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肢这样撑在女孩的上面,被埋在这石头中也不知被埋了多久,四肢都已经变得麻木,脸上的汗水顺着鼻尖滴到了她的脸上。

    这世上对我来说,唯有亲人不可欺,唯有好友不可欺,唯有善良之人不可欺,而我身下的这一个女孩就算是善良的那种。

    随遇这个见面不超过几个消失的女孩,却给我留下深深地印象,冒着危险出去给我打水擦拭,但就这样的小小的善念,才支撑着我在这里撑了几个的时辰。

    当时那愤怒的爆发,把大量的灵气都注入到了那血脉上,过度灵气的消耗,空虚的不只有灵气种子,还有身体上的疲惫。

    当一个人累到了极点的时候,会感觉什么事情都已经不重要了,而且连自己的身子都不能好好控制,但是为了自己初始的那个想法,却让身子累成了一种习惯。

    身上的汗如水一半浸透了自己的身子,四肢都不能有很好的感觉,身上的那些擦伤丶皮外伤也已经没有再分出意识治疗的想法,现在不管什么地方都感觉很累丶很想休息,眼皮也已经不断的想要闭上。

    身子里面的灵气在这段的时间也回复了些,尽管意识很累,但是灵气还是可以慢慢的恢复,不过身子上的疲惫,已经无法好好的去使用体内的灵气,尤其是已经麻木的四肢。

    两个人埋在了这石头堆下面,也不知道外面的战斗怎么样了,也不知到这个地方的人面对那么强大的外来者,会不会能保住自己的家园。

    在这地方困着,不知自己能不能获救,不过自己却要一直这样的撑着,这石头压下来当然不会压死我,但我身下的这女孩就不一定了,现在为之努力的也不是我的性命,而是女孩的性命。

    时间缓缓的流逝,眼皮也是越来越有要闭上的迹象,现在想要控制四肢动一下,但没有那能力。

    当人累到几极点的时候,不过自己愿不愿意睡觉,但身子却管不了那么多,累了就要休息,武修也一样,不过要比普通人强大的多,但这种情况下坚持这么长的时间,也已经到了我的极限,眼皮还是闭了上。

    疲劳的意识开始休息之后,也是感觉浑身很是舒服,现在连一点的感觉都没有,只是狠狠地昏睡了过去。

    这样不知道持续了多长的时间,感觉脸上被柔软的手指所触碰,睁开了疲劳的眼睛,虽然不知自己睡了多久,但感觉这一觉睡得很是舒服,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睁了睁眼睛,入眼的也是一副青涩的面庞,两个盘着的角长在耳朵的上面,金色的头发压在她的头下,尽管上面覆了许多的灰尘,但依然掩盖不了金色的长发。

    开时间我和她之间的距离还有二三十厘米,但现在却理她只有仅仅的几厘米从我们之间大的鼻子都要碰上,并不是我的四肢出了事情,而是巨大的压力之下把这本就不怎么坚硬的土地都压了下去,手脚已经下去了很多。

    她看到了我之后也是微微一笑,嘴里面说着话,但我却听不懂,无奈也只好用笑容回应,这笑容并不虚假,二十表现我内心的高兴,高兴她没有死。

    尽管现在的前臂和小腿的部分已经很是麻木,不过这睡了一觉之后也是感觉身上的体力恢复了很多,身子使劲的一用力,身子上面几百斤重的石头也是开始松动,耳边的土一开始落下。

    由于这四肢当然麻木,撑了这几百斤的石头也是用了一段的时间,一边撑着背上的石头,一边还要保护不让大的石子落到了她的身上,弄这些的石头也是废了一般的功夫。

    等我整个人都站起来了之后,由于这腿还没有适应,身子噎死又朝着前面倒了下去,不过这倒了半截却并没有直接扑下,而是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人锁所抓住,当我要转头说声感谢地时候,但转头看到了的事情,却是让我微张的最再次闭了上。

    离我眼前不到半米的地方有一个人头,而这却不是我从这村子里见到的人,而是那群外来的人。

    脸上和山羊一样,两个巨大的头角有一米多长,鼻子上并没有东西,应该说没有鼻子,只有骨头。

    脸上一道道的疤痕,而且他的牙长得也不怎么好,朝着他的下巴看去,下巴的地方已经出现了四颗尖锐的黑牙尖。

    他的这身子也是很巨大,直接给我提溜到了半空中,身上也没穿什么衣服,只有一张覆盖在自己要见的,跟裙子一样的兽皮,脚也不是人脚,而是像站起来的,羊的角,入伙不是他那浑身的紫色,和神秘强大的气息,我都感觉他是个魔兽了。

    捏着我的身子把我举到了半空中,伸着脑袋也是闻着我身上的气息,而我这一被举高了之后,也是看到了一副残忍的画面。

    这个村落的人死伤过了一大半,一百人的地方,留下来的只有四十个左右,留下了一地的血液和尸体,当然不只有这个村落人的尸体,还有对面攻来人的尸体,不过与这些人来比,微不足道罢了。

    这个村落从我所见到的那两个被这武器的人女人,这个村落的头领,她们两个人被关在一所庞大的笼子里面,几根的金属罩住了她们的自由,周围被一堆红色的藤蔓所绑住。

    她们两个在里面大叫着,不过朝着她们两个人所看的地方看去,那所剩不多的女人正在被绑着跪在地上,一个个人的脖子上落着刀剑武器,还有爪子。

    也不知捏着我的这个在跟那两个女人交谈着什么,两个女人大声的跟着他交谈,只要我眼前的这一个人一摇头,那所剩不多的四十个女的也就有一个倒下。

    倒了两三个的人之后,那个短发女人的眼泪已经奔涌了出来,捂着嘴,点头答应着,捏着我的这个男人所说的话,旁边的那个长头发的女人也在劝着那短头发的,不过看那样子也是已决,答应的,明显不是什么好事情。

    让一个女人流泪简单,但要让一个心无比坚硬的女人落泪,这真的是伤到了心头头之上,就算再坚强的人,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倒下这痛苦也是无法面对的。

    我这人,天生最看不得女人哭泣,虽知眼前的这个人我完全不是对手,不过,我现在忍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