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声音后我也是朝着四周看去,然后又向着一旁吃东西的心纯看了看,这声音并不像是这四周的人发出来的,而更像是,直接传到我的脑海里的。

    虽然不知道这说话的是何人,但如果他真的有复活婵蕊的能力,相信了又何妨。

    “你有什么办法保住她的性命!”我大声吼叫着对四周说着,我这一声的传出,把心纯手上的大肉都吓掉了,扭着脑袋朝我看着。

    我看着她的样子,我也是很无奈,我又没这种操作,又不知怎么回答她,这能大声的叫出来咯。

    “至于什么办法,这并不是你该知道的事,你只要说愿不愿意”,这声音听着怪怪的,既不像男人的声音也不像女人的声音。

    “好,如果你能救活她的性命,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你现在把前面的灰色珠子拿在手里”。

    听到了它的话,我也是向前把那颗的珠子攥在了手心里,没想到我脑海里传出来的那声音竟然是这神秘珠子里面传出来的。

    拿着这颗的珠子,还没等我有什么动作的时候,它直接融入了我的手中。

    没错,就是融入,整颗的珠子就像是化成了水一样,直接从固态,一点点的进入到了我的手中。

    这拿在手里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一点的重量,但这到了体内之后,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了,这感觉和普通的时候也是没有任何的感觉。

    我这蹦哒还没多长的时间,身子的各处也是传了剧烈的疼痛,这股的疼痛来的不明不白,来的很是强烈。

    心脏丶丹田的位置尤其是强烈,这剧烈疼痛的传出,身上的冷汗瞬间流了下来,皮肤上都在不受控制的颤抖。

    想到了这两个位置的剧烈疼痛也是想要去感受一下自己的身子,但这刚要去查看,剧烈的痛苦也是瞬间影响了我的思维。

    心纯看到了之后也是快速的来到了我的旁白看着我,我这痛苦来的我都解决不掉更不用说她了。

    这股的疼痛来和原来黑水的同痛感不同,这是里面收到的疼痛,而那黑水是皮肤上的疼痛。

    这痛感来的突然,消失的也快这没一会的时间,这感觉消失了之后,这也是感觉好了很多,这一步刚迈出,身子也是向着前面直接栽了过去。

    一下整个的身哦都跟大地贴上,也是吃了一嘴的土,本以为这是疼痛过后身子还没反应过来,但这待了会之后,我才发现我的身子现在极其的虚弱。

    现在连抬只手都变得很是费劲身子躺在这里一点的力量都用不上来,这痛感消失了之后也是迅速的去感觉自己的体内,查看了心脏和丹田两个部位之后,我才发现我以内的生命气息竟然少了一半之多。

    不呢来以我现在的阶段,加上那改变体质带来的好处,还有那木属性气息时刻充盈着自己的身子,安安稳稳的活上大概一百二十年不成问题,除去那原来使用武灵决第四决消耗的生命,将近十年,现在的体内只剩下了五十年左右的寿命。

    直到这个消息的我,也是如晴天霹雳,没想到刚才那不到半个时辰的疼痛竟然消耗了掉了我五十多年的生命。

    躺在这里现在真的是连说话都说不出来,从我的右手手背上,突然有着点点的东西开始浮现,渐渐的那个消失在我体内的珠子也是又浮现在了出来。

    现在的它不再受我的控制,径直飞向了那婵蕊,我想要朝那婵蕊好好看去,但是脑袋却是没有力气扭过去。

    身子现在力量缺乏的厉害,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不过说的也是,毕竟谁突然被抽走了一半的生命还可以好好的。

    躺在这里待了半天,渐渐的也听到了一阵的脚步声朝着我这里走了过来,对这来路不明的敌人,我也是想要去防范,但是现在什么都干不了。

    这脚步声慢慢的逼近,没准是我杀死的那个人的同伴,但着一个的毛绒绒的脚丫落到了我的眼前之后,我才发现我想错了。

    在我的印象中,长着这样脚丫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婵蕊!脑海的那根细线沟通着心纯,也是感觉到了一双的手把我抱了起来。

    身子起来了之后,眼睛也是能看到这人的全部,这个人果然是那已经死了的婵蕊!

    她身上的血迹,破碎的衣服,肚子上面的伤口,还有着身上那几乎已经变干的血迹,这时候我想爱意识到,婵蕊真的复活了。

    这种失而复得的神情简直是不能再过的幸福了,虽然这复活伴随了我的一半生命,但是能再次看到眼前的这个人,心情自然是不用多说了,激动的我眼泪都要流下来。

    想要伸手去抱一抱蝉蕊,这身子离开了心纯的手臂之后,也是向前扑了过去,想象中的怀抱并没有传来,而是被一脚踢飞出去十几米之远。

    在空中飞了一会也是直接躺在了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老血,就算是我现在的身子虚弱,但再怎么说我也是一个碎体期九阶后期的人啊,现在被一个碎体一阶的人踢出去十几米远你敢信。

    本来刚刚包扎好的身子也也是又流出来血迹,胸口的纱布上也是又被鲜血所染红。

    脑袋枕在了后面的树干上,婵蕊还是那个婵蕊,但里面的灵魂人物,却早已经不是那个人。

    心纯看到了我之后,小脸也还顿时变得冰冷,小脸上面无表情,伸手朝着她就打了过去,看到了之后我也是急忙的想要去组织,这心纯要是一下把她砍死了,这不就白用功了吗。

    想是这么想的,但这打了一会就不对劲了,这心纯厉害起来这伤害和速度也不是闹着玩的,一手挥出也是能出现一道的波浪,碰到的花草树木直接被一分为二,中间的切口十分的平滑。

    心纯跟她打了半天,没一招是能碰到她的,最后婵蕊也是仰头一笑,一个转身一手抓住了心纯的衣领就给他提溜了起来,摔手一人份页数直接扔到了我的身上,顿时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心纯还想要起来,但被我又双手压住了,随说是压住,只不过是双手放在了她的身上,现在这情况放她出去明显没有什么效果,眼前的这个人可比看上去强大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