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小魔域,也就有三千个小部落,三十个魔君要掌管手下的小魔域,这实力肯定是要有的,也就说,像我见到的和那实力差不多的魔君就有三十个。

    哪一个的魔君就那么的强大,这样的足足还有着三十个,而且这还不是他们最高的势力,想想如果是那最高的势力,最少也要武帝丶武圣丶乃至那顶峰上的武神层次了吧。

    听她说完了这里的情况之后,我也是感触良多,如果想要回去,就必须达到魔君的层次,而魔君可是掌控一百个小魔域,一百个像这样村子的存在,这条路的艰难自然不用多说,而且就算我十几年二十几年回到了我的那个世界丶那个地方,也许早已经物是人非了。

    想想这些的东西,我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那个地方还有仇要去报,还有人儿等着我去寻找,凰心绮丶韩玉。

    随着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我这身边的两个人也是已经站不住了,两个人商量了半天之后最终还是决定要出去帮助族人,而我呢,我就被绑在了这里的一个巨大的柱子上面。

    两个人急匆匆的出去,外面的各种的声音也在开门的一瞬间传了出来,这让我最没想到的事,还有小孩的哭声。

    在这没人男人的地方,这里的魔族想要生孩子,繁衍后代就需要注入魔量,而如果魔量被夺走,就算没有多少的人死亡,那么这个村落也会逐渐走向灭亡。

    想到可要依靠魔量去生存,为什么不从外村找两个魔族的男人回来繁衍后代呢,这个问题的坏处比好处要多多。

    如果把几个男人,扔在了一个全是漂亮女人的村落,而且女人也能容忍他们去触碰,而且还有这人要繁衍后代的重要,那么那几个男人可想而知该是如何的肆无忌惮了。

    现在想一想,他们把我看得这么紧,除了我是她们未知的人类以外,更加要防卫的也就是我身为男人的这一条件吧。

    虽然她们现在对我不怎么样,但我还是要在这里生活一段的时间,不然的话,谁知道再去别的村落还能不能碰到会说人类语言的人,是否会因为对我太过的未知而杀了我,尽然不知这里普遍的力量如何,但能尽自己的一份力就尽了吧,毕竟这里的人们生活还是很和谐的。

    用尽身上的力气去撑了撑,这藤蔓的坚硬程度也是我见过最高的,这用尽力气去撑,也是没有任何能撑开的迹象。

    脑海里微微一召唤,只见得风袋也是一道的闪光过后,一个银白色的小女孩也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现在应该也不能说小女孩,自从那沉睡之后也是比以前长高了些,成熟了些。

    她的走到我的身边,小手轻轻一挥,身上的藤蔓也是瞬间从她挥下去的地方出现了一道平滑的口子,藤蔓掉到了地上。

    伸手摸了摸心纯的脑袋,大眼睛也是睁得老大“有时间给你做烤肉吃”,我这话一说出,两个大眼睛也是冒着光,一眨一眨的。

    活动活动了手腕,不只是手腕,被这藤蔓勒的也是紧紧的,估计这东西勒住几天的话,就算没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这作业也是要勒的不能好好流动。

    伸手一招心纯也是瞬间化作了一股的白光来到了手上,一把银灰色的长枪紧紧的握在了手中,不过现在还不是直接上灵枪的机会,我也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试试这里人的实力,把灵枪往后一背也是贴附在了背上,也不是说直接贴在了背上,而是从上面穿过布做的的腰带而固定住。

    推开这大门走了出去,老远就看到了战斗的场面,这该怎么说呢,说是单方面的压制也是不为过,对面几乎全都是一群两米多高的男性,一个个长得奇形怪状,但是满身那巨大的肌肉却是一点都不少的。

    不得不说的是,男人在战斗这一方面天生就比女人强得多,我说的也就是大多数,还有少部分像童菱菱那样的存在,想想那恐怖的力量,现在还感觉背后一凉,那就算是一般的男人也是不能随便招惹的。

    这种的现在在这魔域的地方出现带我更多,不管是男性的体型和力量都不是这一般带的女人可不得,就算我见得那村子里的较为粗壮的女人,也跟对面的男人差了很多,想我这人类在和他们的那男人一比,显得是没有一点的力量。

    这个村落的女人伤的伤,死得还是很少的,有很多的人都被对面扛起来搬走了,就算用脚想想也知道回去会遭受什么。

    看着门前的这些奇怪的植物,我也是没有办法,她们出去这东西都会自动让开,但这一到了我这里就一副凶狠狠的样子。

    看着这高度,要是一般还真不好出去,不过我呢,咱这速行决可不止白练的,对速度有很多的提升,对这跳跃的高度也是会提升很多的。

    以前弄出这一个东西那叫一个难,现在压缩这一两团的灵气也是变得简单了很多,毕竟,熟能生巧嘛。

    两团的灵气附着在脚板上,控制着压缩的灵气,再附和着脚力里面的灵气,这一跑两步纵身一跃,妈的我这都有了飞一般的感觉,这一跳直接跳了得有十几米之高,看着下面的地面也是快要让我发毛。

    这一到了天上,也是能大概的把这战事看完,对面的来的人有五六十个,个个都是两面多高的壮汉,个个得脑袋上丶身子上也有长着奇形怪状的东子,反正像是人类样子的就非常之少。

    他们这几十个人的出动,打得却是这村子里面几乎全部的人,战斗可以说很是惨烈,巨大的武器挥舞着,躺下倒下的女人有很多,本来就不怎么多的衣服,也是被砍得露出了很多,把对面的一个个牛眼都瞪的老大。

    看着这局势越来越不好,我也是没有任何的犹豫,落下了地后也是直接冲着一个背着我,正在跟两个女人拼战的人冲了过去。

    犹豫他是被这我,我这向他冲去的事后那男的也没有防备,到是那两个女人见到了我之后一个个的眼睛瞪得老大。

    这次的攻击我也是直接向着龙凤印记的力量注入了体内一半的灵气,那藤蔓都是那么的结实我也是不敢大意这里魔人的力量,尤其是上次的那个人已经给我了体验。

    快步的上前之后,我这紧握着右拳的力量也是直接朝着这两米多高的,男性魔人后背上就打了下去,当然这边不会乱打,打得就是他心脏所在的位置。

    我的这速度还是很快的,一跃而且也是一拳打在了他的后背之上,我这一半的力量到了这魔人的后心之上,但是他却没有任何的反应,想想我这位置可是致命的位置,但是打在他的身上他连一口血都没图,直接反手一拳也是朝着我打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