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样子的婵蕊也是感觉不妙,刚向前走一步,身子的的虚弱感也是让我跌落在了地上。

    右胸口处的那件武器还是控制着我的右手,他直接从我后面的骨头穿过,这东西的上面的很多东西都扎进了我的骨头,虽然只有一丝,但靠我现在弄下来还是很难的。

    左手扒着地板来到了蝉蕊的身边,此时的地上已经被她的鲜血所染红,煞白的脸上两行的眼泪还留在脸上,现在的婵蕊,已经死了。

    回想起和婵蕊待着的这些日子,这个别族小女孩一哭一笑,无不在我的记忆中回想,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痛苦的声音也是大吼着,响彻这片的树林。

    紧紧抱着这个柔软的身躯,本是活蹦乱跳的小妮子,现在却是葬送在了这片的树林,撕心裂肺的疼痛充斥着我的全身。

    眼泪滴落在了婵蕊的脸上,现在的她,早已经失去了原来的温暖,整个的身子都是冰冷冷的,想起这一切都是那个人所造成的,我现在就恨不得去把他再碎尸万段一百遍!

    身子上的疲惫和精神上的痛苦是我更是身心疲惫,朝着她肚子看去的时候,那血洞里面也是不再往出流血,以为她的血液,几乎早已经留在了着地上。

    伸手把婵蕊抱了起来,右胸口上的血液也是直接滴在了她的身上,流到她的伤口之上。

    我这灵气的缺乏,伤口上的疼痛,在加上这止不住的鲜血,眼前的意识也是越来越模糊。

    一阵的虚弱感突然的传来,身子也是直接向前歪了过去,不过并没有倒在地上而是撞到了一个人带我怀里,问这这气味不用想也是心纯。

    虽然不知道她刚才是怎么了,不过这原因也不能归结到她的身上,毕竟她救了我无数次,她变不成人也会有她的原因。

    但想是这么想的,什么的东西也都明白,但总是一想到要是她要是便成人来帮助我们,没准这婵蕊也还是有能活下来的可能。

    顶住这柔软的身子,往后退了一步差点也是又要向后倒去,心纯也是张开手想要扶我,不过被我脚步一撤也是稳住了身子。

    抱着婵蕊来到了她的父母面前,伸手轻轻的给她放到了她家人的旁边,把他们葬在这一起,也是对她来说是最好的了吧。

    身子一个踉跄也是又坐在了地上,尽管是生活的苦痛太过的多,像这样的伤心还是很难受的。

    千苦万苦忍忍都能过去,但这离别的盛伤痛,真的太疼太疼,疼得无法喘过气,疼得无法止住涌现出的眼泪。

    疲惫的感觉和伤痛,使得我也是压制不下去,脑海的意识一瞬间被冲的消散,眼睛,也是缓缓的闭了上。

    梦,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在哪里我仿佛又是回到和婵蕊一块炼丹的那些日子,虽然过得很是平常,但她在哪露出来的表情却能看的出都是发自内心的。

    这美好的小日子过得很简单,每天带着她去卖丹药,有时候那老头来了兴趣也是跟她下上几盘,这结果可想而知就算她努力的想啊想,还是一样输给了那个老头。

    一天的日子很简单,陪着我练着丹药,和心纯打打闹闹,早饭午饭晚饭吃的就是那些的饼子,有时候把我吃的烦了,也是往上面撒点作料的,但这撒了还真的是难吃,不过她和心纯吃着,却是那么的津津有味。

    好的日子总是很短暂,在一天的下午,却是又碰到那个的人,他变得仿佛是一个的恶魔,张开了大嘴把婵蕊吃了下去,但我却是无能为力。

    痛苦的感觉使我昏迷,也是又使我醒了过来,睁开眼朝着天上看去的时候,月光已经撒在了我的身子上,满天的星星和那圆圆的月亮。

    伸出右手想要起来,没想到的是还真的能动了,虽然疼痛感还存在,但里面的骨头不知为何已经变得完好无损了。

    胳膊这么轻微一动,活动的范围也是被纱布所挡住,朝着身子上看去的时候,上身几乎被裹满纱布,裹得很是生疏,但伤口却都是被挡住了。

    坐了起来朝旁边看去,这一下野兽把我惊得要死,我这周围摆着十几炼骨期的魔兽尸体。看到这的一幕,不用想也知道是心纯干的。

    眼神朝着四周眺望,心纯坐在旁边的一棵树下用着大眼睛看着我,从她那位置的血迹一直流了这周围一圈,杀死这些魔兽的人,是她准确无误了。

    看着她那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我也是想给自己两巴掌,自己这无缘无故的吧脾气发到别人的身上是怎么回事啊,而且是到了一个不知救我多少回的女孩身上。

    伸手朝着心纯招了招,她看到了之后大眼睛也事变得炯炯有神,迈起了脚步就吵这我这路快速的跑过来。

    离我还有几米远的时候就一下朝我铺了过来,我也刚要伸手去接,这手刚伸起来就,肚子上就感觉到了一股的疼痛,而这疼痛的来源便是心纯。

    双手抓着我胸口的纱布,小脸也是紧紧的贴在了我的胸口之上,小脸不断的蹭着,把整个的身子都钻到了我的怀里。

    明明错的是我,却让她唱了那么多的苦头,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我们今天就来吃好吃的吧!”

    一提到好吃的东西,心纯看我的都要流出口水来,这现成的魔兽十几头,挖掉了它们的魔核之后,足足有七枚之多,这一项的任务就被这么简单完成了。

    这烤肉短缺过,但这烤肉的材料却是从来没少过,这一会就烤了几头的魔兽,这心纯也是吃的极香。

    心纯在我的一边吃着,看着这烤肉我也是又想起了第一次看见活蹦乱跳婵蕊的时候,抢着烤肉满屋子跑,但现在,却是安静的躺在了哪里。

    战起了身子朝着她走去,看着眼下的这三句尸体,虽然不知道这世界上有没有让人复活的丹药,但我却没有。

    蝉蕊活着的时候那么艰辛,如果把她和父母葬在这一起,也许这也是最好的一种方式了吧。

    伸手在这地上挖了一个坑,把她的父母安安静静的放了进去,待到看向婵蕊的时候,却是感觉到了一个的声音突然从我的耳边传来“你想要保住她的性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