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这一地的血液和血块之后,整个的人也是顿时间轻松了不少,这个人是我有史以来面对的最为强大的人,强大到了可以秒杀原来那个我的人。

    他的出现也是再一次给我了警示,如果我没有强大的力量一个个的人都终究会死在我的面前,现在的一个两个,直到那梦中的全部。

    躺在这地面上,大口的喘着气息,身上的伤势也是被那能量恢复着,现在事情都结束了,暂时也没我什么事了。

    体内的这股能量,感觉并没有赋予我太多的力量,刚刚打得那个人的时候,能战胜它全靠的是我这股能量对他的克制,我这光芒一碰到他之后,他的肉身直接融化,就算不是克制,单独对他的伤害也不知是大了多少。

    这股能量最主要的作用还是恢复,不管是恢复骨头,还是身上的伤势,就算是我的心脏受损也能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如果能掌握这股的能量,这也能掌控人的“生”了吧。

    这股的能量恢复的很快,这一会的时间变感觉自己的身子好的差不多了,晃了晃脑袋也开始朝着婵蕊走去。

    这股的能量虽然能在我的体内有很大的作用,但在别人的体内就不一定会有作用,如果弄不好的话,再与体质发生些别的冲突,不过想想当时的那个情况,也真的是迫不得已。

    朝着婵蕊那边慢慢走去,但看着那半天没有动弹的婵蕊我的心情也是又到了低谷,芷兰的死,现在,这又是两个人的死,虽然不知道肉体毁坏了之后里面的那个魂魄还会不会活着,但是这么半天却没有一点的动静,难免会让人太过的操心了。

    对面学院的人刚才被院长他们挡住,不过现在的那个人死了,他们依然还是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因为我的存在,也许影响到了什么东西。

    不管以后怎么样,但在以后的日子我敢肯定,我必和东临学院有一场很大的摩擦要战,而且我要让他们的,把这次夺走的同门性命都还回来,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有一定的力量。

    在我这朝着蝉蕊走着带我这一路上,对面的人不断地想我来进攻,不过同门的长老师兄弟却都一个个的冲上去阻拦,我也没想到我竟然有这么大的威风。

    离着婵蕊越来越近,说实话,这一步步的走着,我的心也在一步步的跳着,因为如果婵蕊里面的那个魂魄真的是死了的话,连婵蕊自己的那个魂魄都活不成,最后的希望也要破灭。

    随着这距离的拉进,但一道的黑影却突然从我的脚下穿过,直冲着婵蕊而去。

    看到这一幕的我也是感觉到了大事不妙,迈着脚步飞快的向着婵蕊跑去,但我的速度终极是没有这黑影的速度快,一道带我黑影也是迅速从婵蕊的身边窜了出来。

    虽然没有了肉体,但这黑色的影子却长得和那牛头人的模样一模一样,“哈哈哈,本魔君岂是你一个小小的人类可以伤害的了得,待我这次回去之后,回来必将血洗你们的学院”。

    在他说完的那一刻之后,在他的旁边也是出现了一个黑洞,这个黑洞的样子和上次的那个一样,外面是黑色的一圈,中间是电闪雷鸣。

    他的一只手抓着婵蕊的胳膊,也是和婵蕊进入到这黑洞之中,眼见这婵蕊的身子剩的越来越少,而我的速度也是赶不上这快要消失的黑洞。

    朝着一旁看去,也是看到了一旁战斗带我童菱菱,“童菱菱,快借我一把力量,没时间了”,“可你去了里面之后会永远回不来的,难道你要放弃我们这些人了吗!”

    童菱菱在这说话中,平时大大方方的童菱菱在这个时候也是变得很是犹豫,不过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女人,才能让我不辞辛苦的去追求保护她们的力量吧。

    “童菱菱!如果这次我不去,那么我一辈子都会后悔!时间真的不够了!”在我的话语说完了之后,后背也是突然出来了一股力量把我向前推去,顿时间也是感觉到了因为的鲜血翻涌,不过这股的力量也是让我顿时来到了那黑色的漩涡前。

    “龙毅你个王八蛋!你若是不活着回来,我就等你一辈子!!!”“龙毅哥,你一定要回来,没了你的生活,不是我晓儿想要的生活!”“龙毅,我会一直等着你回来的,我最亲的人已经失去,我不想再有人离开了!”“龙毅哥哥,龙毅,你一定要好好的回来,你做的烤肉我还没吃够呢,你一定要回来啊!”

    “龙毅!你小子竟然就这样的走了,走就走吧这样你的女人可就都归我喽”说着胖子还朝着童菱菱她们眯着眼笑,这炎胖子的声音传出之后,也是瞬间被童菱菱踢出去数十米之远。

    接下来的人也都跟着我告了别,就这短短几秒钟,一个个人的话竟然全部都说的差不多了,后面的跟我告别的人还有很多,因为他们都知道,我这次的离开,也许就是永恒了。

    当然这还并没有结束,还有一个人的到来也是让我意想不到的,“龙毅!我还等着你回来和我比武,到时候的我一定要把你踩在脚下!”这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许久未见了的司徒若水。

    想想当初我们之间也是发生了些事情,尤其是那第一次见面就被我压制住,还搂住了她的身子,在哪之后也是不断的来找我挑战,但就没赢我的时候。

    想想上一次的见面还是那外门的时候,进了这内门之后就没怎么见过他她,难道说真的非要到时候给我痛打一顿才能罢休吗,那个表面看这冷冰冰的女子。

    在她说话的同时也是又感到了背后一痛,她这一鞭子打上来的伤害也是越来越痛了,不过借着这股力道也是使我的身子都进去那快要闭上的黑洞一些了,不过此时的旁边也有异样的东西从后面窜了过来,伸手一抓住,是我那灵枪,这一着急差点把灵枪都忘在这里了。

    扭头看着这后面的一些人,心里也是满满的感动,最后还能有这么多的人在我身边,也是有了另一种的心情。

    “两年的时间!如果我要回来,我定当不会让你们的等待白费!如我回不来,你们就此忘了关于我的一切,帮我告送我的父母,孩儿不孝!待我回来,定当亲自拜访东临学院。”

    在我的话语说完了之后,一个个流着眼泪的样子也是留在了我的心中,眼前的光亮直接消失,我的身子也是整个都进到了这黑暗里面,不过在我的前面就是那个抓着婵蕊手臂的人,老子拼了全部随你而来,也让我们做个了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