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的两个袋子,成为了我最重要的东西,也是成了我变成这样子后,还能想起做人时候的一点点念想。

    抬头看着天上,白天还是好好的天气,这到了晚上之后天空上就变得很是昏暗,天空上朦朦胧胧,就连星星月亮,今天也看不见任何的踪影。

    虽然我现在一个人活着逍遥自在,但明天的那场战斗看着真的并不那么的好大,如果到时战死在了场上之后,也许也都是在所难免。

    我现在没有任何的记忆,如果在场上战斗到死也不枉年轻一会,就是放不下记忆中的那两个人,如果能活下来的话,还是想要去找找她们,虽然说着念想很渺茫,但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得多。

    躺在这一旁的金属栏杆上又眯了过去,不过一会的时间又听到旁边传来金属的响声,揉了揉眼睛超旁边看去,一个骑在马上的女人在敲着这金属,她有着一头长发...大眼睛睁了睁,她就是前些时间和那个人战斗的女孩。

    在我们的眼神对上了之后,她也是从下面掏了掏东西,等了会之后,一大块骨头串着的烤肉就拿了上来。

    这到这东西简直狗日给我激动的要死,人间还是有真情在的啊,不过就在她把这烤肉往进拿的时候,却被那紫色的能量所挡住了。

    她拿着这烤肉往进伸了半天,最终还是被那紫色的能量所挡住,最后在她那一用力的时候,笼子上面的那紫色能量直接给她弹开,纤细的玉手上也是出现了肿痛。

    随后她又把手上聚集起一股紫色的能量,手里拿着烤肉开始往进伸,不得不说的这笼子的那股能量还是非常大的,一次次的往进伸,一次次的失败,看得到我心里都有了些难受,这样的女人未免太好了点吧。

    不过这世上,多数的情况下还是不辜负那些有心人的,在她又一次的用力之后,那紫色能量环绕的笼子上终于被打开,那大块的肉往进伸的中途上,掉下去了很多,进来的只有那大骨头上带着些许的肉块,随后她的手指又被弹飞了出去。

    看着那已经红肿的手还要把一块烤肉往进送,我也是赶紧摆手宠着她摇了摇头,嘴里面小声的说了声“谢谢”,不过她听到了之后直接把小脸朝着旁边一扭,轻哼了一声转头就要离开,不过此时的他后面,已经站着了好几个拿着火把的人。

    “上头说不让给他送东西吃,你没听到吗”,在他说话间也是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一阵清脆的响声传到了我耳朵里面。

    在一巴掌过后,她也是捂着脸朝着哪个人狠狠地看去,想要伸手拿刀,不活脸上却是一抽,明显因为什么伤痛,使她的动作并不能好好完成。

    这一下的动作,也是直接激怒了来的那几个人,旁边的那两个人直接给她抓了到了马下,又是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

    这一下的响声也是从我的耳边回荡,用手使劲的砸着这笼子,不过一下一下却没有什么反应,笼子上只是反应了些许的波纹,“你要敢再动她,我要你死!”

    野兽般的咆哮朝着他们吼着,一瞬间的他们也是让我吓得一愣,不过可能犹豫我碰不到他们的原因吧,撇着嘴朝我说了两句什么然后便再次把眼神放到了那个女人身上。

    “哼,这可是上面下达的规矩,如今你犯了规矩,理应把你交到上面一起责罚,而且,这罪的惩罚肯定也少不了你姐姐”在他说着的时候还把眼神放到了她的身上瞄了瞄,而她听到了这句话之后脸色顿时也是一变。

    “不过呢,只要你今天把哥几个好好的服侍服侍,我便考虑考虑这件事如何”,在他说着的时候也向前走了两步,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不过此时的她却没有反抗,眼神里面净显着厌恶和不甘。

    “哈哈哈,这才算识相嘛,如今的你们就是下等的人,只为了给我们繁衍下去而出生,这就是你们的使命,如果你们这个时候再出现点什么事故的话,小心你姐和你的那些贱民都会不得好死,哈哈哈,你们两个,把她给我带上,本大爷今天非要好好享受享受”。

    几个人带着那给我送吃的女孩子就朝着一个方向走去尽管我如何的呐喊,如何的捶打这笼子,但却没任何的用处,只能看着被带走的她慢慢离去,还有着落到我手上的一滴泪痕。

    我现在的力量太过的弱小,这个缠绕着紫色的笼子我没有一点的办法,看着她离开时候的那表情,和他们之间的那听不懂的对话,但我明白,这次的她走了之后,也许就再也见不到那个被我道谢之后扭着小脸冷哼的女子了。

    只有饥饿的欲望被勾了起来,体内的那股气势才会真正的显现出来,不管现在如何的朝外面的那些人看去,都勾不起那欲望。

    坐下来看着这已经掉了很多肉的骨头,这一个没跟我有任何关系的女人为什么不辞危险的给我送食物,在我那个时候挡在我的面前。

    拿起了这骨头就放在嘴里面狠狠咬下,这烤肉的味道简直是差极了,不生不熟的咬在嘴里面,现在却是那么的好吃。

    这一点的骨肉下了肚以后,也是时候却把给我这骨肉的人好好抢回来了,眼神转看到了自己的一只手上。

    一声响声的传出,一个坚固的笼子上破开了一个一人多大的口子,一个红色的影子朝着一个方向迅速的奔走,四起的狼烟在到处飘扬。

    一会的时间,眼前也是出现了那几个人的影子,看着那一个对着那女孩动手动脚的人,心里的怒气变得巨大。

    身子离他们越来越近,而他们那几个人也听到可声音,说说笑笑带我转过头来之后,脸上的笑声也是噶然而止,拍打着坐着的野兽就朝着前面迅速的奔跑。

    此时的力量不知比刚才在笼子里的时候强大了多少,速度之上也是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左臂上少的那一块肉也是渐渐的愈合,离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逐渐变得只有那五六米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