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潮湿的房间,身子浸泡在水里面是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唯一的光亮只是墙壁上几个小孔透进来的,我这没想到刚从笼子里面出来,现在又被关在了这里面。

    听着旁边那野兽的吵闹,现在的脑中也是静不下来,看着身子上一身的红色,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变成了什么怪物,就算还算不上怪物,估计也差不多了,以人为食的,还能算得上是人吗。

    现在四肢被巨大的锁链所拴住,身子浸在潮湿的水里,关在和野兽一块的地方,看来我在看他们的严重和这野兽没区别了。

    本是好好的身子,一掌拍在我得身上,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看上去鲜红,饥饿的时候看谁都像食物,摇着头叹了叹气。

    看着自己身上的这一身装扮,再想想那些人身上的装扮,我原来不止和他们的皮肤不同,连衣服都不同,难道我们不是一个地方的人吗,可不是一个地方的人我为什么又要来这里,而且现在我变成了这个样子,是我原来所拜托他的吗。

    被关在这样的地方,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饥饿感慢慢的从心底涌了上来,想想我上次饥饿事所做的那些事,谁知道这次又会干什么事,想要把这感觉压下去,不过这股的饥饿感,从心底直接窜上了脑袋,眼前的颜色也逐渐变得猩红。

    饥饿的感觉刺痛着大脑,意识变得模糊,眼前的颜色都是猩红,四肢绑着的铁链吱吱作响,听着耳边的咆哮,也是把目光放在了那跳动的野兽身上。

    它冲我这么一吼,我也是扯着嗓子朝着它吼了出去,红色的能量围绕着我的旁边,巨大的吼声把那野兽也顿时吓得不行,不过他也没怎么老实,缩在一旁继续的吼叫。

    饥饿越来越深,身子上感觉的力量也越来越大,周围的水里面都变成了浅红色,绑着我身上的铁链也变得越来越松动。

    这一根根的铁链拴在这地方的四角,不过现在由于我这身上的力量,逐渐都开始变得松动。

    现在的脑中根本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有眼前那隔着一面墙,缩在一角的食物。

    红色的能量从身上散发的越来越多,四肢的力量不断增大,缠绕着我得链子在不断的颤抖,这样的时间没持续一会,拳头上的锁链就有着要断开的迹象。

    饥饿感越深,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散发的猩红能量就越多,等围绕着身边能量多到了一定时候的时候,啪啪啪啪的几声,四肢的锁链全部断开,而我一扑也扑到了这扇的墙壁上,透过这小口子看着对面的那只瑟瑟发抖的野兽。

    一巴掌一巴掌朝着这墙壁上拍着,一阵阵剧烈的晃动把那野兽吓得更加的不行。

    这墙看上去并不结实,不过这墙壁上面却有着一层能量,一巴掌拍在这能量上并没有多少的反应,不过随着饥饿感的增加,打在这墙壁上的溅起了波纹。

    这墙壁强烈的晃动,波纹越来越大,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从我这地方的顶部开开了一个窗口,一个人直接被丢了下来。

    普通的一声,一个两米左右的人类掉到了水中,一发现了我之后眼神直接变得很是恐惧,不过由于这饥饿感的作祟,把目标从哪野兽的身上转移到了这水里的人类身上,张开双臂直接朝他扑了过去。

    一个接着一个人被丢了下来,一个个的生命被我剥夺,而这些的生命仅仅是为了满足我的饥饿感而已。

    一个个鲜活,上面浮现着淡淡能量的心脏被我吞到了肚子里面之后,饥饿感才下去,不过这水池已经被血液所染的猩红。

    现在四肢有了解脱,也不想在浸泡在这水里面,往这一边的墙边上爬了几米高直接伸出两个爪子抓紧了这墙壁上。

    我这水底离着那上面开口的地方足足有十几米之高,而我这现在的位置也是订在了这半截的墙壁,一来为了躲开那潮湿的水,二来也不想总闻到那水里面的血腥味,和那一旁不断叫唤的野兽。

    伸出两手朝着这墙壁上打着,淡淡的红色能量附着在双手的周围,一抓从石头中抓了进去,一抓掏出一块的石头,这没一会的时间,这一个能容下几个我的洞穴就直接被我所打了出来。

    身子靠在这小的洞穴中,脑海中总有一些的事情有着丝丝的印象,但却有丝毫的想不起来,总觉得有些事我看着都非常熟悉,比如我看到的那几个女子。

    脑子很是烦躁,身上的衣服也都被浸湿,把衣服脱了下来也是晾在了这一边,不过在这衣服的旁边却有着一个小的袋子。

    伸手进去摸了摸,摸到了一件柔软的东西,伸手往出一拽,一件的衣服逐渐被我拽了出来。

    这一下我顿时也对这个小袋子起了兴趣,再进去掏了掏,一件新的衣服被我套在了身上,里面有着很多的东西,衣服丶圆状的小圆球,还有着各种的植物,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都是干什么的。

    这个袋子一直挂在我的腰间,说明里面的东西都是我原来用的,但是这些的植物到底都是干什么用的,而是,这一伸手用力又拽出来一个大炉子。

    看着眼前的这些东西,我也是无奈,我根本不知道这些的植物干什么的,而且这一个大炉子,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难道说是来弄吃的的嘛。

    摇了摇脑袋,既然这些的东西我一直留着才说明肯定有些别的用处,但我为什么不留一张纸条什么的啊!

    把这些的东西都扔在了一边,除了那些许的衣服,其他的东西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处,再伸手进去摸了摸,又摸出了几本的古朴的书。

    不过这三本书上面写的字迹我一个也不认识,看着很熟悉,却一个也不认识,看到这里我也是无语的要死,没想到我这失忆了之后,把这些带我常识都忘了。

    摸了摸头嘿嘿一笑,我这失忆也是够严重的了,不过这些东西都是没有办法,毕竟我也不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难道说是我失忆前把关于这些东西的记忆都封起来了吗,我现在也是搞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