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在一个全是黑暗的地方,难免会有些紧张,不过现在却不是紧张的时候,虽然不知道他的这东西通往哪里,但到了的地方肯定对我不利。(书^屋*小}说+网)

    身子在这里游动,他也就在我得眼前,把体内的能量缓缓的注入到这灵枪之中,而前面带我那个人也感受到了这股的力量。

    扭过头来看着我一脸的惊愕,“你,你,你怎么可能进的来这里”,看着他那满脸的恐惧,我也是一笑,“你都能进来,我为什么不能进来,你已经杀了我身边的一个人,还纵使我的那些同门间接死在你的手下,现在还有要来带走我身边的人,我怎能放的了你!!”

    体内剩余的些许能量也是朝着这灵枪里面注入,虽然没有之前的能量那么多,但我不相信原来的那力量没给他造成一点的伤害。

    随着我能量的越来,他也是越来越恐惧,“你,你别乱动,我们身处这空间的隧道,我如果受伤控制不好这通道的出口,到时候就算你杀了我,你也会一直在这隧道中不断流动,直到困死在这里!”

    听着他的话,我的那一丝活着回去的想法也是瞬间消失,“我这次来就没多少做着回去的把握,今天如果能够杀了你,给芷兰和我的那群师兄弟报仇,就算死在这里又何妨!”

    把手中的灵枪朝着他就射了过去,在这里的速度我也说不上来是快还是慢,毕竟现在的这个地方根本没法用正常的速度去感觉。

    一瞬间的长枪就穿透了那个黑色的影子,一阵尖锐的叫声过后,整个黑影也是瞬间化为了虚无,婵蕊离开了他的控制之后,也是朝着一个方向飞去,我想要控制着灵枪回来并把婵蕊带上,但在此时突然这个空间也是剧烈的动弹了起来,灵枪回到了我的手上,但婵蕊却朝着旁边掉落了去。

    我想要控制着自己的身子去抓住婵蕊,不过现在的这时空由于没有了那个人之后,也是变得极其的不稳定,黑暗的空间不停的晃动,一阵的黑光也是冲击到了我的身子之上,眼前一黑,也是瞬间昏了过去。

    在这个地方,也不知自己会飘往哪里,也不知这里还会存在着什么未知的东西,这时空的穿梭我不是第一次,上次的时候还是在凰心绮放出那到七彩的光芒,可能是由于距离短的原因吧,只是一瞬间就过去了,哪像现在这的地方,根本看不出任何能出去的迹象。

    意识被那黑色的东西撞得消失,但身子还是能微微的感觉到身子还在不停地飘动当中,凰心绮那几米远的位置穿梭就用了一瞬间,而这个东西看不到出去的迹象,难道说那个家伙给我传送到了另一个世界去了吗,想想我也是欲哭无泪。

    现在不管穿梭到那里,只要能出去这个鬼地方成了我现在唯一的要求,不管给我出现的地方有多么的困难,就算是死,但总比在这里活活的浪费掉自己还剩下的几十年寿命强。

    身处在一个未知的空间,看不到太阳的东升西落,也是看不出这时间过去了多少,一直在这黑暗里面游动,渐渐地感觉都变得模糊,身子一直处在一个游动的空间里面,渐渐地也是没了什么感觉,也不知婵蕊能不能安全的出去,这个想法成了我最后的感觉,然后感觉意识便是消失个无影无踪了。

    没有梦,没有意识,没有感觉,什么东西都没有,仿佛自己就和着空间融为了一体一样,一直在这空间里面漂流着,漂流着...

    不知漂流了多长的时间,感觉着眼前的黑暗变了颜色,眼睛慢慢的开始睁了开,刺眼的太阳刺的眼睛生疼,耳边还围绕着各种的声音,待眼睛完全的睁开了之后,也是看到了一副其它的景象。

    四周围着我的是一群暗青色皮肤的人,而且,好像还全部都是女人,一个个手持长枪,一米七几的身高也是显得挺高,身上穿的并不是一般的衣服,而是像一些兽类皮毛所做成的皮甲。

    上身的皮甲从脖子护住了半条胳膊,然后直到肚脐之上都是这半身的皮甲,而下身穿的是半身的短裤,和一件的皮裙,脚下穿的是毛皮的鞋,直到膝盖之上。这东西做衣服的人手工肯定很好,这样的毛皮毛皮做的衣服都会显得很是宽大,但是这身的衣服看上去都有一副紧身衣的感觉了,虽说防御上做得看上去不是很好,但这身的衣服行动起来却是非常的方便。

    身子都为都被这七八个的女人围着,虽然说现在的处境并不是很好,好像误入了什么区域,但是这总比一直在那黑暗的时空里待着要强很多的吧,那既然我能出来,也就说婵蕊是不是也从那当中掉落到了别的地方去,现在也是不知道她有没有活着,还有没有事。

    四周的女人一个个手持将近两米长的长枪对着我,她们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和一身根本看不清楚的实力,说是灵气,但跟灵气比较像,但围绕着她们的并不是灵气,而更像是我原来所拥有的那股神秘的力量,不过在她们的身上看来,要是比那力量薄弱的多。

    察觉到了这一点之后,我也是顿时感觉到了不妙,既然拥有着和那个人差不多的力量,这也就说明这次真的是到了人家的地盘,不过不慌的是,那个影子已经被我彻底消灭了,但心里却有着微小的感觉,他,还并没有彻底的死掉。

    如果说实力看不懂没多少关系,但是她们的语言和我不同这就比较困难了,来到个完全不熟悉的地方,没有语言也是没有了交流,万一人家一个误会,给我宰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死的。

    两个拿着长枪对着我,其她的几个人在说着什么,还有着一个人在不断的问着我什么,我也是听不懂,不过看到她那问着的话语越来越激进,我感觉要是不说上两句的话,会被人家当成宁死不开口的人了。

    想了半天,“你们是谁”我的这句话一说出口,顿时间这场面也是凝固住了,我们几个大眼瞪小眼的,我不知她们说的是什么,而她们,也听不懂我说的是什么。

    我这说了一种她们不知道的语言,一个人也是直接拿着枪尾给了我一棒子,顿时给我这个刚刚苏醒的人就打了个七荤八素的,随后她们几个人说了半天之后,一个人也是突然朝着一个的方向跑去。

    我躺在这里揉了揉胸口,这一个个看上去一百斤左右的女孩子,这一下的力量也是给我的疼的不行,待一会那个人回来了之后,也是跟她们几个人交谈了几句,然后我便被一根紫色的藤蔓捆住了上身,一个人拉着这条藤蔓带着我,也是随着她们朝着其它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