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个巨大的拳头朝我挥舞,这一拳可都不只有那包那么大,一拳的力量都带着风声,这拳头还没打到我,所带来的风就刮得我头发乱飞。

    有了刚才我打出那一拳的估量,这一拳也是不敢再大意,这没想到魔族的力量竟然是这么的强悍,随便碰到一个就根本连打也打不动。

    伸手一招,灵枪也是迅速的飞到了手中,双手拿着灵枪朝着他这打来的拳头挡去。

    这巨大的力量也就在这一瞬间,一拳打在这灵枪之上也是瞬间给灵枪完成了弯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弯度,拳头带着枪身直接打在了我的胸口之上,顿时的胸口上也是传来了剧痛。

    本以为自己的身子会这样的飞出去,但我这身子刚刚离开他的这个拳头,转眼又是另一拳打在了我的肚子之上,我这也是才飞了出去。

    他这一圈的力量我也不好做得了比较,反正这力量的强度比童菱菱开了那绿色纹印的力量还要大了很多。

    我的身子直接飞出去了数十米之远,身子里面带我情况我还没来的及检查,但这伤势肯定是不一般的严重。

    原本我还有想试试在这里的力量如何,没想到这一试差点把自己试个半死,现在遇到的人越来越强悍,我这也是动不动就飞出去几十米远,动不动就被打个半死。

    飞了一会之后,也是直接撞到了这里屋子的一面墙上,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撞进了这里的一个屋子之中,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后才停下来。

    躺在这地上,一口的老血也是忍不住的吐了出来,不过从这洞朝着我原来的那个位置看去的时候,那个男性的魔兽也是已经被砍倒在地,这样再想想,自己的这伤也是没有白费啊。

    躺在这里朝着这屋子的四周看去,这里面的饰品别想象中的要少了多了,不知这里的屋子是不是都和这一样,这里面只有一个不到两米打带我木床,而且看着还是一副要倒了的样子,一个懒懒散散的椅子,做的七扭八斜的,这还能坐人吗。

    除了这床和椅子两样还算大点的东西,这里也就没有多少其它的东西,半个的袋子,里面装着几个紫色的小果子,旁边还有着几条的兽皮,上面还有着类似于针线的东西,一个不大的屋子,里面只有这点的东西也是显得可怜,而且,这不大的小屋子还让我撞出了一个洞来。

    躺在这里用木属性的气息慢慢恢复体内的伤势,外面的伤口太好修复,但是这里面的伤势就不那么简单了,他那两拳震得我内脏生疼,只有达到了那武王带我层次,这内脏的强度才会有个提升,不过现在,我这何时能突破到炼骨期啊。

    就这样慢慢的恢复着灵气,这不一会也是听到了些动静,朝着那床下面看去,一个人影也是从床下爬了出来。

    一个一米六几的身高,头上两个盘起来的像是盘羊一样的双角,不过她的那角并不大,她的皮肤也是紫色不过她皮肤的颜色比较别人的皮肤就显得要轻的多,只是微微的紫色,不过她那一头微金色的头发就显得很是显眼。

    瘦弱的身高,看上去都有些略瘦了,看样子应该是一副长期吃不好的样子,这里也没其它的东西,看来那半袋子的果子就是他的食物了吧。

    拽着自己的身上的一副,大眼睛也是一眨一眨带我看着我,这看了一会之后也是朝着外面跑去。

    看到这我也是一惊,要个平时没什么事,现在可是战斗的时候,她一个小丫头出去干什么啊,想要撑起自己的身子朝她回追去,不过现在体内的伤势还是有些严重的,刚撑着要站起来,体内的伤势也只疼的我不得不再次坐下。

    正担心她会出什么事的时候,这也是突然的推门进来了,手里面端着一盆的清水,还在这旁边拿了一块的布,急匆匆的也是朝着我走了过来。

    把水盆放下,也是拿着手里面的布擦着我胸口的血迹,我这挺起来想要跟她说我没什么事,不过还没起来变听到她最里面说着一些我听不懂得话,不过现在这情况也能知道大概的意思,只好老老实实的靠在墙上让她为我治疗伤口。

    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用手擦拭我的伤口,身上的血迹都被她擦的差不多,这盆里面的水也是染红了好几次,她也是去换了好几次,我有心想要劝她不要出去,但是我们的语言不通朝我说什么她也听不懂。

    看着他这一次次冒着危险却给我打水,用生命去做着其实并没有什么事的是,看到的我眼泪都要流下来,这么好的女孩,真的是所见不多啊。

    幸福的时间总是很短暂,他这笑着看了看我,端起了一盆的血水准备要再次出门的时候,这大门也是瞬间的被掀开,一个足有两米半之高的魔兽出现在了那女孩的面前。

    那女孩的一副身高,在他的面前显得太过的弱小,单单是他那一只强壮的右臂就可以顶的上这一个女孩的身高。

    他那猩红的双眼很是恐怖,最终这领我不敢想的事情还是出现了,只见他的一爪子落下,一大道的口子也是从哪女孩的上面划到了下面,一条覆盖了多半个身子的伤痕也是出现在了他的前面,而女孩也是朝着后面倒了下去。

    这一幕的记忆充斥着我的脑海,提升这这我的愤怒,右手吧灵枪握起,体内的灵气朝着龙凤印记里面注入,然后再把这力量朝着灵枪注入,尽管作为链接的右手被能量碾压的吱吱作响,但手中的力量还是全部都输送到了灵枪之中。

    脚步一踏着着地板,身子也是迅速朝着那怪物奔了过去,尽管我们之间实力的悬殊很大,但是他今天也别想好好的回去。

    我的身边围绕着我的女孩很多,但是却都没几个在接触了我之后还没发生什么事的,像芷兰丶婵蕊丶韩玉,一个个的本来生活也许都很难好,却因为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上天给我美好的东西,美好的事情,却到头来都要夺走,这一切,到底都是为什么!

    现在的心情无比的伤痛,就算一尊武神站在我面前,我现在都会毫不犹豫的打上去,凭什么命运就这么的不公,凭什么一个善良的女孩就要受到这样的伤害,如果这一切都是命运,那我就要打破这狗屁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