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头朝着这天上看去,这从这井低到夜空当中,没有任何的阻拦,在这漆黑无比,满是星辉的夜空上,我想不到任何的东西,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而我又是谁。

    身子里面感受满是力量的存在,这股力量不受我的驱使,存在我的体内仿佛有一种要破体而出的感觉,一道鞭子样的黑色能量飞了下来,顺着我的腰缠了上,只感觉上面有什么用力,我的身子也随之飞了上去。

    待我被这股力量带上去站稳了脚跟之后,眼前也是看到了一个比我高了很多的人,不过这第一眼看上去,总觉得他和我印象中的人长得并不一样,至于那里不一样,脑袋里面也是想不出来。

    他伸手往我的脑袋上面一放,感觉有什么东西进入到我的脑中,也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只感觉奇奇怪怪的。

    他在前面走着,自己的身子也不由自主的跟着他走,走着的这一路上,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空空的,又很多的事情有些的印象,有些事情感觉发生过,不过怎么想也想不出来丝毫,就连我怎么长这么大的,我都想不起来,难道说我是失忆了吗。

    对于我这第一个看见的人我也有很多的话想说,不过看他那加快的步伐,我想要问的话语还是闭了上,没走多长的时间,绕过一个个个的地方,眼前的视野变得开口,光亮也亮了起来,还有一堆我感觉有些印象的人。

    随着他走到了这众人的面前,他在旁边说着什么东西,但是我根本听不懂他所说的话,我这站在一边只能朝着这到处观望,大部分那些显得很是强壮人的眼神都是放在我旁边的这个人身上,而那些体态纤细女人目光都是放在我的身上,这难道说是我长得太帅了吗。

    不过这这么多的人中,为什么那些女人不是被困在笼子里,就是被用一些的植物捆着,更或者被人直接扛在肩上,我脑中的疑问很多,但又不知该怎么开口,而最让我想不通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我的皮肤和这里人的皮肤都不一样。

    我朝着旁边走了两步,走到了带我出来得那个人的旁边,看着他这比我高了很多的身子,我也是无奈,伸手拽了拽他的胳膊,他也是停下了话回头看我,妈的他这回头给我吓得不行,不管怎么看他这面貌,总感觉身子上汗毛一冷。

    “那个,为什么我的皮肤和你们的皮肤颜色不一样”,也不知他能不能听懂我的话,不过我也就只会说这一种语言,要是他听不懂的话,我们之间也没什么东西可交流的了。

    在他听到了我的话之后,也是点了点头,不过他并没有说话,举起了自己的一只手,慢慢的上面开始浮现紫暗色的能量,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的能量变得越来越大。

    本来被周围的灯烛所照亮的城堡,现在都被它这暗紫色的能量所代替,整个的房子都在冒着暗紫色的光芒,我说你这不说话就不说话,这换个光亮你要干嘛。

    那股能量达大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他用力的一捏,那暗紫色的能量就像是流动的液体一样,随着他的那只手就缠了上去,慢慢整个的胳膊就变成了暗紫色的颜色。

    在我还在奇怪他要做些什么的时候,突然的那一只胳膊朝着我迅速打了过来,还没待我有些许的防备,我整个的身子都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身子飞出去了几米之远。

    躺在地上感觉胸口的地方都要炸裂,伸手想要把自己撑起来的时候,发现我的胳膊上也出现了流动的能量,不过我的能量都是红色的,和那些进入我身体里的红色能量一模一样。

    这股能量在我体内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变化,但现在覆盖在了我身体的表面之后,这红色的能量却开始有了变化,外面的皮肤上感觉被烧痛,而且这股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全身闪瞎改的地方都被这东西所包围,浑身上下都感觉到被狠狠地烧痛,就像是被脱了衣服给扔到了火里面一样,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炽热的感觉,这感觉并不是知识而感觉到,而是身子确实的上所传来的感受。

    本来浅黄色的皮肤皮肤上面慢慢开始被融化,被烧掉,皮肤一点点的消失,浑身上下都露出了里面的血肉,外面的皮肤已经完全消失。

    随着皮肤的消失,现在身子里面也是感到浑身的疼痛,这股的疼痛是从内而外,而外面也有着红色的能量从外面开始灼烧,我的整个人现在都犹如被火烤了一样,疼痛感传遍了身子各处。

    巨大的疼痛的刺痛着大脑,手指上的肉体已经被灼烧掉,渐渐露出了里面的骨头,朝着身子看去,几乎肉体全部都被融化,到处的骨头都清晰可见。

    骨头上没有了皮肉之后,那血红色的能量却都附着在了全身的骨头上,越来越浓郁,本来如水丶如气体一样的血色能量,现在都被像是被浓缩了一样,紧紧地附着在骨头上。

    剧烈的疼痛感还在传来,就算没有了皮肉,那烧痛的感觉还再从骨头上传出,这样的过程也不知是如何的一个过程,透过这红色的能量朝外面看去,一个个看我的样子都露出了惊悚。

    我伸着已经被烧成只有骨头的手指想要去朝着打在我身上的那个人求救,不过还没走两步身子就倒了下来,一遍又一遍的疼痛的刷新着我的痛感,没有帮助,也没有办法。

    脑中没有什么东西,也想不起来什么东西,这火热的刺痛感把我那有很多本来就不怎么清楚的记忆变得更加模糊,模糊到已经完全消失了的地步。

    现在的感觉简直是比死了还要难受百倍,死只是一瞬间,而我要承受这股的生不如死的痛感,而且也看不到结束的时候,浑身感受这疼痛真的还没死的要好。

    这样的时间不支持续了多久,那些附着在手上的血色能量不在传来疼痛的感觉,自己的手指骨头上也是感觉有什么的东西在滋生,不过由于那长时间的折磨,现在的意识都开始变得不清醒,这痛感突然地消失,脑袋也是一沉,倒在了这里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