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的那一幕还发生在我的眼前,现在身上的疼痛都已经被我忘记,那老虎的速度太过迅速,在我刚才对战的时候根本没见过能有这么快的速度,而且这在一旁蹲了半天还让我丝毫没有察觉,这太过的怪异。

    身上顶住这棵的树,身子也是直接掉到了地上,铺起了一地的灰尘。

    抓起了一把的回气丹扔到了嘴里面大口的咀嚼着,疗伤的药面也都是洒在了腿上的伤口一大部分。

    体内木属性气息快速的运动,腿上的伤势也是迅速的修复,现在急着去只会让腿上的伤势更重,速度下降的更多。

    朝着那没收跑的地方走着,虽然说刚才我为了救蝉蕊有些大意的缘故,但就算那魔兽也不可能到了我眼前才能让我又发现啊。

    走了一会的时间,腿上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一跃到了前面的书上,也是快速的朝着血迹和脚印的地方跑去。

    这地上的血迹和魔兽奔跑时压过的草丛很好发现,一路顺着这血迹走,心纯也是变成了灵枪被我握在了手中,这次不管如何,只要蝉蕊除了一旦的意外,我定要屠了那魔兽整族。

    这个的方向一直是朝着魔兽山里面走的,按说那魔兽的阶段并没有那么的高,敢直接往那么深的里面跑,这很多的事情也是太不符合常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也是尽了自己的全力去跑,也许就这一分一秒的时间,婵蕊的性命都会受到很大的危险。

    在这树上不断的疾驰,风也是从脸边刮过,跑了一定的距离的时候从我也是听到了些许的响动。

    站在这树上朝下面看去,也是看到了那魔兽,婵蕊身旁还有着几个身穿黑衣服的人,而他们的中间却是上次那鞭打她的人。

    一看到这个人,身子里的火气就不由得往外冒,上次要不是婵蕊我早一拳打爆了他的狗头,有了上次的事情不长记性,这次又找回来,双手捏着的拳头也是在吱吱作响。

    那头的魔兽趴在了一边,而婵蕊又是被那个人伸手捏住了脖子,就算是在这理他们十米远的位置,还是能清晰的看得见她的身子上有几个大大的孔洞正在晚饭外面冒着血液。

    本来阶段就低的婵蕊,受到了这么重的伤害,现在也是显得更加的柔弱,身子上看不出一点的力量,脖子就这样被紧紧的抓着,双手也是停在了身子两侧。

    “嗯,你上次有那个人护着,你不是很神气吗,这些的日子在他身边过得很好吧,是不是把自己是什么东西都忘记了”。

    在他说完了之后,也是又往着另一个的方向一扔,在地上划出去了几米之远。

    拳头捏得吱吱作响,现在身上的伤势没有完全恢复,且那几个黑衣人的实力我也是看不懂,虽然想要现在就冲出去,但到时候不仅救不出婵蕊,没准还会把自己搭进去。

    婵蕊躺在地上嘴角留着血迹肚子上的衣服已经被伤口冒出来的鲜血所浸湿,两个的眼神也是已经涣散。

    看着这个样子的婵蕊他也是没有罢休的意思,拿起了旁边的那一个袋子,朝着婵蕊的旁边就扔了过去。

    扔的这空中也是有两个的身影从里面掉落了出来,这两个也并不是普通的人,而是两只和婵蕊长相差不多的人,两个人的毛发都是黄色,一个的嘴边还留着着长长胡子。

    本是眼神涣散的婵蕊见到了之后,眼泪也是瞬间从眼睛里面流了出来,“爸!妈!”嘴里面大声的叫着,身子朝着那两具的尸体爬去。

    她受到的伤害很来就很深,再加上流着这么多的血迹,这爬行都是变得异常的困难,就当着伸手快要碰到她父母的时候,一直的脚也是踩在了她的手上,而她的手也是停在了离父母身子几厘米的地方。

    哭声响彻了这个的森林,“你为什么要伤害我的父母,为什么”,嘴里的话语传出,声音叫喊的颤抖,脸色也是苍白的要命。

    “哼,这只是个开始,我从小到大还没人敢打我,你看着吧,这只是个开始,等你死了之后从我还要再去杀了救你的那个人,属于我的东西就一直是我的东西,想要离开我,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他的声音传出,我也是彻底压不住自己体内的火气,用脚使劲的一踏这个树干,身子迅速的穿了出去。

    此时的怒气也是上升到了一个的顶点,体内的七成灵气往着龙凤印记里面注入,强大的力量刚刚的涌现到了手上,再把这股的力量往着灵枪上送去。

    这力量太过的强大,虽然在我的体内我能稳稳的控制,但这离开了我的手后,这控制起来就变得不那么简单。

    这力量是从右手往灵枪里面送的,就算是我这到了碎体期九段后期,这力量还不是我能承受的。

    右手的手指快速的颤抖,虎口崩裂出了道道的血迹,现在的手上就像是被巨大的力量碾压,骨头动的吱吱作响,不过在这骨头碎裂之前,这力量也是离开了右手,全部传送到了长枪里面。

    现在银灰色的长枪之上,闪烁起了一股金色的光芒,体内的火属性气息运作,也是直接的覆盖在了枪头之上。

    现在我这最大的力量都用了出来,我目的也是只有一个,就是让眼前的那个人死得灰都不剩。

    我这巨大力量的涌现,那人朝我这边的看来的时候身影也是变得异常的惊悚,“快,快给我上,给我去挡住他”。

    那个人颤抖的声音传出,身边站着的五个黑衣人脚步快速的迈着,一个一个的人在我的前方站撑了一道的直线,一个的双手放在钱一个的肩膀之上,待五个人摆好了之后,也是能看得到黑色的气息从他们的身上传了上来。

    一枪随之而至,这刺在到了他们的时候,也是从第一个人的前面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巨大屏障,而我的力量也是直接刺在了这个上面。

    我的力量很大,但他们的力量也并不是吃素的,我的力量和他们的力量碰撞在了一起,一场的拉锯战也是随之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