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有了身子的感觉就是好啊,不过,这副的身子也太弱了”,说着还握了握拳头,一拳就朝着旁边的树上打去。

    这看似柔软的一拳打在了这棵十几米高丶三四米宽的大树上,瞬间一股的强风刮过,在朝着那边看去的时候,那棵树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朝着她打出去力道的地方看去,那棵树直接顺着一条的直线从地上移出去了十几米之远,在这中间还有着两个已经被撞碎了的魔兽。

    看到了这一幕之后我并不知道我到底惹上了一个什么怪物,这一拳要是打在我的身上,直接能给我打成碎片吧。

    现在的我也已经是烂命一条,不仅没救活婵蕊,还复生了一个这么强大的人物,自作孽不可活啊。

    身子上带我伤势本来就不轻,她的这一拳差点把我内脏全都打碎了,无力的躺在这里朝她看去,心里也是越来越不甘,这凭空失去了一半的生命,还让人给骗了,这滋味课时很不好受的。

    “你明明答应我帮我复活她,像你这么一个强大的人却来欺骗我一个碎体期的人,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大声的像她吼着,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死?这有算得了什么!

    她听到了之后,也是微微一笑,迈着猫步就想着我走了过来,看着她的这样子,明显就是原来的时候走路走习惯了,看来这婵蕊身子里面的没准是个老妖婆。

    她带着笑容一步一步的向我走着,看似那如柔弱的身子,里面却装存在着极为巨大的力量。

    轻盈的脚步迈着,身上的鲜血和残破的衣服都还是原来的样子,鲜血是婵蕊的血,身子也是婵蕊的身子,但里面的人,却永远不是那个人。

    心纯想要向她冲去,但被我紧紧的搂住,平时的时候根本没有几个能伤害到心纯的,随她怎么玩都可以,但现在的情况明显没平时那么简单,眼前的这一个人顶得上一群魔兽。

    这来到了我的眼前之后,也是一伸手就抓住了我的脖子,瞬间也是直接给我抓了起来。

    这一旁的心纯也是顿时不乐意了,不过我的手按着她的脑袋,就算心纯是能变人的灵品武器,但眼前的这个不知道是活了多少年的老妖婆了,这根本没法比。

    “你说我是在骗你吗”,“不,不是吗,你说过会救活她,但现在你拿走了我一半的生命,还占领了她的身子,你这是说话算数吗!”我的话语几乎是吼出来,要是在平时遇到这强大早就吓得不行了,但现在不一样了,还有什么估计,生命都掌握在人家的手里,说两句奉承的话就让人家留我一条性命,反正我是做不到,好不如这样的死去。

    “哈哈,就算是你骗又何妨呢”,她仰头大笑了几声也是又张嘴说这,妈的这一句话差点气的我老血都喷了出来,我他么,当时就一点瞪眼“行行行,你厉害行了吧”说完我也是把头扭到一边去,不再看她。

    越看这个人我也是越来越气,本来好好的人,现在里面却换了一个老妖婆,不现被她杀死,也会先被她气死。

    这等了一会,他也是把另一只手放到了我的面前,手掌这么一张开,一个灰蒙蒙的光团也是浮现在了我的面前,朝着那光团仔细看去,竟然可以隐隐看到里面婵蕊大的身影!

    这一下也是把我高兴的要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婵蕊的魂魄了。

    人的魂魄都是很虚弱的,不过会随着修炼,灵魂也是会随着越来越强的,但像婵蕊这刚刚碎体期的人,估计这一死魂魄也是会直接粉碎,没想到这老妖婆还是有点本事的。

    “这就是她的魂魄,以我现在的能力只能储存两年半大的时间,如果到时你没办法找到办法就她,我也无力回天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简直都要跳起来,虽然这个办法肯定很难很难,但这总比没有子望要好的多了,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妖婆也是显得好了很多,“谢谢你了老妖婆,我这一半的生命果然没有白费”。

    我现在的心里只能用美滋滋来形容了,但这还没高兴一会,一股的巨力也是直接落到了我的脸上,直接把我的头打进了身后的这颗树里面。

    “如有下次再范我,我叮当把你吸成人干”,她一手按着我的脑袋,脸也是贴在我的耳边说着。

    听到了它的话,简直吓得我汗毛都竖了起来,她这看似玩笑的一句话,但我棵不敢不当真,因为我这可是真的体会过,一瞬间,我这一半的生命都进到了她的体内。

    吓得我赶紧点了点头,不过这还没有结束,“还有啊,如果你以后想要死得慢点的话,那就一段时间给我一个人来让我吸收生命,不然的话,只能用你的生命来补充了,想想,你的生命还是很美味的”,说着还伸着舌头在我的脸上舔了一口,说有什么感觉,这当时差点都要给我吓尿了,什么感觉都感觉不到了。

    松开了手之后也是松开了手臂,我也是直接掉到了地上,“还有,我不是你的打手,更不是你的保镖,你死的早点,我也能早点再次唱到那好吃的生命,而且也不用在守这破约定”,说着也是转身跳到了一旁的树上,躺了上去。

    我咳嗽了两声心里也是复杂的要死,一是婵蕊还没死,这是个很好的消息,但想要复活她,估计比登天还要难。

    二是本来我还想要是得到了一个这么好的保镖带在身边,那该多威风啊,要是一直能保护我,学院里面的仇人那么多,给他吸几个还剩了我许多事情,但她的那一番话,把我的这念头完全打散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这几天的时间也是一直在这里恢复生命,恢复运动能力,我这一下呗吸走了一半的生命,休息了几天的时间,这外面也是给根本看不出我少了一把的生命,能力还和原来一样,脸色面容皮肤也是完全的没有变化,没有衰老的样子。

    芷兰那抽走的生命还没我的多,但她那容貌都已经变了样子,我这损失了一半,这没有变样也算是还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