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这一条的路不断的走着,虽然不知道这一直走下去会不会有什么结果,但脑海中的事情坚定了以后,感觉这世上没有东西是不可能完成的。

    终于走了不知多长的时间,除了这所有的白色光亮,前面的地方也是出现了一个人东西,一个闪的光团浮现在了哪一个地方,这一个光团的比四周的白色都要量的多,就算适应了四周的白光,但看到了这一个光团之后还是显得非常刺眼。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这东西是除了这里的白光以外唯一的东西,现在外面情况紧急,也没有时间犹豫,伸着左手也是直接触碰这个东西。

    这个光圈比手打了一拳之多,左手慢慢的触碰,也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当左手伸到这东西中间的时候,也是摸到了一个类似于实体的东西,伸手往出一拿,也有是一股小的光团,不过这东西看样子更加的精纯,而且还能是我的力量而动。

    这东西握在了手中之后,这里的光亮也是迅速崩坏,四周变成了漆黑黑的一片,唯一发亮的也就是我手中的这个东西。

    给了我考验,但又不告送我该怎么办,这一步步的也是弄得我完全想不清楚,现在的手中就有了这个的光团,我也是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既然我能来到这里,这也就说明了没准这东西就跟心纯带给我的那白色的能量是一种东西,那能量能修复我的伤势的话,那这个东西也许也有这个作用。

    我死的事后,除了鲜血流干这条很小概率带我事情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心脏受损了,现在在这里的我,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势,右胳膊也都还在,除了心纯之外,没少任何一样的东西。

    现在身上一片的完好,体内的内脏也没太大的感觉,现在,就只剩下这心脏的位置了。

    看着手上的这个光团,伸出右手也是直接的扎进了心脏前的位置,鲜血顺着手流了下来,不过我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把手拿了出来,心脏前一个大洞也是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心脏,本来好好的,跳动的鲜活的心脏,不过现在却是显得很是干瘪,四丝毫没有那充满生命的样子。

    拿着这团,又看了看了那干瘪的心脏,生息与否,成功与否也就在此一举了,成功活着回去,尽自己最后的努力干最后的事,不管成功与否,不成功,变在这里待上永久。

    一咬牙,一跺脚,左手把这这股的白光就按在了心脏之上,没有多长的时间,这白光也就直接钻到了心脏里面。

    十分钟,半个小时,一天,十天....不知过了多久,身上还是没有一点的反应,呆在这破碎了光明的黑暗里面,对这个世界也是没有多少的感觉,最终还是我赌输了。

    坐在站在这黑暗之中,没有一丝的办法,我走了那一步,也不知是对的还是错的一步,比起这黑暗,我还是更喜欢那光明。

    躺在这地方,眼睛慢慢的闭上,但是这刚刚的闭上,一股异样的感觉也是从我心脏带我地方传了过来,这股带我感觉很是舒服,舒服到我忘记了所有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睁眼的时候,虽然没有强烈的白光,但太阳的照耀还是显得非常带我刺眼。

    等待眼睛好了些之后,也还看到了眼前一个个挂满泪痕的女人,当然还不只有这些,还有着那些一个个瞪着大眼睛的其他人,当然还有那个“药店”的老头。

    现在的感觉浑身上下的伤势全部都已经恢复,心脏内脏,胳膊丶腿,也都是有了感觉,那些的白光和光团仿佛就像是梦一场。

    我在那里面过了那么长的时间,在这现实中才过了那短短的时间,那婵蕊被那个人抓到了眼前,一只手捏着婵蕊的脑袋,一遍还在舔着嘴唇。

    我在这里适应着这修复好了的身子,龙晓儿她们之间不断的问话,我也是没有回答,现在的这幅身子就好像不是我的一样,我也是在适应着这股的身子。

    “哼哼,当初的那个高高在上的女王,现在也是要沦为我的餐点,就是不知这女王的味道是怎样的啊”,说着他还把舌头伸出,在婵蕊的脸上舔了一口。

    看到了这一幕的我,内心也是无法遏制的愤怒,现在管他能不能打过他,去了能不能有什么作用,但现在把我要做的都做好,这样就算是真的死了,我也不再留下遗憾。

    左手一拍地板,身子也是直接站了起来,双腿猛的一跳,也是瞬间窜了出去,现在的这速度可是比以前强了不少,一跃直接越开了人群,直接朝着那两个人冲了过去,身后也是传来了“不要去”的声音,但这次就让我任性一回吧。

    紧紧的握住了左拳,脚步飞快的踏着地面,也是快速的朝着他冲了过去,虽然我们之间的差距差了十万八千里,但这我又“复活了”之后,反而觉得他也并不是那么的可怕。

    看到了我这过来,他的嘴角也是微杨,都没有睁眼看着我这打来的一击,神情上尽显的是蔑视。

    别说是他了,我对我这现在的这一拳都没一点的把握,但身子里面感觉着的那股暖暖的能量却是驱使着我上来进攻。

    我这一拳朝着他打了出去,他也是随意的伸出一只手来抵挡,就当我这一拳碰到他的那粗大的手掌的时候,想象中他握住我当然手,然后暴打我一顿的样子并没有传来,而现实发生的却是我这一拳打进了他这只手一半之长,碰到他肉体的位置全部被像是融化了一样。

    这一幕的发生不只是我没有想到,就连那被抓住的婵蕊大眼睛也是瞪了起来,而被我打断了手的那人脸上也是瞬间浮现了惊恐的面貌。

    虽然不知为什么我还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但现在的这个机会还是不容放过得,一鼓作气再而衰,我可没有他那碾压我的力量,要是这力量一会突然的消失了,那我还不得哭死了。

    一拳打进了他的这胳膊,左手迅速的一抽,朝着他那抓着婵蕊脑袋的手中间就劈了下去,顿时他那强大的左手也是直接被打成了两段,伤口的地方并不想是被直接打断的,更像是融化断的。

    而这受伤的婵蕊也是直接落下,我也是一扑直接把她的身子抱在了怀里面,看着这奄奄一息的人儿,我也是顿时的没有了办法,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控制着体内的那股力量也是直接朝着她的身子输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