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的灵气消耗去了八成之多,虽然灵气还有,但这肉体上的疲劳却是让我动弹不得,这一道的闪光过后,一个银闪闪的身影也是出现在了我的旁边。

    本来照耀在我身上的阳光,也是被这具的身子挡住,弯着腰,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朝我看着,看了一会之后也是坐到了我的旁边,伸手拿起了我腰间的风袋。

    伸着小手进去摸了摸,摸出了一个小得蓝布袋,从里面抓出了一个东西就扔在了嘴里面,这个布袋里面的东西都是我用那剩下的魔兽肉做成的肉干,这样我受伤了之后也是吃的东西,也不至于饿到我旁边的女孩。

    这吃了两个魔兽肉之后,也是又从里面摸出了两颗的丹药,用鼻子闻了闻也是送到了我的嘴边,我滴妈呀,你用不用对我这么好啊。

    心纯的小手上捏着两颗的丹药,我这看着她愣了半天,她也是歪着头看着我,张开了小嘴也是有一个“啊”的口型,我张开了嘴,她也是把两颗的回气丹放到了我的嘴里面。

    然后又从里面拿出了手巾和一瓶子的水给我擦身子上面的鲜血,湿湿的手巾擦拭着我头上面的血汗,看着她得这面无表情的样子,着细微的动作,我一度怀疑我可能取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

    休息了一个左右的时辰,身子上也是好的差不多,身上的伤势对我来说修复起来很是容易,主要恢复的就是身子上的疲劳。

    身子一翻也是直接来到了这魔兽巨大的脑袋之上,双手上聚集起淡淡的蓝色灵气,朝着这脑袋就一下下打了下去。

    我这受伤的灵气也正是那碎石掌的武决,这武决是我得到的第一本武决,原来挺有用的,但到了现在,对我来说并没有多少的用处,除了能增加锋利以外,消耗的灵气也是略多的,所以这一般的时候我还是不会用这武决的。

    从这魔兽的身上打下去将近一半之后,也是看到了一颗拳头大小的魔核,伸手把这东西拿了出来,虽然其它是在魔兽的脑中,但是却沾不到一点的血迹。

    用手微微的感应一下这魔核,里面的气息很是浓郁,看样子都是快要到达三阶魔核的样子,这也就说明了那魔兽已经快要到达炼骨期五阶段,不过这最终还是没到三阶啊。

    虽然这二阶魔核就和三阶魔核差那么一阶,但这其中的作用价值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等阶越高的魔核就比前面一阶的价值更高,想想那拥有九阶魔核的魔兽,那估计早都能化人了吧。

    拿这碎石掌来切肉还是挺费劲的,拿出了一把的匕首,火属性的气息微微一动,匕首的上面也是出现了蓝色的火焰。

    这魔兽的肉就是比一般的肉要好吃的多,不断的用灵气去碎练,肉质也是变得很是好吃,我这样想的同时,那些的魔兽对于人类也是这么想的吧。

    人类猎杀魔兽,是为了得到魔核,魔兽身子上有用的很多东西,但是要从魔兽身上直接吸收灵气,这我还是没听说过的。不过这魔兽就不一样了,直接吃掉同类的魔核,或是直接吃掉武修,很多的灵气都是直接可以被自己吸收的,所以这么说来,能真正好好相处的人类和魔兽太少了,一切的东西在利益的面前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带着心纯也是朝着来的方向走去,现在的这个地方处境已经是很危险了,远远不是现在的我可以应付的,虽然说我单独解决了这头快要到达炼骨期五节的魔兽,但这只是单独而已,要是有更多的这阶段没收上来,我也就还有死路一条,还是小命要紧啊。

    打了这么长的时间,那蝉蕊也是在一旁的树上靠着,眼睛微闭,也是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我这脚步还没有向前迈出,也是突然的被她叫住了“喂,你...”我和心纯一步步的顺着回去的路走着,而那个姑奶奶呢,被我弄了个框坐到了那里面,说是什么呢,说走着太麻烦了,我一个大男人还能被她使唤了,但心里这么想,身子上却不敢反驳,这姑奶奶真的是惹不起啊。

    背着这姑奶奶,一只手握着旁边心纯的手,也是朝着魔兽山外层走去,这剩下的时间也就练练那速行决了。

    这走了一会的时间,我也是突然停在了脚步,朝着那被压扁的小树看去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地方突然没有了任何的东西,准确的来说的是,那原来立在哪里的小树木消失了。

    朝着那个地方走去,原来离着小树的地方除了那魔兽的大脚印却没有了任何的东西,那神奇的树木也是消失个无影无踪。

    一拳朝着这地面打下,一个小坑也是出现了出来,当然出现的不只有这一个小坑,还有一条竖着的丶小小的通道。

    体内的木属性气息微微一动,一个小木人也是出现在了我的手中,把这木人扔进了那小的通道里面,我也和这小木人跟着这通道走着。

    这个通道顺着一个方向直直的走着,足足向旁边走了二十几米之远,拉开了前面的草丛也是到了一条的小河前,而小河的旁边也是再次的见到了那棵的小树苗。

    这棵的树苗也是越来然我感到越神奇,这火烧不坏不说,还能自己移动所在的位置,这东西未免也是太过的神奇吧。

    俏声声来到它的旁边,这棵的树苗看上去也是和普通的树苗没有任何的区别,手上微微一动,一股蓝色的火焰也是出现在了手上。

    把这蓝火慢慢的朝着它靠近,距离越来越近,它也是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要是放在普通的树木之上,现在的这距离早就烧成灰了。

    我们见过这样奇怪的东西,但不代表那姑奶奶没见过啊,“那个,姑奶奶啊,您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我这轻声声地问着,但是她却没有一点的反应。

    “姑奶奶?姑奶奶?死老太婆!”我这话刚说出口,一股的巨力也是从我的后别传了过来,而我也是被这巨力直接打飞了出去,直接飞到了前面的小河里面。

    这一拳的力道可是不小,从后面这一下打得我前胸口都是感觉到了一阵的生疼,游上了水面之后,发现那姑奶奶早已经是站在了那原来的地方,果然这姑奶奶还是姑奶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