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了两下水也是游了上岸,而那姑奶奶也是又坐在了一旁打坐,想想也是,人家巴不得我死呢,怎么可能还会来帮我。

    无奈的叹了叹气也是又来到了这小树苗的旁边,既然这一直想不出个好办法,还不如带回去以后再研究。

    掏出来了一把的匕首也是朝着这树苗旁边的土地挖去,这树苗长得没多高,这根茎足足有了两米多长,为了完好的把这东西保存再来,也还足足挖了两米才停了下来。

    体内的木属性气息微微一动,一个两米多高的方桶也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抱着这树苗也是微微跳起把它装到了这方桶里面,又是往里面弄了些许的吐把那根部的位置填平,既然它来到这河的旁边也就说明它还要水,也是又把水给它倒进了一些,润湿了里面的土壤。

    打开了风袋也是把这东西装到了里面去,就算是我不懂这东西,学院里面的人也是肯定会有人懂吧,大不了再去问问炼丹地方的那老头,就算不知道,懂得应该也会比我多吧。

    手中的木属性气息微微凝集,朝着这地上一拍,渐渐的那姑奶奶下面的土壤也是有了动静,几根的木条从土中钻了出来,用手一控制一个木框也是再次的完成,因为这下面留了写空隙,一拿起来里面的土也能全部都落下来。

    为了照顾好这姑奶奶也是煞费苦心,莫得不得,碰不得,不好好照顾弄不好给我来上那么一拳脚,这力量也不是那么容易承受下来的。

    背上蝉蕊之后,也是又带着心纯往刚进来时的外层走,第一个任务完成了,但这第二个任务也才得到这一个魔兽的头角,这别的魔兽的头角不行,只能要那一种魔兽的,这多大仇啊。

    这往外面走着的这一段路上,也是没再有其它的魔兽上来找死,老老实实的来到了这前几天一直住的地方,现在也是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干,剩下的一天多的时间,也就老老实实修炼自己的武决了。

    把身上的木质方桶放到了一边,而心纯也是有朝着这附近的东西追去,这里我是真的不怕心纯受到危险,虽然不知她的真正实力,但应该不会低了吧。

    拿出了一本书,这东西就是哪速行决了,现象当初辛辛苦苦攒月火点买了这东西之后,老老实实的保存到现在还是话费了一般的功夫。

    那次为了这武决,差点被那北尘所杀死,不过后来又是被那突如其来的沐曦所救,这两个人我是见都没见过,不过以他们的实力,在哪天榜上也是有着一定的排名的吧。

    北尘那一身的实力我并不是很惧怕,现在我连快要到达炼骨期五阶的魔兽都可以杀死,但是北尘的那一双武器太过的神奇。

    那是什么品阶的武器我是根本看不出来,不过所给他的力量那么大,不可能连品阶都看不出,看上去和普通的人护手没什么区别,但这一吸收鲜血之后给使用者的力量是真的强大,一拳把我的胸口开了一个洞,这伤害根本是不能小嘘。

    晃了晃脑袋,把思想全都放在了这武决上,这武决我前几天受伤的时候也是坐下来研究过,只不过并没有实验,现在这身子处在正好的时候,也正是修炼这武决的时候。

    低品阶的武决并没有什么花枝招展,什么天崩地裂,毕竟这武决的阶段就在这里,想有什么大的力量也是并不能的。

    那黄品的碎石掌,说的挺强,其实就是让如何控制自己的灵气,使其更加的有力量,进攻性,这速行决虽然在人品,但比这黄品的武决本体上也没进化多少。

    武修加速的时候大多都分为两种,一种就是迈开腿,往死了跑的,另一种常见的就是退部有力量的,一步直接迈出去几米远,十几米远,而这速行决就是那第二种,跳着跑的。

    这速行决初始步骤就是凝压灵气,让灵气快要有丝丝的固感之后,使这东西贴在自己的鞋上或者脚板上,自己力量不听加速的同时,也是可以靠这灵气同时也给自己一个向上的托力,也就是说帮助自己迈的更远更高。

    这武决看上去比较容易,但真正做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这东西最重要的步骤就是这第一步,如何把灵气不断凝压,直到微微有固状的感觉。

    要知道这灵气直接变成固状是很难的,但这难度只是建在实力地弱的人,实力高了之后,挥手就可以把灵气在外界随意控制,杀人于无形当中,用这词语表示在确切不过。

    现在以我这点的灵气,这点的灵气强度,要完成这东西也是不简单的,把一团的灵气不断的凝压,这对控制力的要求是很高的。

    压的太猛,没准直接把灵气压散了,太轻又不知道有没有作用,这弄好了之后还要有能承受自己奔跑时的身体重量,这东西想想还是挺麻烦的。

    越想越麻烦,还不如动手来做,盘腿坐了下来,灵气微微一动,一团淡蓝色的灵气就出现在了我的手上,凝压这团的灵气,当然也就是用另外的灵气去碾压了。

    双手手掌上微微的覆盖上薄薄的灵气,双掌朝着这团灵气凝压了下去,这第一次凝压还是挺成功的,淡蓝色的灵气变得小了一些,而且那小了之后的灵气程度也是变得更加的浓郁。

    看到这有了效果之后,也是在继续的用双手去碾压,来来回回压了几遍之后,这东西也是终于被我给压坏了。

    因为这第一次弄这东东西,我的力道也是掌握不了很好,越压越小,这东西就越难往下压,这力量就得用的更大,一点点的增加力道,还是我的耐心作祟,稍微多用了些力道,这东西也是突然的爆炸开来。

    虽然没给我造成伤害,也还突然给我吓了一跳,而一旁那追着野兔子跑的心纯也是因这爆炸声一愣,跑着的身子也是直接撞到了前面的一棵树上。

    这次的失败弄得我挺不高兴,但这一见到心纯之后,感觉这也是突然的很好笑,哈哈的笑了两声之后也是在心纯那幽怨的大眼睛中停了下来,继续到这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