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前的这个人也是半天没有动弹,跟我一块朝着这外面看着,“哈哈哈,这种看着一个个的人为你而死,你却无能为力的感觉,是不是很爽啊”,他站着背着手朝我说着。

    我的嘴里面也是说不出来任何的东西,眼泪表达了我内心最深处的感情,这一个学院,我是真的没有白来,在学院里面各自不断争斗,互相伤害,互相算计着旁边的人,但这到了对外的时候,却是这么的团结,从救我这一个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就可以清晰的看出。

    他伸手一吸,一股紫色的能量也是直接和我的那条手臂链接,也是瞬间到达了他的手上。

    伸手握着我的这条手臂,伸手摸了一股的鲜血也是直接放到了嘴里品尝了起来。

    看着他的那个样子,真的是要多享受就有多享受,说是人,但更像是一头的魔兽。

    闭着眼睛不断享受着我这血液,也是一边说着这滋味,听的我是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但就这样尝着,突然眼睛迅速的睁开,眼神朝着我也是迅速的看了过来。

    一个踏步瞬间来到了我面前,围绕着紫色力量的右手直接一下又插在了我的背上,我也是完全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就这样的折磨我这一个要死的人,也不是能让他有什么感觉。

    现在的疼痛对我来说也算得上是特殊的东西,身上的疼痛受到的比现在的这下疼多了,远远没有原来的那感觉,不过现在的疼痛,也在提醒着我,我还没有死去。

    他这手指插玩了之后也是并没有厉害,而我也是感受到了一股股紫色的力量朝着自己的身子进入,马上也是传遍了我的全身。

    这股的紫色能量在我的体内游走,这紫色的力量仿佛查遍了我的全身,我的肌肉骨头被这东西全部的游走了一遍之后,也是感觉怪怪的。

    在检查完了之后,他也是把手指拿了出来,那些的鲜血也是又被他吃进了嘴里。

    待了几秒之后,他也是哈哈一笑,“没想到啊,你的身体到底还是吸引人啊,连那个人都想要你的身子”,在他说完了之后,噎死从嘴里面吐出了一颗小的灰色的珠子。

    他的手里拿着这颗的珠子,脸色也是又变得异常的高兴,“看来那个人的力量没并没有恢复啊,不过她身上的味道一定很美味吧”,说手掌也是迅速的一攥,那颗灰色的珠子也是变成了粉末。

    不过在此时,也是突然的传来了一阵的风声,随着风声而来的还有一个瘦小的身子,而这个身子便是那婵蕊!

    要是婵蕊还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而且,还有着随意能进出这个紫色罩子的能力,想想我学院的那群人打了不知道多长的时间,各种的招式武器打在这上面,但还是奈何不了这东西丝毫,但现在她却能瞬间的进出,这全是因为婵蕊体内的那个人。

    看到婵蕊身子的时候,她已经来到了那个人身边的半空中,冷峻的小脸看着那个人,小小的拳头也是迅速的一动,一股的巨风也是从我的身上划过,那个虐了我半天的黑衣人也是直接撞到了他这子罩上。

    她这一拳的力量也是瞬间的惊呆了我,没想到我全身力量都奈何不了的人,她竟然可以一拳给他打飞出去,这样的想想我也算是幸运,至少她以前没给我来上这么一拳,不然的话,我估计能直接给我打没了吧。

    那个人撞到屏障掉到了地上之后,也是用手撑着再次的站了起来,不过脑袋已经不在那正位置上,而是歪倒了一边。

    “哈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的实力只有这么点了,想想这能力还不到鼎盛时期你的能力的千万分之一...”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道的身影也是又迅速的到了他的身边,一拳一脚也是朝着他的身上打去,也同时打断了他的话语。

    虽然看着他被打的疼痛比我高上不了多少,但是这婵蕊的力量和黑衣人的防御程度不知比我和黑衣人刚才打和被打的程度提升了多少倍。

    现在的黑衣人就和刚才的我一样,被婵蕊一顿的暴打,这打了半天之后,黑衣人那完完整整的身子也是被打出了一个个的血洞,期中也还是包括他心脏那些致命的位置。

    打到了这最后,站在那里的已经都不是一副完整的骨架,婵蕊的手中动作,一股的灰色能量从身后中浮动了出来,直接包围了黑衣人的全身,再随着婵蕊的手中一动,灰色的气息再回到了她手上的时候,地上只剩下了一副碎裂的骨架。

    这当时的场面把我惊得一呆,没想到那么神奇,那么强大的强者在这婵蕊的手上竟然活不过半个时辰,这在就算是我死在了这里,也是心甘情愿了。

    我这心里很是高兴,但接下来的一幕也是印在了我的脑海,之间一个人从外面直接走进了这个屏障,这屏障也是没有丝毫的阻拦。

    “你的实力现在下降的太多了,而且在这里是我的主场,现在我得到了一副百世难得一遇的体质,还马上能吸收一位夺天地造化的强者魂魄,这到时候我的实力该增长的如何强大啊,哈哈哈”。

    听到了这个声音和语气,虽然说话的口音变了,不过却是和那个人一模一样,朝着那具的尸体看去,他确实是已经死了,但现在却又出现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

    蝉蕊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眉毛也是一皱,手上的灰色能量再次的一动,再次的包围了走进来那个人的身子,等灰色能量消失之后也是又留下来了一具的骨头。

    刚才那个刚刚复活的人,在婵蕊的这么一动之后,却是又死得干干净净了,但看着地上的两具骨头,但我觉着这件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结束。

    在这里等了片刻的时间,果然又是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透过这屏障身子也是再次的穿入了进来,“我说过,这里是我的战场”。

    一个个人的进入,一个个不同的面貌身材,不过就算这样也是躲不过婵蕊的一股灰色能量。

    死了不下二三十个人之后,再次的一个人走进来,那个人也是又带着微笑,这次的婵蕊并没有直接释放那股灰色的气息,或许因为消耗太大,又或许这样的下去也是没有任何的用处。

    那个人笑着来倒了这里面,“哈哈,在这里你是杀不死我的,这就是血统所带来的力量,现在也是让我们好好的玩玩吧”。

    在他说完了之后,面貌身材也是发生着变化,慢慢的,一个足又两米半之高,头上长着两个牛角,浑身被紫色的覆盖的人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他的双手在前面一伸,也是撕碎了破碎大半的衣服,一个牛头样的红色印记也是从他的胸口上显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