈都敢来直接来打我们了”。

    在墙头上,一个身高只有一米五六身高的人冲着这里说到,不过虽然他的个子矮,不代表人家的实力就低,在他说完了话之后,在面前直接出现了一个紫色的圆球,虽然只有几厘米之大,不过在这打来了之后可见这人实力的强大。

    一道的细长的紫光朝着上面那一只很像是鲸鱼样的坐骑就打了过去,他那股能量的速度非常之快,一瞬间的时间,这鲸鱼就直接被这紫色的光芒所穿透,只听到一声惨叫的传出,上面那非得老高的鲸鱼就朝着地方一头扎了下来。

    那鲸鱼就在这地面上人群,也就是我们的上方,想象这一头这么大的鲸鱼,直接从朝着这下面的人群掉了下来,可想而知带给下面这些人的恐惧。

    虽然说战士不怕战死在战场上,不过这一拳一腿还没出,还没接触战斗,要是直接就这样的死了,这想想该是多么的委屈,所以这鲸鱼掉了下来的恐惧也不是一般的大,整整齐齐的队伍也直接瞬间崩溃,变成了一摊的散沙,该跑的跑,一乱了之后,这大事小事就一个个的出现。

    这么大体积的生物掉到了地上可想而知,不过人嘛,到了面临死亡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超越自己平时极限的事情,就像是现在,那几百个整整有序的人,一乱跑了之后没一会的时间还真的跑光了,除了那剩下的最后一个人,没错,就是我。

    这一跑了之后,扛着这笼子的人也是直接的都四散而逃,而我呗困在这笼子当中根本没有说能出来的迹象,虽然这身子不受我的控制,可这毕竟是我的身子啊,这样的就被压死了该是多么的憋屈,不过现在的事情也是无可避免脚下的影子越来越大,而占据这我身子的那意识看样子也是没说想要逃跑的样子。

    影子落下的越来越大,直到一声的巨响之后,那死亡了的巨大鲸鱼的身子直接掉到了那笼子的上面,巨大的尘土飞扬,一瞬间那巨大的鲸鱼都被这四散的土烟所覆盖。

    “哈哈哈,你,拿什么根跟我打!我没去碰你这小地方,你反而敢来直接找我,看来那三年一次的除掉后三十的名额上就有你这村落一个”。

    在他那说完了之后,城门直接被打开,一个个身披盔甲,胯下坐着魔兽的人从大门中一个个人窜了出来。

    胯下坐着两米多高的野兽,一手持这盾牌,一手持着链锤,一个个快速的直接冲着这已经溃不成军的人直接冲了进去。

    现在的这两方之上,已经不止是有实力的差距,这装备武器上的差距就落了一大截,后面的射手朝着他们射出成片的弓箭。

    大部分基本都被那坚固的盾牌所挡住,尽管射出的弓箭很多,把那盾牌上都射成了刺猬,但真正能伤到他们的箭羽真的很少,就算能射到,还不一定能射到致命的为止,所以说,这弓箭对他们来说简直都是废了一样。

    他们这弓箭较弱,但对面的那弓箭就不一样了,一个个的弓箭比这面的弓箭就长了很多,而且射出的弓箭上面附带的那紫色的能量也比这面的能量多了不只一点,满天的箭羽四散而下,这顿时间的死伤就将近那三分之一之多。

    现在的天时地利人和,武器装备等阶力量都差上了一个档次,根本就不是这面的人所能够赢得,现在就别说是赢了,就连能不能活着回去这都成了一大问题。

    上有成片的箭羽,下有冲进来补考阻挡的虎豹豺狼,他们一个个的实力根本不是这些人所能够抵挡的了得,一场单方面的厮杀,就这样开始了。

    装备不如,实力不如,还没人家所在的位置好,这样的战争,根本见不到些能够赢得希望,而就这样他们还敢攻过来,不得不说他们的胆量。

    “你拿什么根我打!拿辛辛苦苦养成的那些人来慢慢消耗我的这些人吗,可我并不觉得你有那资格消耗下去啊,我看你还是赶快把能让你这样的实力来进攻的底牌拿出来把,不然的话,你养的这些蝼蚁可就都要成为这里沙土了,哈哈哈”。

    “哼,底牌,底牌现在还没到出现的时候,不过你总是会见到的,不过在你那见到的时候,就会是你们的生命结束的时候,是你们成为奴隶的时候”。

    “放肆!区区一个五十多名的地方来进攻我们,还敢放出这么大的口气,那你一会的底牌一定要让我好好的见识,不然的话,你的那些人我都会一个不剩的给我们的那些魔物当做食物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