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的那只魔兽离我越来越近,想得是那么的好,但要真正的面对着这魔兽起来还是并不容易的,距我的估计,这魔兽起码在炼骨期三阶段以上,而这魔兽的三阶段实力,足以顶得上人类炼骨期四段左右。(书屋 shu05.com)

    现在看来不把这力量注入到灵枪中还真么办法解决它,但现在我却真的不想那么做,很多的事情都太依靠心纯,如果到时候心纯再有什么时候沉睡,那我到时候估计对抗比我强大的勇气都没有。

    用脚一踏地面,一股的木属性气息也是直接注到了地下的土壤之中,这木属性气息的动用,另外的两种气息也没闲着,灵枪的枪尖上,里面包裹着一层黑色的液体,外面包裹着蓝色的火焰。

    这样的东西控制起来并不容易,但这东西都是我体内所用有的,这东西就像是我的一部分一样,控制起来就和吃饭一样简单,而这两种的气息接触在一起,这也是花费了一翻的心思,所以现在控制起来,才显得那么的容易。

    这魔兽越来越近,攥着这灵枪的左手也是握的越来越紧,就在这离我还有几米的地方,它的那两个前肢再次的落下,从地面上也是出现了几根巨大的尖刺,两肢落到了那上面之后,巨大痛苦的咆哮声也是带着鲜血一起传出。

    如果靠我那木属性的气息,哪有那么容易直接穿透这魔兽的两肢,不过再加上那跑起来大的力量就不一定了。

    如果一根钉子要是直接往手里面扎入肯定没那么简单,但是要一脚踩在了这钉子之上,钉子穿透进去就显得容易了很多,现在的这情况就和钉子差不过。

    巨大的力道直接落到了这木属性气息做出来的尖刺之上,之后也是穿进了大部分,而且这木属性的气息也是够了我想要的强度。

    它的前肢都被尖刺钉入,它那显得极为消瘦的大脑袋上,面容也是难看的要死,趁着这个的机会我也是迅速的朝它跑去,它看到了之后也是把爪子从尖刺中拔了出来,朝着我就拍了过来。

    爪子还没碰到我,那爪子的鲜血就飞溅到了我的身上,这爪子受了伤之后,这速度也是缓慢了很多,我这屁股一扭,也是直接躲过了它的这次打击,而它那受伤的爪子落到了地上之后,也是又是一声的疼痛。

    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它也是长着血盆大口就朝着我咬了过来,它那齿缝当中,还有着血迹和塞在里面的骨头。

    面对着这大脸我也是根本不慌,双手握着灵枪就从上而下打在了它的鼻子的下面,而它那大嘴也是直接朝着下面咬去。

    这样的时候怎么可能算完,我这飞出去的力量还在作用着,虽然没有直接的那么高,但是还能碰到它,身子直接落到了它的下巴的位置,一张手也是直接抓住了它嘴边的毛发。

    不得不说它的身子很是坚硬,挨完了我的那一击之后,除了那烧焦的伤口之外,也是迅速的摇着脑袋想要直接给我甩下去。

    我哪有那么容易就被它扔下去,左手捏着这毛发,充满力量的右手一用力也是直接一枪穿进了它嘴里面半米多深的地方。

    它的惨叫之声再次响起,我也是微微一笑,我这上面的火属性和谁属性气息并不是白带的,火焰能灼烧受伤皮肉,而留在这伤口上面的水属性气息更是能加大它的痛感,我这一下下去,计算打不死,要能给它疼得要死要活的。

    右手换左手捏着这灵枪的尾部,身子也是向后一歪,捏着满是力量的右拳就一拳打在了它的嘴上,而我的身子也是顺着它的脑袋朝着一边扭去。

    我这一拳直接在它的脸上打进了一个大坑,鲜血不要金币的往外面涌了出来,直接又是喷了我一身的血迹。

    一鼓作气,捏着拳头不断的朝着它脸上打着,它这痛苦的一吼,连着半截的牙齿带着鲜血全都从嘴里面流了出来。

    巨力不断撞击它的脸部,它也是抬起了那条的爪子从上而下朝着我拍了下来,它这一爪子是直接贴着脸边拍下来的,看到了之后我也是直接离开了它的身子,不过我那灵枪还是留在了它的嘴边。

    巨大的爪子直接排在了嘴边那半截的枪身之上,我这灵枪没有多大的问题,而它的问题就大了,这一拍到灵枪的抢身之上,那产生的力量也是把留在嘴里的半截灵枪顺着它的嘴上划出了一道大口子,灵枪也是掉了出来。

    我苦苦对它造成了半天的伤害才跟它这一下差不多,那一条的嘴上肉都被灵枪撕扯了下来,嘴上面露出了一个大洞,也是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伤口和血迹。

    它现在受了重伤,也是我结束它的好机会,跑去捡起了地上的灵枪,顺着它的那一只的胳膊就爬了上去,此时的它疼痛的不断吼叫着,行动也是变得异常的缓慢,而且我现在在的这个位置它也是那我无可奈何,体积大有体积大的好处,体积小也有体积小的好处。

    顺着它的腿就跑了上来,一越而起也是直接用灵枪扎在了它的后脖颈之上,鲜血直接向上喷了出来,本就差不多了的魔兽现在已经摇摇欲坠。

    双脚踏在它的脖子之上,再度的一跃而起,捏紧了右拳也是从天而降一拳打在它的后脖子之上,这一拳之后,也是打破了它最后的一点支持力,直接倒在了地上。

    一拳一拳不断地在它这上面砸着,它的叫声也是越来越微弱,丝毫没有了开始的那咆哮德吼声,打了没两拳,我这右手上的血脉力量也是消失的干净,不过我的双拳并没有停下来,上面覆盖着蓝色的火焰继续的捶打,这样的一会之后,它这后面的骨头也是已经被我打的碎裂,而它也已经是一命呜呼。

    身子上疲惫的不行,双拳上的皮肉也是被充满了鲜血,手指的骨头也是已经轻微得显露了出来,身子往后一躺也是倒在了这魔兽身上,大口的喘着气息。

    身子上的疼痛早已经被心情所替代,现在身子上的疼痛早已经不算什么,心里面满满的都是成就感,一个人杀了比自己强大很多的魔兽之后,这胜利的喜悦也是充斥着我的嘴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