婵蕊的气息越来越小,肚子上的鲜血也是在不断的流着,这么重的伤势肯定无法用木属性的气息去慢慢修复,先不说伤势能不能修好,但这时间上,我也是根本来不及。

    体内的这股能量顺着手臂朝着她的体内慢慢注入,但是输送了之后她的神情还是没有任何的好转,嘴里面喃喃着说着些什么,我的耳朵也是赶紧朝着她靠近。

    “你敢碰本王的身子,我定要剁了你的这狗爪子”,通过他这么一说想我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啊,那个人给他她造成的伤势就在她的胸下面一点,我的手在这上面给她治愈也不能怨我啊。

    我带我脑袋也是一转,手继续在哪里放着,也是靠近了她的耳边说到“你要是能找到活过来,别说是一只手了,就算是心脏想要都可以给你啊”,我说完了之后也是嘿嘿一笑,不过也是顿时感觉脸上感觉到了一股的疼痛,两排的银牙紧咬着我的脸,再次朝着婵蕊看去的时候,他带我眼睛已经闭上,脑袋落到了地上。

    芷兰的离去,已经很是让我伤心,而这一而再,再而三的人从我身边离开,而造成这些的人也就是那个人。

    把婵蕊轻轻的放下,向着一边走了两步也是来到了原来的那个罩子的地方,不过那地方早已经被她们之间的战斗打出来了一个大坑。

    跳进了大坑之中,来回的看看,翻起了一块的石头看到了一个补满了灰尘的手臂,而这个的手臂也是正是我的那条手臂。

    撸起了右手的那半边袖子,看着那右手断了的地方正在泛着白光,看到了这东西我也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的把这右手放在了那断裂的地方。

    一股的白光缠绕在了手臂断裂之处,白光隐隐浮现,而我和这人断了的右手之间也是有了联系,没一会的时间,我这右手也是被这白光修复个完好。

    身子里面充满着的丶暖暖的能量,虽然说一部分给婵蕊注入了进去,但现在的身子里面还是有很多的,现在,就让我们新账旧账一起算吧。

    捏了捏拳头,右手一招心纯也是直接从一边回到了手上,身子上下充满了能量,现在握着的这把灵枪上面也是感觉暖暖的。

    脚步用力的一踏地面,顺着也是瞬间朝着那个人冲了过去,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开始的那副神气的样子,现在的脸上留下的满是恐惧。

    一枪穿到了他的前面,他也是开始迅速的躲避,身子上的双手都已经没了,而且现在我身子里面的那股能量分明对她是有克制的效果,所以现在的他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

    我的攻击不断的打这,但是他这和我阶段上差了太多钱就算是他受了重伤先下的速度也还是要比我快的。

    “喂喂喂,我们有话好好说,你只要把那个人给我,我立刻离开这个地方,保证不再回来”,他的话说着,我也是没有丝毫的理会,机会不断进攻着。

    “不不不,我有办法让你的哪女人活过来,你不是就想让你的女人活过来才答应她的吧,你为此肯定也损失了很多东西吧,只要我拿了他的魂魄,再用你哪女人的魂魄把她复活,然后你再放我离开,这条件可以吧”。

    他的话不断的说着,但是我的攻击却是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先不说生死不明的那两个人,再说芷兰的死也是和他脱不了干系,就这样的情况下我怎么可能再去信任他,他的死,已成了他现在的结果。

    “我要你死!!!”说着右手的力量也是朝着灵枪瞬间的涌入,当然这股的力量并不是我哪龙凤印记的力量,而是我体内的那股神秘的力量。

    这股的能量是心纯带给我的,所以和她产生排斥的可能性非常的小我在刚才偷偷的输送了一些,发现不仅没有排斥,还有着吸引,仿佛心纯很渴望得到这股的能量。

    这白色光芒的注入,银灰色的长枪也是瞬间变成了纯白之色,白色的光亮不断的在灵枪上闪着,把这长枪也是迅速的拿了起来,聚集的身上的力量也是准备朝着他射去,既然我的力量不够他快,但这样的力量我有很大的把握能够追上他。

    他一边使劲的跑,也是不断的朝着后面看着我,脸上的恐惧显得满满都是,这一会也是终于忍受不住心理的恐惧,也是大声的说出来的话,不过并不是对我说的,而是对对面的那个门派说的。

    “只要你们帮我躲过了这一劫,你们想要什么我便帮你们完成,更别说这一个小小的学院!”他的这句话刚刚的说完,我瞬间也是感受到了后背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给我拍到了在了地上。

    这一击还没有完,接着也是从后面听到了一阵的风声,不过在这风声离我越来越近的时候,一个身影也是瞬间的从我身边跑过,直接迎上了后面来的人,一阵的气量也是把我的头发衣服刮得乱飞。

    “够了方禹成,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不知道吗,就算那个人能活下来是你能掌控的了得吗”,“哼,就算掌控不了,那个学员我也不能留,身上的东西那么多,得到了一样的东西也足以在几年后的比赛中取得个好成绩,这值得!”

    他们两个的对话在继续着,而我现在的身子里面也是痛得要死,要是平时挨上了这么一下,非得给我打个全身碎裂不可,但现在身子里面有了那能量之后,这恢复的速度也是杠杠的。

    用着左手微微把我撑了起来,右手也是把这充满着力量的灵枪用力朝着那个人扔了出去。

    灵枪的速度本来就快,再加上这力量的加持之后,现在就好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飞的急剧迅速,尽管那人跑的就算是再快,这把的灵枪也是快要到达了他的身上。

    眼见这一切就要结束,不过就在这灵枪快要碰到他的时候,他的牛角也是瞬间在地上打开了一个洞,朝着洞就钻了下去。

    现在的这灵枪没有了目标之后也是继续朝着前面飞去,不过我的灵枪可不是那一般的武器,返了个头来,朝着那地面的大洞就瞬间飞了下去。

    瞬间一股巨大的爆炸之声也是瞬间传了过来,以那个大洞为中心,炸出来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这坑的面积比他和婵蕊战斗的那个坑面积也没小的哪去。

    一块块的肉块飞到了天上,然后一块块的又落到了那坑里面,当然不只有这些的紫色肉块,还有着被紫色鲜血所染红了的大坑,他,彻底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