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昏睡的时候,我做了一个短短的梦,梦里面的我在一所诺大的林子里面躺着,暖暖的阳光照亮在了我的身上,几个非常的漂亮的女孩在我的身边追跑,她们的样子和我所见的那些青色丶紫色皮肤的人不同,她们也有跟我一样的皮肤,不过她们的皮肤较白。

    在这里没有疼痛,没有有痛苦,也没有那些的笼子丶鲜血,没有暗紫色的能量,没有血红色的能量,一切的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舒服,不过这些只是那昙花一现,还没在这美梦中待上多久,也是从这梦中醒所苏醒。

    此时的我被关在了一个笼子里面,诺大的笼子只有我一个人,睁开眼睛朝着自己的身上看去,那显露的骨头早已经不见,有的只有红色的皮肤。

    现在这身子和我以前的那身子很是不同,现在的身上都被这红色的肉体所代替,指甲变得无比细长,尖锐的指甲有五六厘米之长,脚上那原来的鞋业已经被我撑的破碎,这并不是我的脚大了,而是脚趾甲变长了,透过这破碎的鞋子也嫩看到里面的脚掌也都是红色。

    浑身上下都变成了红色,耳朵变得尖尖的,本是黑色的头发现已经也变成了红色,现在的我感觉自己早已经不是人,而是一只红色的怪物,只不过长的和人差不多罢了。

    张了张麻木的嘴,发现牙齿也变得有些奇怪,伸手摸了摸,这不习惯的长指甲还差点扎到自己的嘴,伸出手摸了摸牙齿,发现这连牙齿也是换了样子,变得又细又尖,摸着就像是两排的锯齿一样。

    我脑中的记忆很少,少到在那井里面以前的记忆都已经消失,难道说我是摔倒那井里面摔倒失去记忆的吗,而且那个救我从井里面上来的人为什么又把我变成了这个样子,越想越想不通,越想越脑袋越疼。

    像我这样的笼子还有好几个,不过都没我的大,而且他们那些笼子里面管的都是些女人,而且还是一关关好几个,只有我一个人孤立在了这笼子里面。

    摸了摸肚子有些许的饥饿,躺在这笼子里面也不知该想些什么,也不知现在的处境如何,现在该相信谁,该信任谁,以后的生活该如何去做,现在的脑袋里装不下什么东西,越想越头痛,这不一会的时间又睡了过去。

    这也又是没睡一会的时间,只感到了肚子非常的然后便醒了过来,此时的笼子已经不再动弹,几处的大笼子被放到了地上,而那些的人聚在一起喝着东西吃着烤肉。

    本来就已经非常饥饿的肚子,看到了他们的这一幕也是变得更加的饥饿,口水止不住的从嘴中流了下来,眼睛看着的颜色也开始变得猩红,看着他们那一嘴一嘴撕扯着烤肉的样子,眼中的明亮逐渐被猩红所代替。

    口水止不住的流出,看着外面的那些“食物”,这笼子的地面被我抓出一道道的痕迹,随着饥饿感的逐渐增多,地面的这笼子都被我的指甲所刺穿。

    四肢趴在这笼子上,现在的我就像是一只野兽一样,看着外面的那些人,身子微微一用力,整个的身子迅速的窜出,这金属打造的笼子被瞬间冲出一个大洞,绑着这笼子的藤蔓直接被牙一咬,围着这几圈的藤蔓也已经别锯齿般的牙所咬断。

    直到了现在,外面那些大吃的大喝的人才发现了些许的不对劲,放下了手中的东西都朝着我看去,不过他们再看我的同时我也在看他们,比起那些熟了的人,我对这些的“食物”才更感兴趣。

    朝着离我最近的一个人就扑了过去,我现在这速度非常之快,在他还没站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扑在了他的身上,一个比我粗壮的身子就这样被我所击倒。

    他的一拳打在了我的脸上,脸部朝着旁边一歪,鲜血从嘴中留流下,不过现在再看这个满眼惶恐的脸,变得更加的有兴趣,右手一抬朝着他心脏的地方就扎了下去。

    鲜血飞溅到了我的脸上,用手轻微一拧一个心脏就出现在了我的手上,这紫色的心脏还在跳动,周围还有着紫色的能量在漂浮,闻着这气息比任何的食物都要香,在这众人惊愕的面孔当中把这心脏放到了嘴里,锯齿般的牙齿开始咬了起来。

    鲜血配合着肉的味道进入了自己的肚子,那空腹的感觉才稍稍有了些许的满足,不过这还并不够,有了食物的沉淀,掠食的的想法更加的深。

    在他的心脏被我彻底吞食了之后,这个人才彻底的死去,心脏都被掏了出来,他都没有说要死的迹象,只有他心脏被我吃下,现在才彻底的死去。

    现在意识都所被饥饿感所代替,朝着四周的人就扑了过去,现在的身上满是力气现在的速度和力量被这周围的人强了太多不止,如果我要故意去躲,那么他们的攻击连碰都碰不到我。

    一会的时间,在这里躺下了十几具的尸体,都是那些男的的尸体,笼子里面的那些女人我一个都没有碰,如果说这是为什么的话,我也是想不明白,我那被加固了不知多少的笼子都能被我所冲开,更别说她们的那些了,直到现在都没有碰她们,也许是因为那些人的肉更多吧。

    现在体内的饥饿感觉已经有了满足,对这旁边的人也没有了杀戮的欲望,但看着这一个个不断打来的紫色能量,虽然碰到我的身上,让我连眉头都不带眨的,不过看着他们的攻击感到越来越烦躁,当我要再次响起杀戮欲望的时候,一个人突然来到了我的面前,伸手朝我一指,脑中就产生了一阵剧烈的疼痛,一瞬间也使我眼前一黑,身子朝前倒了下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又再次的被关在了一个地方,四肢都被巨大的锁链绑住,深深的水淹没了半个身子,这还没怎么清醒,就被旁边一声的叫声吓得半死。

    转头朝着旁边看去,一个两米多高的兽类在朝我嘶吼,不过一样的是,我们都被关在了这里,在我们之间被一扇墙所挡住,这墙也不是普通的墙,在这墙的四周还浮现着紫色的能量,纵使对面的那兽类怎么向我嘶吼,都没有半点的用处,朝着他吐了吐舌头,也是给它气的半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