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道路上,总是离不开不断的失败,这灵气不断的爆炸,偶尔还突然会被我压碎,很多次的成果都还没那第一次好。(书屋 shu05.com)

    这一团小小的灵气总是失败,我的体内的灵气也是消失的差不多,坐了下来,磕了两块储存的烤肉,恢复恢复灵气又是继续埋头进入这速行决当中。

    我这应该处在不聪明也不笨的程度上吧,三四个时辰不断的失败过后,也是终于创造出了一个只有精尽两厘米厚的灵气薄膜,其实这东西还能继续的往下压缩,但我不敢再去动它了,在要是再给压坏了之后,我估计我得给我两巴掌了。

    这东西往鞋底上一贴,用体内的灵气微微一控制,这团的灵气也是粘在了脚上,这第二部就是控制灵气的起伏,这步我也是直接省略过去了,我这控制属性气息控制的都那么好,更别说这小小的一团灵气了。

    我现在这站着不动,用灵气去控制这脚下的灵气,也是使我的身子慢慢的离开地面,并没有升多高,只有五六厘米的高度。

    这高度并没起来多少,但这总比没有强啊,双脚一踏地板,一脚用力一迈出,同时也是控制着灵气拖住自己用力上升的身子,那高处几厘米的高度,在这里加持起码就比原来的高度多了半米之高。

    我以前用力这一脚踏出,身子起码能向前飞去七米左右的距离,但有了这东西之后,现在的距离起码得有八九米远。

    我这也是收获着第一次成功的喜悦,不过并没有跑两步,这脚下的那团灵气也是直接的粉碎掉了,对,是粉碎,并不是爆炸。

    这东西粉碎是说明我凝压的还不够达到那快要固的时候,压的越紧,估计维持的时间也就越长,奔跑起来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

    这一夜的时间在这里过去的很快,有了第一次的成功,后面的失败次数也就少了很多,成功的概率也是慢慢的提升。

    一夜间的训练,我现在这凝压的厚度能达到那一厘米多,这跳的也就是更远了,维持的时间也是提升了很多,到了这白天的时候,用上这东西,直接去这附近追着魔兽跑了。

    我在这里的气势微微一放,别看很多这里的魔兽和我的等阶一样,但我可是猎杀过炼骨期的魔兽有木有,这身行的气势猛的往出一放,根本不是这里魔兽可以抵挡的。

    这追着魔兽玩了半天也是坐在这树下休息,虽然这一天多的时间没有睡觉,不过此时精神却是非常好的,根本没有丝毫的睡意。

    坐下来休息了一会,恢复恢复灵气,在这兴奋劲中也是突然不知不觉的睡了起来,睡得时间不长,两三个的时间之后,太阳也是缓缓升到了天上。

    在这里吃了这最后的一顿烤肉之后,也是又背上了蝉蕊,拉着心纯踏上了回学院的旅程,虽然任务完成的没自己想象中那样子,但这几百点的月火点也总比没有好啊。

    朝着学院的方向慢慢走去,但这到了门口的时候,看着大门却是打开来着,平时严严实实的大门,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用爪子想想,都知道这学院出了什么事情。

    快速的进入了这大门里面,这大门口的方向有着打斗得痕迹,也有着血迹,既然在这里闹事的,这肯定是一股不小的势力。

    朝着这里面没做多远,边看到了很多没有见过的武修站在这一面根跟着我们学院的另一大片学员长老对视,我们这里学院期中有几个还受了些许的伤害,绕着这群陌生的人饶了半圈,他们胸膛前的位置挂着另一个牌子,上面大字写着“东临学院”。

    我们学院前面一排的长老和他们前面的那些人对峙,双方谁都没有动,但嘴里面却是在不断的交谈着什么。

    围绕着这里的学员很多,毕竟这是我们的学院,平时的仇恨太多,但到了这时候,也就只能看到团结一致对外了。

    我也是离着他们越来越近,也是来到了我们这学员一边的位置,慢慢的也是听到了些许的东西,那帮的人来,似乎是找什么的人。

    对面的那前几个人,说明了来意之后,也是没再有说话,仿佛对面的我们这些长老没资格和他们对话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们这边的学员显得是战役满满,群员激愤,虽然说这大多数都是外门学院,但人心里都是有一股的血性的,大家都生活在这学院当中,这学院也是成了大家的家,这都让别人家的人欺负到了自己家,这不愤怒的,还什么脸面当这里的学员!

    这时间过了一会之后,天上也是有几个人飞了过来,当头的事两个衣着朴实的老人,而旁边便是身着道服的老人,看来学院也是对这事情很是重视。

    几位的长老来到了我们学员那帮人的面前,从空中到落地也是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虽然这情况很是不妙,但还是很拉风的有木有。

    “哈哈,好久不见了老朋友”,对面也是从中走出来一个中年摸样的武修,虽然看着比我们学院的那门主年轻,但是听他的话,年龄应该差不多是在同一个岁数吧。

    “哼,很好啊很好,看来我们学院一段的时间没露脸了,连自家门都能让别人随便欺负上来了”,说话间也是一股的气势释放了出来,直直的朝着对面的人冲了过去。

    这强者的气势就是不一般,一股的气势让我离这么远都感到了一阵的冷风,我估计光是这股的气势就根本不是一般的碎体期人能够抵挡的,也是不知这门主到底到达了一个什么高度。

    来的人有两个普通服装的老人,这人活得时间越长,也是越来感觉不在乎这些表面的东西了,朝门主旁边的那个老人看去,这顿时也是给我吓得一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那药店的老人,也是吃我丹药,要我陪他下棋的那个老人!

    这一看当时也是给我下了一跳,没想到看上去那么不正经,把我丹药当糖豆吃的人,竟然是我们的副门主!虽然这只是猜的,但我可不觉得这时候来的,最前面的两个人不是学院的最高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