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短短十几米的距离,现在做起来却是那么的遥远,当一个人已经到了极点的时候,想要再去超越这个极点,说起来想起来是那么的简单,但真正的做起来却是那么的困难。

    意识上的疲劳比身子上的疲劳要厉害的多,现在的这每一步真的都是寸步难行,意识总是要消失,不过还是坚持着一步步朝着那两个袋子迈去。

    自从有了那两个袋子之后,我的生活都开始变得不一样,只有那连个袋子陪在我的身边,我才有一丝还是人的感觉,还能有着一种失忆之后不曾拥有的安静,但现在一离开了它们,感觉自己都不在是自己。

    走了几米的距离,身子就已经坚持不住倒了下去,看着这十米左右的距离,却成了遥遥无期,眼皮要慢慢的闭上。

    意识逐渐慢慢消失,但在这时却闻到了那两股的香气,挣扎着眼睛,盯着脸上的啥图朝前看去,一个皮肤微青的女人蹲在我的面前,而她的手上就是那两个袋子,闻着这香气,也是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时间过得很快,我这再次醒来的时候,又被装到了一所巨大的笼子当中,这次的笼子要比以前坚固的多,金属的栏杆粗大了许多不说,周围还有这着紫色能量的围绕。

    这紫色能量用处不是一般的大,能用做强大的防御,也可以做成尖锐的进攻,不管是战斗,还是用在这里,这能量都成为了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自己所在的这人笼子一直在移动着,朝着四周看去的时候也是发现了几百的人,一个个全副武装,手里面攥着各自的武器。

    这一所的大军朝着一个方向移动着,四周都是人群,只有我一个是被关在笼子里面移动着的,而我这所在的位置也可一说是人群中最亮眼的位置了。

    前面是扛着盾牌的人,中间都是各种的槌棒刀剑,而后面则是个个的手持弓箭的人,当然还有着用金属石头所组成了一个个四轮战车,当然能把金属石头合起来的,就是那无所不能的紫色能量了。

    当然这手持东西的不同,也早就了人种的不同,前面是一个个人长得贼高,体型又大的人,而中间都是较为平常的人,而后面的弓箭手基本都是女人所担当了。

    看着这巨大的人群,看来这也是异常在所难免的恶战了,能派的基本全都派出来,这也算是压上所有的一场战斗了吧。

    站在这笼子里面跳了跳,原来那巨大盾牌的前面还有着一部分的分人,这些的人都是骑着各种的坐骑,当然也是缺乏不了天上飞的。

    朝着天上望去,体格酷似于鲸鱼的类种在天上飞着,两个不大的翅膀却有着能承受起巨大身子的力量,这一下也是让我长了见识。

    现在这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都已经集齐了,平常还不知道,但这个时候才看出那个人所统治的城市是多么的强悍,而现在,就要去面对一个比自己更加强悍的地方,心里面也有了些许的期待。

    一路上慢慢的赶着路,而我呢,我一直在这里就是个无所事事的人,平常就没有什么事情要干,而现在就连走不都不用走了,躺在这里面享受着阳光就好了。

    对我现在来说,没事就是对周围的这些人最好的事了吧,那些凶猛的野兽都一个个没有关起来,而我一个人却要被这样关在坚固的笼子里面,看来我的威胁要比那些凶猛的坐骑还要恐怖。

    这样大概走了半天的时间,这行路的问题上就出现可很大的毛病,这前方的地面上出现了一颗棵棵巨大的植物,这些的植物是直接姓地下面窜出来的,要不然有这些植物的挡着肯定会绕过去。

    一个个巨大的植物也是长得不同,有的上面长了很多个大嘴,由于这是从人群当中出来,这吃气人来就变得轻松了很多,一口一口朝旁边扭去,就有一个个的人丧失了性命。

    还有着上面长着许多的藤蔓,在一条条的藤蔓上还长着巨大的尖刺,在人群中挥舞起来,这造成的伤害可想而知。

    带毒的丶吃人的丶长着尖刺藤蔓的,短短是十几棵巨大的植物,就给这些的人造成了巨大的伤亡,由于这是从人群中爆发,伤害的程度更加的大。

    对于那些人的死活,我一点都不在意,然而死得多点,我还挺高兴,一个个的人心里的素质都是那么的差,也让我想起来了昨天的那一幕后,这些的人简直都是该死,连活着的资格在我眼里都没有。

    想起了昨天的事,我又想起了那个人长发的女的,如果不是她的话,我可能精神都要崩溃掉,有机会的话还是要好好谢谢人家,如果人家不在意我是个怪物般的人话。

    扭着头朝着四周的方向看去,这几百个的人群中要找到一个人还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没有很大体块的女人。

    找了一会之后也不在寻找,这种的事情就是随缘吧,该碰到的总会碰到,现在也没必要去强求。

    在这里待了一会的时间,那些的巨大的植物也是被解决的差不多了,一股股的能量不断朝着上面轰击,还有着很多人组成的能量来抵挡,这一会的时间也都被武器能量所打倒了在地,不过就是这样,还是损失了近百人之多。

    这植物打得就是一手出其不意,而且这效果还是很好的,这短短时间里就损失了五分之一的人群,而且这还没看到对面的影子。

    这到了晚上的时间,那成坐着鲸鱼样坐骑的人也是都下令坐下来休息,生活的生火,各自也都拿起了自己的食物烤着吃了起来。

    他们吃的东西都是很普遍的大肉快,在火上烤吧烤,想撒再撒上点盐什么的调调味道,就算是为了填饱肚子,这好吃点总是会没错的吧。

    看着他们吃东西,我也是没有东西可吃,看着他们那一个个的人,对我来说可比那些烤着的什么野兽的肉要好吃多了,再说了,就算我想要吃些和他们差不多的东西也没人敢来给我送吃的,闻着手中的袋子,还是让自己在这里老实的待着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