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主那一股气势朝着对话的那个人打过去之后,那个人也是一跺脚,一股的也是朝着那股的气势打了过去。

    两股的气势在中间相撞,没有太多碰撞,接触的瞬间也是直接爆炸开来,中间的那块地板上,也是出现了裂痕,仅仅是强者的气势,就不是一般武修可以抵挡的。

    炸开的气势虽然说大多数的威力被抵挡了,不过还是有剩余的像强风一样四散开来,从人群中不断的飞走。

    “哈哈哈,老朋友,你的脾气还是那么暴躁啊,不过此时我来并不是和你打架的,而是另有人来找你们”他的话说完了之后,旁边的一个被帽子挡住面貌的人也是摘下了帽子。

    看到了这个人之后,很多的人并不知道他的背景,不过前面的门主副门主,和道服长老的脸色就不那么好了,门主的眉头也是皱的更紧了。

    “岳扶明,我可不记得我们学院有什么地方跟你有过摩擦”,“哼,摩擦?老子把儿子放在你们学院,却让你们的弟子所杀了!如果这都不算摩擦,那什么还算!!”那个人说话的语气非常强硬,也是根本不在意我们门主的这个身份。

    门主听到了他的话语,脸色也并不是很好看,明显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没有一定的实力的,而且,他还带着另一个门派的人,这件事一个处理不好的话,还没准真的会弄成两个门派的大战。

    虽然这是我们的主场,我们的人多,他们人少,但这里毕竟是我们的地方,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树木,都是我们学院的,战斗必然会不少了损失,而他们在这里可以打的毫无顾忌,但我们得小心这里建筑损失。

    “岳扶明,既然你当初把孩子送到我的学院,那你就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来到这里每天就和死亡挂上了边,又能才能活,没能力的,死了又冤得了谁,这里可不是什么花花公子所待的地方!”

    门主这一番话的说出,也是带着一翻的霸气,一身正气话语中带着不容置疑,强者果然不是一个地方强啊。

    听到了这一翻的话,那个人的脸色也是明显的变得不好看起来,“什么屁规矩不规矩的,如果你今天不给老子把那个人交出来,老子定要你们半个学院的人给我儿子陪葬!”他的从风袋里面掏出个了个石头样的东西,灵气往里面一注入,那石头也是渐渐的泛起了白光。

    慢慢的光幕在空中重组,渐渐的一个身影也是从上面显露了出来,那个人浑身满是血迹,右胸口的位置还被东西所贯穿,对,这个人就是我!

    那一副画面从我开始把一个珠子放在他胸口开始,然后知道我站在他面前看着他慢慢死去,画面只显示了我,别的地方几乎都没有。

    我当时用这颗珠子杀死他,一方面是为了不让学院发现,另一方面是当时我已经无可奈何,不得不动用这一颗珠子,没想到就这个样子还是让别人发现了我的总踪迹,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这个人的老子身份可不小啊。

    那个男人说话之后,旁边的那个开始和门主说话的人也是向前踏了一步,跟那个人站在了同一位置,而这一步的踏出,后面上百个的武修也是同时向前一步,这也算是做出了表率。

    我当初杀那个人的时候也是没想到这后台是这么的强大,强大到了可以撼动学院的地步,离得最近的师兄弟也是发现了我,一个个的眼神也是放在了我的身上。

    我在的这个位置本来就不怎么隐秘,被同门的人发现也是在情理之中,我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就会这么死在这里。

    我这一步刚要踏出,一阵的声音也是从场中传出,“我们学院的学生,在自己的学院里互相生死拼搏是为了达到自己想要的位置,越是强大的人,往往脚下都踏满了鲜血,经理无数的生死。我们的规矩就是在学院中发生死亡,只要他还是学院的一员,那我们就有责任免受他受外界的欺扰,今天是这个规则以后也是这个规则,你要战,我们便战,就算这学院剩下一个人,这人也是不可能给你们!”

    刚阳之气龙奔虎啸,一句句的话响彻整个的学员,一句句的话,也是带起了无数的学员,越来越多的人凑在了我的眼前,把我推得更加往后,大战的样子一触即发。

    这一句句的话,也是说得我心里振奋,这学院真的是待我不薄啊,当初能来到这个学院,也算是我人生中,做得最对的选择之一吧。

    门主的话不只有我们听到,对面的人也是听到了这一句句的话,弄得前面的那个人脸色一阵白一阵青。

    “脸色越来越难看,随机也是转头朝着那门派领头的人看去,答应的东西我再给你多加三成,但你要把这学院给我搅个天昏地暗!”

    “哈哈哈,既然越兄你开口了,我也能不帮呢”,对着岳扶明说完了之后也是右转头朝着后面的那群学院武修看去。

    “众学员们,今天也就是检验你们修炼成果的日子,生生死死修炼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得到更好的资源,得到更好的修炼条件,今天在这里放开了打,回去之后,你们的资源我给你们再加上一倍!”

    同样是两个门主的话一个振奋的事人心,一个是用资源换取一片冲锋陷阵的人,现在的场上个个人都是人员激愤,这大战也是快要基础激发。

    对面门主一声的口令下达,自己也是带着最前面的长老朝着我们门派的前面的长老学学员冲了上来,在他们的后面还跟着几百个别的学院的武修。

    最开始碰撞的便是门主长老他们,不过在我们的那些大能强者,像门主道服长老,和对面上来实力差不多的人打起来的时机,也是起了一个大大的屏障,这屏障组织了外面的人进,也还组织了他们的一招一式伤到自己的学员长老。

    这样的大战打起来很是凶猛,但又是很是惨烈,虽然强大的人都在自己的屏障中打斗,但平常的长老却没那灵气去弄那东西,一招一式打在旁边的组员身上,也不是普通的学员可以抵挡的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