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里的虽然人多,但是大多数都还是这外门的弟子,实力强大的弟子这么短的时间也还没有赶过来,这一群低阶的弟子,面对对面带来的精英,这后果自然不用多说,很短的时间我们这里就死了很多人。

    手里紧紧的捏着拳头看着这一个个到下的学员们,他们本可以安安静静的在这里活着,但因为我一个人,他们拼死去上。

    看着这里我的心里很是伤痛,这场的战斗我并不能上,因为我一出现,指挥找来更加猛烈的攻击,而长老们没准还要一边战斗一边来顾着我。

    我现在的心里五味杂粮,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学员倒下,一个又一个长老受伤,虽然不知这场战斗能打多久,但每分每秒我的师兄弟都在一个个倒下。

    抬脚朝前迈去,走到了这一定的距离,我的嘴巴张开,声音把热闹的场面变得很是平静,但这声音却不是我发出的。

    战斗的场面安静了下来,地上的,天上的,地面下的人也都是停下了各自的战斗,全部的注意力都朝着这喊出声音的人看去。

    同一时间我也是止住了自己要出出话的声音,同时也是朝着那个人看去,一身黑色的斗笠遮盖了身子的大部分,身上散发着看不透的东。

    他抬起了头也是朝着我的这个方向看了过来,虽然看不清他的面貌,但这模糊的堂样子却又是把我记忆里的一部分东西呼唤了起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给我留在深深恐惧的那个人。

    脑海里浮现的记忆并不长,但又让我脑海充满了那一幕,哪一个眼神,深深地恐惧又是从脑海中浮现。

    这股的恐惧从脑海里浮现,而恐惧的感觉却像是直接从心底丶内心深处传出,心脏的跳动也是并不稳定,一紧一紧的不断收缩。

    心脏跳动不顺畅,脖子也像被人所遏制住,呼吸变得很是艰难,身子上的力气完全使不出,右手捏着左胸口,心脏不舒服的厉害。

    抬着头朝着那个人看去,在我的印象中,除了上次那次我对这个人很根本是没有一点的印象,她的一个眼神就这么的厉害,这实力在这里不可能没有任何消息啊。

    抬着头朝他看去,场面的注意力也全都放在了他的身上之后,他也是一点都不慌,嘴唇微张“你不是想要找那个人的下落吗,我可以帮你找出来”。

    这一句话的传出也是愣了场上的两面人,我们这面的长老看着这个人已经呆住,并没说他是谁,也没说说什么其他的话,似乎是在,想这个人是谁。

    对面的人一呆之后,随之而来的也是哈哈一笑“没想到啊,你们学院里的人还是有人不想流血的吗”,这说话的人也就是对面学院的门主。

    “好,如果你能把他给我找出来,你要什么合理的要求我都能满足你”,在一旁的岳扶明也是张嘴冲着黑斗笠人说到。

    “别的自然不用你们多说了,只不过在这件事上我们的目标一样而已”他的话语说完了之后,身子上也是突然的发生了变化,全身上下不断的都懂,而且这速度越来越快,直到快到了一个程度,一个影子慢慢的从他身子里分了出来。

    黑色的影子落到了地上,渐渐也是变成了一个让人形的灰色影子,那个的人一点头,影子也是一动,直接进入到了地下面,直接朝着学院里面快速浮去。

    虽然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目的,但那黑色的影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门主也是招呼长老去阻止那个东西,不过实力强大的都被拦住,去的只是一些实力地弱的外门长老。

    听着刚才那个人说的话,能把我出来,可我都离开了这么长时间,那样子又去里干什么,看我在不在吗?

    回头想了想他刚才的那样子,分明有很大的把握把我给找出来,我可不觉得哲学远离有什么东西可以把我逼出来。

    刚要把这想法放下,我的神情也是瞬间一愣,上次见面的失去找我旁边的人麻烦,这也就说,他没准早已经知道我身边其他人了!

    强顶着身子站了起来,但就这么短短的一会的时间,那黑色的影子也是直接回来了,这次的回来并不是从地上游来,因为它的手里面还抓着一个人。

    在这影子来到了那个人的身边之后,场中的战斗也是已经停止,对面的人也是没有再有阻拦的必要,直接和对面的学员回到了他们所在的那位置。

    那个黑影把绑着的一个人交给了那个人之后,影子一散,也是开始又回到了那个人的身上。

    他的手里捏着一个人的脖子,当他把这个人高高举起的时候,我也是才看清那个人的真面目,是芷兰!

    “龙毅!我知道你就在这里,如果不想让你的女人死得话,就赶紧出来露个头吧”,他的这一句话的传出,顿时的场面上也是没有了声音,而我的火气却是蹭蹭的开始往出冒。

    拳头捏的滋滋作响,我一步的踏出,也是有着旁边的师兄弟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冲着我摇了摇头,虽然他的实力并没我的高级,但这份的心意我却是慢慢的收下,伸手放下了他的手,这次,我不得不出去。

    脚步狠狠地一踏地板,这力道也是使我飞到了朝着前面飞去,越过了包着我前面几米厚的人群也是落到了这中间的空地之上,双脚落地也是在地上留下了道道的裂痕。

    “我不管你到底是谁,你让我出来,我已经出来了,她和你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快放开她!”面对着这个实力比我高出了不知多少的人,我的愤怒也是无法遏制。

    “这个女人已经和你我之间没事了,留不留无所谓了”说着也是捏着芷兰的脖子朝着我这里一扔。

    芷兰在天上也是没作何的声音,眼神也是一闭一睁的,显得异常的虚弱,头上的白发也还是没有怎么好转,现在也不是担心这些的时候,抬脚迈出也是朝着空中的芷兰抱去。

    他这一扔的力道并没多大,我这也是快速的伸手碰到了芷兰的肩膀,当我要彻底抱住她的时候,右胸口的位置也是感觉一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