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子被这一只的爪子抓着,趁着他这不注意的时候,大量的灵气朝着右手的龙凤印记里面注入,当他这转过头来时,我已经把他这手掌微张,身子随机落到了地上。

    一觉醒来的我,身上的灵气早已经回复了差不多,把灵气都注入到血脉里面,这换取的力量还是有些的,趁着他这不注意的时候逃开,也是冒了不小的危险。

    身子落到了地上直接抱起了那坑里面的女孩,带着抱着放在了离我们十几米远的地方,这样不管她我也不想,不过总好比现在跟我在一块要强。

    那个长得跟山羊似的人看到了我之后也是哈哈一笑,他身旁的魔人想要冲我冲过来,不过被他所拦住,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那些的手下也是退了回去,估计说的也就是一些“我自己来”之类的话吧。

    伸手一招,久久不见的长枪也是有又回到了我的手中,一杆银灰色的长枪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光芒。

    右手大部分带我力量都注入到了灵枪之后,银灰色的长枪上冒起了金光,眼前的这个人不知比我杀死的那怪物强了多少倍,就算这灵枪握在手上,我心里面该是没多少能跟他打平的感觉。

    都说小不忍则乱大谋,但是如果我不出手的话,我的下场也感觉好不到哪里去,而且在这之前还要见到一个个刚认识的人死在我得面前,就算是死,也要死个痛快,好男儿不怕战死沙场,就怕憋的窝囊。

    脚步一踏地面,身子迅速朝着他弹了出去,随着我离他的距离越来越近,他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正面拼我能坚持的几率很小,所以只能靠属性出其不意,才有能战斗的希望。

    体内木属性气息的运作,一股的木属性气息也是直接从我脚上注入到土地下面,我这长枪朝他刺去,然后用木属性气息限制住他,就算杀不死他,也能给他造成些伤害。

    想得是美滋滋的,但就要我这身子快要靠近他的时候,眼前的他却突然带我消失,应该说不上是消失,而是他的速度过快,瞬间的从原地移走了而已。

    看到了这速度之后,我也明显感觉到了我们之间差距的大小,速度之上比我快这么多,那么我的一切攻击在他眼前应该都算是小儿科了,这也就是人家为什么能让我先出手半天不动的原因,因为人家有足够的力量。

    一瞬间感觉身旁有什么东西,我想要用灵枪去抵挡,但这灵枪伸到了一半也是感觉到了后背传来了一股的剧痛,从腰上所传来的力量直接把我给打到了这地上,虽然我的身子在半空离着地面没多高,掉下来也不疼,不过这在施加了极大的力量之后,这受到的疼痛就不一样了。

    算算一米多高的距离,一个重击给我拍在了地上,身子受到这么的一震,外面没多大的事,体内那本来就因上次战斗没怎么好的内伤再次发作,还没修复好的内脏再次出现了血迹。

    突然的一股力量冲我而来,但我现在却没有多开的力量,顿时肩膀的位置就是感觉到了一痛,几根附带着尖锐指甲的手指直接从我的肩上划过,一块的肉都被这手指带了下去。

    现在的身子痛得厉害,肚子里面丶胸口里面全是满满的疼痛,计算外伤再严重,但受不到致命的伤害,但这内部受到的伤害,就算不致命,但这动上一动都非常疼痛的。

    他这穿了一手的鲜血,放在鼻子处闻了闻,然后又是舔了一口,然后也便是吧唧着嘴,品尝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再想起天域那个魔君的一幕,也不知道我这身上的血液有什么特别的。

    他这吃完了之后,也是一只手拽着我的脖子直接给我拽了起来,还没等我做出什么反应,脖子上面也是瞬间感到了巨大的疼痛,四根尖锐牙齿扎入了我的脖子当中,然后便感到自己体内的鲜血全部都往脖子上面流动。

    武修比一般人要强大,计算损失了些许的血液也是可以再次造出的,但现在这直接被吸血,而且还不是像蚊子蝙蝠的那样吸,他这吸血直接把我身上的血都开始往脖子上流通,这鲜血的流逝也是变得快了几倍不止。

    鲜血迅速的流逝,身子也是感到越来越虚弱,脑袋都开始变得很沉,意识开始模糊,但这时候也是听到了清脆的叫声,歪着头朝着下面看去,我救得那个女孩在用手捶着抓着我这个人的大腿,不过人家的力量那么大,她这两下和挠痒痒也没什么区别。

    饿哦嘴里面想喊出让她快走,不过虚弱的身子已经张不开嘴,她这时候能上来的行动已经很是让我感动,但她再出什么意外,是我最不想见到的。

    一抹的鲜血飞到了空中,一个纤细的身子从空中划了出去,狠狠地落到了地上,抓着我这人一拳的重量,我是知道的,但施加在了那弱小的身子身上,不知承受了多大的伤害。

    心如刀割,体内一股暖暖的力量正在孕育,虚弱的感觉消失了一空,鲜血流动改变而造成的心脏麻木,现在也是被光团包围了起来,变得很是欢快。

    双手里面充满了力量,朝着手指看去,里面都渐渐像是充慢来人了那光亮,双手用力向上一挥,十只手指直接穿进了正要再次吸取我鲜血的人的脖子,愤怒的力量加上这股神秘的力量,用力狠狠一拧,骨头断裂的声音传出,抓着我脖子的那手掌瞬间没了力量,我的身子和他的身子一起都掉落了下来。

    有了魔君的那次战斗,知道了这些魔族不会那么轻易地死去,待他的身子落下了之后从我又跳到了他的身上,伸手一招灵枪回到了手中,暖暖的力量朝着灵枪里面注入,银灰色的灵枪上面上泛起了白光,在众人惊恐的眼神当中,一杆灵枪直接刺到了他的心脏当中,一个巨大的血洞溅射出了满满的鲜血,紫色的鲜血布满了我全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