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胸口感觉一阵的疼痛,眼前除了芷兰之外,也是又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而这么近的观看,我也是想到了许多的东西。

    我们几个从空中直直的落到了地上,低头朝着胸前看去,一只紫色的手指穿进了我右胸口大半截,这不是最关键,最关键的是,这只的隔胳膊,从芷兰的左胸口穿过来的。

    鲜血不断的形芷兰心脏的位置涌出,一股股的鲜血滴落到了地上,芷兰那本就很是憔悴面容更加的憔悴,艰难的张开口想要说话,但声音却已经发不出来,只张了几个嘴型,说出了自己最后的想法。

    鲜血浸湿了穿过来的手臂,芷兰几个嘴型张完了之后,一抹的微小也是浮现在了嘴角,眯着的眼睛也是再也张不开,一朵稚嫩的鲜花,就这样消散了。

    “哼,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他说完了之后,这只的手臂颜色也是突然变深,紫色一点点覆盖了他的手臂,渐渐的一个似曾相识的手臂也是浮现在了我的脑海。

    “哈哈哈,现在记得起我是谁了吧,我曾经给了你那么多力量,救你那么多次,罢了罢了,其实现在你最强大的时候接管你的一身体质,不过现在我已经等不及了,不过,还是先让你体验体验绝望吧”,说着脸也是向前伸来,不过看到的却是一张暗紫色,长着几乎和我一样的面容。

    他的脑袋伸到了芷兰的旁边,还用鼻子闻闻他的秀发,看到这一幕的我,心里犹如被死亡之火燃烧着一般的疼痛。

    浑身上下的灵气全部都注入到龙凤印记当中,右拳之上充满金色的能量,整个的拳头都感到炙热的感觉,一拳朝着那令我恐惧,令我憎恶的脸上打去。

    这一拳的力量可以说得上是我至今为止最为强大的力量,这是我第一次全部的灵气换来的能量,感受着这股的能量也是没有让我失望,现在就像是一拳能打爆任何人一样。

    一拳出的迅速,大的力量也不是一般的大,从芷兰的旁边穿过也是带起了她飞扬的秀发,重重的一拳直接打在了他的脸上,他头上的帽子直接被打个粉碎。

    “嗯,这一拳是有点重量,不过还是太弱了”,他的说话声传出来之后,微侧的脸也是顶着我拳头扭了过来。

    虽然以前就知道他的力量非常的强大,但这次的亲子的触碰之后,才是发现他的力量比我想象的还要大的多。

    我的这一拳就像是打在一摊水上,根本奈何不了他丝毫,直到他这脸顶着我这全力的拳头扭过来了之后,才发现我这全部的力量在他的眼里真的是不够看的。

    他的手从芷兰心脏的地方离开,一股的鲜血也是再次的流淌了下来,而芷兰也是朝着地上倒了下去。

    我伸手想要去接住她,但没想到一个影子突然来到了我的旁边,然后便感受到了一股的巨大的力量直达我的腹部,身子一弓,一大口的鲜血也是忍不住的吐了出来,这样的疼痛才是开始。

    他这一拳一脚打在我的身上,这伤害也根本不是我能承受的,“这么强大的体质,只有粉碎了之后,重组才能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

    在他说完了之后,一直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另一只长着长长指甲的手上也是一股紫色的能量在围着指尖蔓延,一股的紫色光芒闪过了我的眼睛,一抹的鲜血带着一只的胳膊也是从空中撒去,掉落到了地上。

    都说越是坚硬的地方,受到的伤害才更加的严重,这次不再是左胳膊手上,而是我发挥血脉力量的右胳膊。

    爪子换成拳头,因为这上面覆盖了一层紫色的力量,现在的没一拳打在我的身上,都是让我生不如死。

    一拳打在胸口上,胸骨带着肋骨打得断裂,一拳打在肚子上,里面的内脏也是被震得鲜血四流,在他打碎了我全身的骨头,震裂了多数的内脏之后,也是按着我的脑袋直接按在了这地板下面。

    我全身受到的上盖自然不用多说,比重伤还有严重的太多,但是,我就是感觉不到死亡的感觉,他把我的骨头全部打碎,但留下了我的脑袋,震碎了我的内脏,但却没伤害我的心脏,就连丹田位置的灵气种子也是欲要破碎。

    鲜血补满了我的全身,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应该说现在身子上除了脑袋脖子之外,我也是没有任何的能动的东西。

    脸贴着地面朝外面看去,我们学院的那一帮人也是不断的攻击着这个围绕着我们的紫拳,圈子不算大,最长的长度加起来也才有三米,三就这样的罩子,尽管我们学院的长老门主学员加起来,也不足以破开这个罩子。

    我们学院里的人几乎全部都已经到来,围着这个圈子的人几乎都换成了长老,在我刚才被殴打的时候,门主的怒气也是上升了一定的程度,看着对面那和门派的人大有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而他们看到这样子之后,也是都纷纷的朝后面褪去,躲在离这二十几迷的地方看着现在的场景。

    当然这路来的不只有他们,还有着我那一群的伙伴,炎硕见闻天,那几个室友,还有童菱菱龙晓儿她们,还有着很久未见的司徒若水,连虎门剑门鹤门的人都已经到达了这里,让我见到了一个个有着各种恩怨的人。

    龙晓儿她们哭着右手捶着这个罩子,嘴里敏不断的说着话,但是在这里面的我却听不到丝毫的声音。

    门主他们攻击了一段的时间之后,也是突然从那一面的方向出现了鲜红的血迹,而倒下的便是我们那一个个的师兄弟,这连想都不用想,自然便是对面的那学院的一帮人。

    现在的时候,是他们最好攻击的时候,就算是我们门主的那么一吓,不过这在利益的面前,也许都会变得一文不值。

    围绕着这里的师兄弟不断倒下,一部分的人在去抵挡他们的进攻,还有一些的人,还是在继续的攻击着这个罩子。

    眼泪从脸颊上不断留下,看着一个个为我而死的师兄弟,我有何德何能让他们为我而死,我也是很想去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但我现在跟死了没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