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这白色的光芒上,身上的冷汗几乎都要染湿了我的整个身子,刚才的哪一幕还回想在我的脑中,太过的恐怖。

    同样的一个梦,现在却发生了变化,上次做这个梦的时候,我醒了,还没有死,但现在做得这梦里面已经没有了我,也就说我已经死了吗,可我都死了,怎么还会出现这种的东西。

    虽然莫名其妙的梦很多,但这还会随着一些事情变化的梦,我可是这第一回见,也许这又是什么暗示呢。

    开始的那梦里我在,而且我们几个过得很开心,我们这边也有很多黑色的影子,那时那个黑影突然的出现,我独自也去应对,我们两个打得不可焦灼,而且我还用出了我根本没学过的招式,但那事后施展起来却是那么的熟悉。

    现在的这个梦,我没有在,那个黑影还是会再次出现,但因为没有我在,或许因为我死了,围绕着我们房子哪里的几个黑色影子也都消失,而那天上下来的人却是随意对凰心绮她们做着领我愤怒的事情。

    现在想想,想出了很多的东西,那第一次梦我死了,也许是在告送我,我没有一定的实力,那幅的场景就会成为我以后死得模样,又或许那场景以后肯定会出现,但我没有足够对抗他的力量,所以那个梦出现提醒我要全力去提升力量。

    这一次的梦出现,是在我这死了之后,而这次那场景中也没有了我,而凰心绮她们有人还都是一副很是伤心的样子,以至于来的敌人她们也没有任何的反击。

    这两件事来来回回想了之后,如果我在,实力不够,肯定会死,要是我现在就死了,那么以后凰心绮她们就会落了个那幅下场。

    现在既然给了我这个提示,但为什么不给我出去这里的东西,现在的这里全输一片的白光,不都说是死了去地狱吗,难道说我的魂魄太过弱小,死了就是死了吗。

    在这流动的白光上走着,也说不出来在这里是什么感觉,本来刚来到这里,想着要是在这里一直待着也挺不错的,毕竟身上没有了负担,什么都没有,现在却想再要从这里出去,世事也真变化无常啊。

    在这里慢无目的的走着,这里除了一片的光亮也是没有其它任何的东西,走着走着就很容易迷失在和一边的白光,毕竟感觉的是白光,看见的是白光,全部都是。

    我每在这里浪费一点的时间,外面的童菱菱她们,乃至整个的学院没准都在生死存亡的时候。

    那个人的力量太过的恐怖,想想那一层的罩子,就算是学院的人全力也是没有奈何的痕迹,如果把这东西罩在了自己的身上,再加上他那恐怖的力量和速度,要杀光整个的学院,想想太过的简单。

    这里的地方没有尽头,也没有任何地点,这一片片的白光都印在脑子里面,把一切的东西都要磨灭过去。

    脑海中记得外面有很多的实行要我去做,那两个梦也是能不断的想起,但是这里的白光却在不停的侵占我的脑海,想起,被白光所代替,一便便的不断循环,直到脑海中的一切东西都想不起来,全是一片的白光。

    如行尸走肉一样在这里走着,不知自己为何要这样的走下去,为何不停下来闭上眼睛好好休息,脑子是这么想的,但是脚步仿佛已经形成了习惯,不断一步步的前行。

    越想东西越烦,越想越烦,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我去干,但是我却一点都想不起来,痛苦的挠着头发,脑子里很是杂乱。

    现在看着四周的一切都显得心烦气躁,发了疯似的不断朝着四周挥舞着拳头,撕碎着身上碍事的衣服,长发乱散,一地的衣服碎片也是直接和这里的白光融合在了一起,消失了。

    坐在这白光上,除了这四周的白光也是想不出任何的东西,双手胡乱的摆着,也不知自己想要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做什么。

    双手胡乱了半天也是没有个好结果,不过现在的左手上却挂着一个小的袋子,伸手进去掏了掏,掏出了几件的衣服,看到这里也是一乐,拿起了这个的衣服就撕了起来玩。

    撕碎的每一个衣服碎片掉到了地上也都变成了白光,衣服死完了之后也是武器和肉什么的,咬了两块生肉,觉得不好吃也是扔了,一个个金品银品的武器也是没什么可玩的,也都扔下了地上,和大地一痛化为了白光。

    还吃的吃,该扔的扔,这袋子里面也是没有什么好东西,把这袋子倒过来,伸手去里面掏了掏,也是没有什么东西,不过在我这要把袋子扔出去的时候,也是从里面又掉出来了两个小的袋子一个个的上面还有着不同的香气。

    一个人七种颜色制成,一个显得很是朴素,不过做的却是很好,花纹和袋子都融为了一块,虽然材料不好,但做的却是很好看,但这两个东西在我现在看来有什么用呢,用鼻子闻了闻,除了两种的想起,这袋子也是没有什么其他的作用,反手也是把这两个东西随着装着这两个东西的袋子一同扔了出去。

    发狂的挠了挠脑袋,那三个东西也是落到了前面的地上,一点点的和白光融为了一体,一点一点。

    但我看着这消失了一多半的袋子,但却为什么让我很是很心痛,感觉很多的东西都随着这东西慢慢消失。

    伸手扑过去想要抓住这剩下的袋子,不过却抓了一个空,只剩下了一根彩色的羽毛和一块手指大的布。

    紧紧的把这两样东西握在了手心里面,闻着这上面剩余的淡香,心里却是那么的熟悉,心里也似乎是得到了满足。

    一股的气息让我想起了许多东西,让我想起了上次闻这东西,上上次,上上上次闻这东西的时候,一片片零散的记忆也是开始在我的脑海中复苏。

    两样的东西,两样的味道和记忆,当这两股记忆都拼接在了一起,我的人生也是逐渐的拼合,渐渐地,从我是林筱的时候,再到我死了的时候,记忆也是全部都慢慢回来,一点一滴都在脑海里面放映着。

    看着和身边的女生丶朋友的一点一滴,和婵蕊和蝉蕊身体里面的那个人发生的一幕幕,再想到她们现在也许都生死不明,我现在不管用任何的方法,也要出去,也要离开这个地方,却改变那个局面,不管是否有用。

    这一次在往前面走着,脑海的东西可是变以前要坚固的多,尽管这白色光芒的招照耀,也是影响不动我的信念丝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