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到达碎体期九段之后第一次使用出这么大的力量,这力量到底大到了什么程度,也是我不得而知的了。

    我的力量打到了这面的屏障之上,但是却奈何不了这东西丝毫,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但这能量之间的碰撞也是没分出个高上高下。

    他们能跟我拖下去,但是我跟他们拖不下去,先不说我的力量维持不了多长的时间,但是那边的蝉蕊也明显是坚持不住了,身上的伤害和心理的伤害,两重的打击也是让她的身子坚持不下去。

    看着眼前的这奈何不了的屏障,在看一旁已经快要奄奄一息的蝉蕊,现在没办法也要有办法。

    体内还剩下三成的灵气,现在也是顾不上对我造成什么伤害的地步了,把这剩下的灵气也接近全部都注入到龙凤印记里面去,身子也是一下的感觉虚弱了很多。

    一股股的力量传了过来,右手的负荷也是变得更加的严重,手上的骨头感觉被巨大的力量挤压。

    现在也顾不上这些的疼痛,握着这把的灵枪继续向着前面的那层屏障狠狠刺去。

    这股的力量再次的加持之后,这一场坚硬的屏障也是有了动静,慢慢的开始颤抖,在接着,一声的声响传出,这枪尖撞到的屏障也是裂开了缝隙。

    这一声的响声也是影响着这场战斗的结果,巨大的能量屏障随着这一道的口子,也是迅速的开始崩溃。

    这上面的裂纹越来越多,还没大到一定的程度,我这灵枪直接穿透这层的屏障向着里面的人打去。

    没了东西的保护之后,我的力量也是肆无忌惮的宣泄,到了那最前面的人面前的时候,他身上的衣服就已经被撕成了碎片,身上也是出现了大量的口子,但当看见里面的人后我也是瞬间的呆住。

    这用木属性气息做成的生命我是见过的,毕竟我在灵气充足的情况下随随便便就可以捏出来一个,但我眼前的这东西却是金属制成的。

    灵枪摧枯拉朽的从他身子中穿过,大量的金属也是四散而非,根本是看不到一丝的血迹,和一丝的声音。

    我这灵枪的力量异常的强大,虽然说刚才被那屏障消耗下去了许多,但这剩下的程度也不是这几个铁人可以阻挡的。

    摧枯拉朽的力量穿过了一个个的铁人,没了那层的能量之后,它们也是奈何不了的力量丝毫,五个的木人全部都倒在了这地上,除了那最后还剩下个脑袋之外,其他的早已经四散成了碎片。

    打碎了这几个人铁人之后我也是没有丝毫犹豫的朝着那个人打了过去,管不管他到时候会不会又被执法殿的人暴打一顿,现在眼前的这个人必死不可!

    随着充满力量灵枪的靠近,还没碰到身上的衣服也是直接被撕了一道道的口子,鲜血乱飞。

    他的双腿抖得厉害,刚才明明有跑的机会,现在这全部都浪费掉了,你这是有多大把握能赌她们赢啊。

    这跟的灵枪直直的朝他扎去,他整个的人就像是傻在了哪里一样,嘴里求饶的声音不断的传出,眼泪啪啪的往下落,而且,他那下身的位置已经湿了,这样的胆子未免太过的小了吧。

    灵枪直直的到达他胸前不到半米的位置,还没碰到他,他胸前就出现了一道的大口子,鲜血往出宣泄,骨头也是断裂了几根。

    本应会一级打得他灰都不剩,但就这点点的剧烈,却是让我再也动弹不了一点。

    右面胸膛的位置传进来了一根巨大的尖刺,从我的后面直接洞穿到了我的前胸骨,我的鲜血从胸膛前滴下。

    如果只是这点的伤害我的手还是可以动弹的,但是这东西还不止这么一个根的长刺,他后面底的位置还出来了一圈细小的铁刺直接钉住了我的骨头。

    这次已经是第二次让我没有亲手杀他的机会,手中的还带着力量的灵枪被我掉到了地上,没有我的力量之后,这灵枪也是没有丝毫的力量直接扎在了前面的地上。

    我用意念去跟心纯沟通,但是现在却又是感觉不到她的意识仿佛又像是沉睡了一样,又或是,没时间来回应我?

    我这是一鼓作气的气势,身子上的灵气几乎早已经被抽干,这股的气势一消失了之后,身子上也是感觉也是感觉到了异常的无力。

    看着眼前的那个家伙,今天如果他不死,我就算死在这里都会觉得非常的冤。

    右手耷拉了下来,咬牙靠毅力迈着步伐,他已经被吓得和傻了一样,疼痛的声音和求饶的声音不断的传出,我现在都华怀疑他到底是怎么到达碎体期九段的。

    咬着牙走到了她的面前,伸出了左手也是用力朝着他的心脏所在的位置捅了进去,指尖已经触碰到心脏,也感觉到了心脏碰发出的血液,但这要在一般的人肯定死了,但这武修就不同了,这一下很难给他造成致命伤害。

    身上的力量很是空虚,把手了拔了出来,也是没有在给他来上那么一下的力量,本是想拿出吧武器给他两下,但伸手斤了风袋之后,却是摸到了一颗的珠子,这东西就是原来得到的那颗灰色珠子。

    这棵的珠子我是闹不懂,这珠子的力量很是神奇,吞下去之后可以把人变得异常凶悍,也能自主的吸收人的生命力,刚才都把这个东西忘了,不过现在什么都晚了,只能看着珠子的作用了。

    手里拿着这个的珠子“你不是很爱吸收生命吗,你把眼前的这个吸收了,我以后会给你找更多”,对着这珠子说完了之后,虽然不知道它会不会照我说的做,但现在也就只能靠它了。

    拿着这珠子就按在了他胸口的那血洞上,一推他也是直接的倒了下去,“你,你你给我弄了什么”伸手也是想把那东西拿出来,但这刚刚触碰这珠子,整个的人也是停住了。

    他的身子一切都是正常的,我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武器定了住,他能有一百种的方法来杀死我,但恐惧却是战胜了他的思维。

    他的手指停在了胸口的那颗珠子上,很快的他整个人都开始慢慢有了变化,脸上的皮肤迅速干枯,头发也是开始掉落,黑发变成了白发。

    这只是瞬间的事,他整个人已经被吸干,原来看着还算是正常的青年人,变得和从拜年古墓里爬出来的人差不多。

    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个人百分之百的死去,我的心里松了一口气,但这口气还没松下去,朝着婵蕊看去的时候,她已经没了任何活着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