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身被这藤蔓紧紧地绑着,这藤蔓就跟原来那个炎胖子绑着我的绳子一样,不过这东西可比那强的要多,身子一用力,但是感觉不到任何能够挣脱开的迹象。

    身子一直被这样的绑着,前面的人一只手拉着捆着我的藤蔓,我也是只好跟着她们这样走着,虽然不知道她们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只希望有个能够正常对话的人,要不然的话,没有个交流的方式,有什么的事情也不好说清楚。

    这一路跟着她们走着,这周围的事物也是跟我所处的那个地方完全的不一样,虽然太阳蓝天白云看不出什么异样,但这周围的树木,大多也是都呈现紫色,青紫色,暗紫色的,像平常我见到的树木都是很少很少。

    不止有树木,花花草草也都是呈现紫色,而且这周围各种的树木上还有着各种各样的藤蔓,有的细长,有的粗大,有的上面长满了尖刺,还一摆一摆的,就算没有灵智,但是却能随意的动弹。

    这个样子一直走了不止多长的时间,渐渐地一座座的房子也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在这里朝着前面看去,这大大小小的房子也就只有几十户之多,但这感觉怎么说呢,我眼前看到的这个地方,好像并不富有。

    我被着她们一路带着往着村子的中间走去,而这一路上,由于我的长相和她们不同,四周不断的有人出来观望,一个个的也都带着武器,但我这看了半天之后才发现,这里并没有男人。

    她们当中的大多数都是像我旁边的这几个女人一样的装束,除了体型外貌有些的差别之外,不管是手中拿的武器,还是身上的穿的衣服,大多数也都是一样的。

    她们当中,除了这些也就一百斤左右的“灵活型”,还有着看上去比较强壮的“力量型”,像我旁边的这些人之外,那些力量型的普遍都比她们要高上一些,最低的也都有一米八几,身上的肌肉都是比较明显,尤其是肚子上的四大块腹肌也是看着非常的有力量感,武器也不再是长枪,而是锤子拳头之类的武器。

    我这一路被拖着走,当然也成为了这里人们没见过的物种,毕竟这也正常,我这一个外世界的人,突然来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语言都不一样,长相这不一样,这把我当猴子看也算正常。

    这里的房子几乎都是用石头所筑成,而她们带我去的哪一个地方应该算是管这个村子的人所在的地方吧,那个的房子四周被花草所包围,这些的花草长的也几乎都是一个样子,要说是来欣赏的,打死我都不信,光是看到那一个个张着大嘴的花,也是看的我汗毛都竖了起来。

    随着周围的这些人走进这花丛之后,这花丛也是直接分开,这也是使我能看到这座的房子,不,应该称不上是房子了,眼前的这东西应该算作是一个城堡了,只不过这城堡并没多大,建筑也不算是挺豪华,看到这里的地方之后,我也能确定,我这里算是并不富裕。

    推开了这扇的大门之后,也是见到了里面的两个人,在这满是女人的村子里面,这前面的两个人也不例外,也全部都是女性。

    她们两个有个大概将近一米八的个子,一个后面背了两把武器,而另一个人后面背了一把,因为看不到后面,也是不知道她们背的是刀还是剑。

    高挑的身材,再加上出色的外貌,她们两个的皮肤也不是暗青色,而是微微的青色,颜色下去了很多,面貌长相也很好看,一个留着长发,一个留着短发,头发的颜色也不是黑色,也是和皮肤差不多的青色,虽然眼前的这两个和我以前所见的那些倾城的美女不一样,但看着却和那些人分不出来上下,而且给人一种别样的美感。

    周围的那些女人见到了这两个人之后,也都是左腿后撤一步,单腿下跪,左手在前,右手在后,低着头也是等着她们的指示。

    那个背着一把武器,短头发的女人伸手一挥,这些的人也都站了起来,在她们说了两句话之后,一个人也是拽着藤蔓把我拽到了前面,一脚踢到了我的后腿上,也是想让我跪下来,虽然她的这股力道很大,但我的姿势还是一样的站着,跪天跪地跪父母,跪恩人,凭什么给你们跪下。

    随着力道的加大,我也是宁死不屈,除非你剁了我的双脚,否则别想让我给你们下跪,人活着就靠的是尊严,尤其是对我来说。

    这见我半天的没有反应,那个前面当中的那个身背两把武器的女人也是先前一部,不过也就这一步迈出就被那个短头发的女人拦住,冲着她摇了摇头,而这也是看出了,正前面的那个女人才这里的“老大”。

    “你是什么人”,短头发女人一句话的说出,这顿时让我一愣,要不是现在的处境不好,妈的我现在都想冲上去抱住她,不过估计那样子我肯定会被人打死。

    这有了能够对话的人感觉也是很好的,强压下这股的感觉,太早的把自己的感情线露出来,说不准就会把自己显露不好的局面。

    “我叫龙毅,我因为一些的原因到了这里,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见谅”,我双手想要抱拳以表歉意,不过手被绑着,也是做不出来什么动作。

    “得罪的地方暂时还没有,我看你身上的气息,和说的语言,你应该就是人类吧”,在她说话间也是一挥手,我身上被绑着的这藤蔓也是松了下来,看了看胳膊上也是已经被勒出了道道的紫印。

    听到她的话,我的感觉也说不上有多好,她说我是人类,也就说明她跟我并不是一个种族,那她是魔兽丶兽类的一种吗吗。

    “对,如果没错的话,我就是你口中的人类,这里是什么地方,而你们又是谁”,我这一句话的说出,一堆的长枪也是又向着我指了过来,还有着两把已经拔出了半截的武器,我也不知道她们是对人类的憎恨,还是对未知种族的恐惧。

    “先别冲动,大家把武器都放下”,虽然她们比较冲动,但这领头的还是挺冷静的,而且也看的出,她的话语,在这里的分量也不是一般的大,随着她的话落下,我这身旁的武器也都是放了下来,不过被这一个个冷峻的眼神盯着,感觉也还不是那么好的。

    “这里并不是你们人类所在的地方,这里是魔域,而我们便是这魔域里面的魔民,虽然不知道你来到这里有什么目的,还是另有打算,不过为了我的魔民着想,如果你不能解释清楚的话,那么你就暂时就离不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