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的魔兽飞出去之后,我也是趁着现在朝着它们追了上去,这大好得时机不抓住,那就全都浪费掉了,趁着现在它们还没有反击的时机,也是我最好的出击时机。

    握着这把的灵枪,跑了两步,一踏地面也是瞬间的飞起,拿着灵枪就朝着它们捅了过去。虽然我现在没把血脉力量注入到灵枪之中,但用我这充斥着血脉力量的右手打出去的灵枪也不是它们能承受的。

    有的事情看起来总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这实行起来的时候,却是与想的差了太多,那两个魔兽并没有撞到任何的东西,而是被一张血盆大口吞进了肚子里面,那魔兽的牙齿起码有一米多长,足以见得这魔兽的巨大。

    看到了这东西之后我也是急速的改变方向,一枪插在附近的一棵树上也是把我的身子停了下来,转头迅速的又往回跑去。

    虽然不知道这魔兽的等级阶段,但肯定不会低了,要是同阶的魔兽仗着有巨大的身子吐吞下两头同等阶的魔兽,如果没有很大的保命力量,那它就是纯粹在找死。

    现在不知道这魔兽的情况,也没办法去跟它战斗,快速的两步来到了刚到这里的地方,体内的火属性气息一动,一把的蓝火向着四周扔了过去。

    这些的草木可不像有我那木属性的气息那么的耐烧,瞬间周围十几米的地方就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空地,当然我也不敢吧这里的草木全都烧个干净,要是一不小心再碰到其它的魔兽,那我现在就是和找死没什么区别了。

    这烧了个差不多之后,我也是迅速的把蓝火收了回来,往后退了两步也是准备应付着魔兽,但这走了没多远的时候,我也是看到了前方四周被烧的干干净净的土地的上,却有着一棵像树一样的植物在哪里立着,长的也不高,也就一米左右,这要是在这草木的树林当中,根本看不出它一点的痕迹。

    虽然不知道这棵小树的来历,但肯定不会平凡了,虽然我这体内火属性气息并不是很强大,但这要烧在这一把普通火焰都能烧没了的树枝上,我这蓝色火焰要是烧不干净的话,那我留它还有何用啊,这未免也太废物了吧。

    我虽然不认得这树苗,但这肯定这么的耐烧,拿回去肯定是有点的作用,朝着前方那片的草丛看去,要是那魔兽突然冲出来的话,这植物只有很小的几率能活下来,但这要去拿的话,没准我还会被那魔兽一脚踩死,脑海里也是快速的思考着这利弊。

    最终还是好奇心战胜了理智,这么神奇的东西不拿回去研究研究也太可惜了,该死的,你可别让我失望啊,迈开脚步,拔腿就朝着那树枝跑过去。

    这跑的中途我都狠没早点把那速行决学会了,拿着看了几天,还等身子好的差不多的时候去试试,但这也不是现在瞬间能学会的,只能拼了我这老命朝着它跑去。

    一边跑,还要一边防范着前面的草丛,我这其中的危险程度自然是不用多说了,一个弄不好,我没准直接会被这蹿出来的魔兽踩死,我可不认为刚才的那时候那魔兽没看见我。

    离着这树枝越来越近,我也是越来越紧张,脑袋上面的汗液都要流下来,但这其中心里面还带着一丝的喜悦,很期待这树枝能带来给我什么好东西。

    那树枝离我越来越近,此时的前面的草丛中也是突然的有了动静,一个巨大的影子浮现在了天上,黑色的影子把我身边的几米出都覆盖。

    一把抓住眼前的这树枝就跑,但这树枝是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想想我可是碎体期九阶后期的人啊,如今连这一颗小树都拔不起来。

    这树枝不仅耐烧,硬度也是异常的强大,我这力量根本无法撼动它丝毫,眼看着上面的影子离我越来越近,我也是没了任何的办法,身子向前一滚也是滚出了这影子的范围。

    后面一个巨大的声音落到了地上,一阵的土尘也是冲到了我的身上,想想我这也不是一般的惊险,我这位置就离它后肢的位置只有仅仅的不半米之远。

    趁着这个时候我也是爬起来向着前面的草丛跑去,回头再看看那树枝的地方,早已经被被那魔兽踩在了脚下,这想想也不是一般得可惜,冒着生命危险去拿这树枝,却是没得到一点好处,还差点把自己的性命搭了进去。

    这魔兽的阶段我根本是看不懂,而我看不懂就说明了这阶段比我的实力高出了很多,我这还没跑两步,一条巨大的尾巴也是朝着我抽了下来。

    它的这条尾巴,比我的人都大出了几倍不止,扭身朝着一旁跑去。这尾巴快速的落下,我这刚跑出去还没几步,这尾巴又是横着朝着我甩了过来,看到了这一幕我也是迅速的用灵枪去抵挡,但它这力量明显比我想象的高出了很多,一尾巴连人带抢直接给我甩出去了十几米远。

    那股的力量直接震得我胸口生疼,鲜血的味道也是涌现到了我的嘴里面,向后面磕磕撞撞了半天,一路上不断撞着身后的枝叶树木,这直到撞到了一头的魔兽身上才使我的身子停了下来。

    躺着这魔兽身上,摸了摸生疼的胸口,双腿一蹬也是直接站了起来,朝着身后的魔兽看去,整个侧面的肋骨都让我压断了几根,半面的身子都已经陷了下去。

    就算是受到了距离的撞击,这魔兽还没有死,躺在这地上有气出没气进的,看着这魔兽我也是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这真的是无缘无故就要死了。

    看着它的这样子,心里也是感觉不太舒服,这样的活着,还真没有死了痛快,弯腰蹲了下来,右手上也是迅速的出现了一层的蓝色灵气,朝着它的脖颈就切了下去,结束了它这最后的性命。

    身后的声音紧跟着也是传了出来,巨大的咆哮之声把我旁边的树木都要震得倾斜,伸手把这魔兽的眼皮合了上,右手紧紧地握着灵枪也是站了起来,大量的灵气朝着右手龙凤印记上面涌入,它的死给我做了不少的缓冲,要不然我受到的伤害绝不止这么的简单。

    “你放心,马上我就让它下去给你陪葬”,脚下的土地在震动,四肢踏着地面的声音也是离我越来越近,右面的胳膊上也是开始冒着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