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点浸湿着我的身子,在这异界的地方,身子上却感到异常的凄凉丶冷落,小雨还在下,冷风还在刮,意识已经麻木,心里已经破碎,所谓的从心里击碎敌人,说的就是现在的我吧。

    他把手从女孩的肚子上拔出,大量的鲜血早已染红了女孩的衣服,随着他的手向旁边一扔,女孩就像是垃圾一样被随手扔了出去,重重的落地在了地面上,那个睁着大眼睛,给我慢慢擦拭伤痕的女孩却已经不在人世。

    他走了两步上来抓住了我的头发,一副丑恶的嘴脸伸到了我面前几厘米的地方,“你知不知道,一个生命,只有这个时候的面貌才是最让人感兴趣的,你现在的这一副面貌已经深深地吸引了我”,他的话一个个字的传进了我的耳朵,但我的大脑中早已变得空荡,装不下其它的任何东西。

    “现在你的样子别提有多完美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也是我最喜欢看到的样子,放心吧,我说让你成为我的手下,说话自然会算数,也不知道到时候拥有那股力量的你会成为什么样子,只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我哦”。

    “带上剩下的那些人跟我走”,他的一声召唤,一个个存活下来的这个村落的里面的人都被扛了起来,而关着那两个的女人也不例外,被几个人扛着笼子带着她们一起扛了起来。

    他一只手抓着我的脑袋,带着后面的一群人朝着那两个女人的城堡里面走去,走着的这路上,那些本是完好的房子已经变得破烂不堪,更甚的已经变成了一团的废墟。

    天上的小雨慢慢变大,一滴滴的雨点地落在了地上,泛起了一阵的波纹。流淌的雨水冲刷着地上的血迹,落在一具具的尸体上,此时的场景清凉无比,这就是战争,胜的一方拥有了所有,失败的一方,失去了一切。

    此时的这胜利的大军来到了那城堡的面前,一处处本来平静的花草,也是变得凶恶无比,一个个的花得有四五米之高,一大嘴张开,里面的口水滴到了地上都开始腐蚀。

    捏着我的这个人停下,随后的队伍也都开始停下,他扭着头朝着笼子里面的那两个女人看去“好要不要我杀更多的人”,他的声音说出,笼子里面的那个短发女人支撑起了虚弱的身子,伸手一股紫色的能量朝着花丛中飘去,那些的花朵然后便迅速的离开,一闪的大门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一路人从大门穿过,来到了这大厅里面他也是提了提鼻子,然后便带着我朝着一个地方走去,其它的人并没有跟上。

    带着我绕过一个个的走廊,最终来到了一个屋子的面前,伸手打碎了这个木门,一个几米大的房子当中,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有眼前的一口一米多宽的井。

    他带着我到了这口井的井边,朝着里面望了望,一口七八米深的井里面浮现这一多半的血色能量,这股大的力量在井里面安静的淌着,看上去就和普通的水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就是换了个颜色而已。

    “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的东西,算了算了,为了打造一个杀戮机器,这些的东西还是少不了的,如今损失的这些东西,你以后可要好好的给我弄回来”,在他这说完了之后,一只手刺入了我的心脏,然后抓着我的头发直接给我扔到了这口浮现着红色能量的井中。

    我体内的那股神秘力量早已经消失,应该说在他夺走女孩,我的意识崩溃的时候,体内那股暖暖的力量也是随着意识所消散,所以他对我这一个低弱的普通人如何,都不会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身子被他一丢落到了这井中,身子也是开始慢慢的朝着水底浮下,周围的红色能量就像是水一样把我紧紧地包围,待我落到了井底的时候,心脏的地方开始有了反应,突然的产生一股巨大的吸力,这四周红色的能量朝着我的心脏地方所狂涌。

    我的心脏现在都要炸裂开来,他的那一指直接穿到了我的心脏里面,伤害到了我的心脏,而这些几米高的红色能量不断地朝着我的心脏里面涌入,剧烈的疼痛感仿佛要撑裂我的大脑。

    我的心脏现在无止境的产生吸力,而这些能量也不断地朝着我的身子里面涌入,这有着几米高的红色能量,都迅速我的心脏,这仿佛像是在寻找一个住的地方一样,急不可耐。

    这股的吸力很大,而且还是根本不受我控制的吸力,我的心在外面已经破碎,现在再次实质上的破碎,短短的时间内,我的心脏就已经被别的东西所充斥,四周那几米高的红色能量被我吸收的一干二净。

    慢慢的,我心脏上的伤口开始愈合,他那从我胸前穿到我心脏的皮肤丶碎裂的骨头都是开始迅速的愈合,这些的东西只是在那一瞬间,比任何疗伤的丹药都要强大的多。

    心里感觉到了一种被充满的感觉,不是感情,不是爱,而是血红色的能量,这股的能量开始顺着心脏所连接的血管开始流动,朝着身体内的所有部分都开始迸发。

    没一会的时间,大量的能量已经充斥了我的身子,顺着血液也是冲上了大脑,这次并没有什么意外,直接占据了我的脑海,它的这些能量仿佛在净化我的内部一样,流动在身子各处。

    慢慢的,脑海中的那些记忆开始慢慢失去,这次的失去不同于处在那满是白色光亮的地方,这次是我所有感觉,一幕幕丶一点一滴的快乐丶美好都在脑海中一一浮现,然后便开始破碎,消失。

    从我在当林筱的时候起,到后来被手镯带走成为龙毅,再到在百兽林里历练,再到前往在月火学院所发生的一切,那些与家人朋友所发生的美好,那一个个幸福的时刻,那一瞬间美好幸福的感觉,都在脑中破碎消失,我无法阻拦,也做不到阻拦。

    身子就躺在这井下,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也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意识,那些的美好,那些的思想都随着身子当中红色的能量所消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脑中什么东西都不再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