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四周人的眼里,我的力量在他们的眼里估计就和蚂蚁差不多大,毕竟我没有与生俱来的魔人体质,看上去也没有巨大的力量,但也就是这个人,杀了他们这来的头头,这怎能不让他们感到恐惧。

    我这体内的力量,和灵枪,说不对这魔族的人造成克制的效果是打死我都不信的,本来想一枪扎穿他的心脏,但这一枪下去所碰到的地方全部都像是被灵枪烧化了一样,所以这灵枪碰到的心脏也已经被灵枪化成了粉碎。

    他身上的血管还在往出冒着鲜血,紫色的鲜血喷在了身上有一种异样的味道,现在胜利的感觉没有,有的对着他这刚才那一拳的仇恨。

    拔起了灵枪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本来很是热闹的场面,现在确实变得很是安静,全场上每一个人说话,全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的面貌看着我。

    我跟这个村落也没有多少关系,肯定也不会先去救她们,转身朝着那个女孩的地方走去,此时的那个女孩也是又和昨天一样,没有什么活着的感觉,就凭这样的看,也看不出她是生是死。

    身子朝着女孩移动着,四周看着的魔族也是没有说要上来的样子,看着他们的样子,我也是感到很奇怪,为什么他们的老大死了,他们除了发呆之外,还能保持镇定。

    心里面越想越不对,逐渐脚步迈出的速度开始加快,还没走两步便看到周围的一个外村魔族身子开始颤抖,双手捂着胸口不断的颤抖,也不知受到了什么伤害,抱着肚子跪在地上颤抖了起来,当他再次站起的时候,虽然是同一个眼睛,但眼神却多了一股锐利的感觉。

    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幕我也是感到瞬间的不妙,体内那股神秘的力量加持到脚上,一踏地面也是瞬间在地上出现了裂痕,身子被这股的力量狠狠地弹了出去。

    现在的这地步已经陷入了让我无可奈何的地步,走,在这魔域没有我可以去的地方,留,我又该留在何处,就算是留,我却没有对应的力量,在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此时也是落入了低谷,而现在唯一有点关系的人也要遭遇不测,在离女孩这几米远的距离中,又是感到深深地恐惧,怕她会再出现什么意外。

    身子在空中向前飞去,就在这离女孩只有几米远的地方,再次朝着那个奇怪的魔人看去的时候,却发现那原地早已经没了他的身影,而这时,就在女孩旁边的地面却是有了动静,一只的手掌伸出了地面。

    一只的紫色的手撞仿佛是从地下长出来的一样,从手指到一个胳膊,再到半个身子,他的一只手抓住了女孩之后,迅速地朝后面退去,而看到这一幕的我,眼神已经凝固,命运总是这么的不公,没有实力的人,什么都做不到。

    眼神已经愣住,神情已经麻木,在他的手掌出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已经输了,他有着我不具的速度和力量,我体内的这股力量又不能一直存在,他有一万种的可以拖死我,而且最重要的,女孩已经落到了他的手上。

    身子朝着前面飞去,没有了目标,也没有了要为之努力地东西,身子撞到了地上,在地上留下了裂纹,连续滚了几个跟头之后才停到了一边的地上。

    双手耷拉在地上,纵使身子里面的那股力量还没有消失,但意识却已经消失了一大半,一个人影走到了我的面前,一只手上还捏着不知死活的女孩,虽然她的外貌样子已经变了,但里面的那个人却还是那个捏着我的人。

    “哈哈哈,我真的没想到一个区区人类的身上竟然存在着这股的力量,而且这血液里面还有着不属于你人类的问道,我真的想想不到这些东西都存在一个区区人类的身上会有多少未知”在他说着话的时候,鼻子还放在女孩的头发旁边闻着,“好香啊,只要你跪地来认我这个主人,我就把她还你,而且你以后在这里帮我打下的势力,都会少不了你”,他的话语响应在我的耳边,他的后面的话我不感兴趣,在我的脑中只响应着他前面的话,他说的这些并不是那魔族的语言,而是人类的语言。

    如今如果我一丝尊严能换取女孩的性命的话,那这笔买卖也是稳赚不亏,我对他所说的势力什么并不感兴趣,我只想要女孩不死而已。说着我也是爬了起来,屈伸着一腿一腿的跪在了地上,想想我这还是第一次给外人下跪。

    “二十个响头”,他的话一哼,我也是狠狠地捏着拳头,指甲钻入了手心当中,鲜血从手中流下,双手扶着地板,脑袋冲着这地面狠狠地磕下,一声响声,两声响声,十声响声,地面被我磕裂,一个浅坑出现在了眼前。

    十一声,十三声,十九声,二十声音,脑袋上的鲜血顺着眼角流下,一个碎体期顶峰的人在普通的地面上磕出血迹,可想而知这付出了多大的力量。

    人活得就是尊严,尊严没了就算有千万强大的实力,就算能达到让世界都闭嘴的地步,但尊严消失对我来说狗屁都不如,如今这仇迟早我要报回来,纵使委曲求全,仇不能往,尊严,更也不能忘。

    “哈哈哈,相信以你的实力很快就会给我打下一片的势力的,可是呢,我相信不过你”,在他这说话的时候,一阵的指风而过,一抹的鲜血溅到了我的脸上,抬头朝着前面看去,他的一只手已经穿入了女孩的肚子当中,鲜血顺着女孩的肚子留下,女孩的脸上却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血色,就连受到了这样的伤害之后,也无法让她有一丝的反应。

    这一幕的场景定格在了我的记忆中,为什么这个世界对善良之人真的不公,为什么接触我的人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上天为何你如此的不公!

    我心里大声的呐喊,眼泪从眼中流淌,顺着眼角和头上的血液一起滴下,这时的天空中也开始下起了小雨,这里的雨水也不同于天域的雨水,这里的雨水里面仿佛带着凄凉丶血腥丶战争和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