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相互的对视,看了一会之后心纯也是走步到了蝉蕊的眼前,看着像是一幅大战即将开始的样子,但是随着心纯的手一动,竟然在蝉蕊的脑袋上摸了起来。

    看着心纯的这个样子,虽然不知道她想的什么,但是没打起来,这个样子也算是不错了,我开始朝着魔兽山里面继续走着,她们两个也是在后面打闹着,不管蝉蕊如何对心纯,心纯就像是大姐姐一样,用手摸着蝉蕊的脑袋。

    现在以我的实力,这外层的魔兽对我一点的作用都没有,在我不动用心纯的情况下,靠着我的肉体就可以全方面的碾压它们。

    至于后面的哪两个,我也不用太过的担心她们会被这里的魔兽大伤,以前的心纯那身的能力就让我看不准,现在就更不用多说了,但是这灵品的武器到底顶的上是人类的什么等阶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肯定不会低了就对。

    我这一只朝里面走着,心纯她们两个也在后面跟着,到了一定的距离的时候,我也是停了下下来,虽然不知道我走了多远的距离,但这感觉要是到达那最内层,还是肯定有着一大段的距离,这魔兽实力也是不可小嘘啊。

    到了这里之后,也是把身上的气势收了回来,虽然我的气势在这里没太大的用处,但是这气息也起码和这里的魔兽相差无几,就算它们再傻,但到了这里之后也是会权衡利弊的。

    朝着后面看去,那两个丫头早已经不跟着我了,在哪一边被野花野草吸引了过去,心纯也是算了,但蝉蕊你在这地方有点警觉好不好,您可是真不怕出事啊。

    停在了这里还没有多长的时间,也是感觉到了这里的地面有些的晃动,而且这四周的草丛也是开始沙沙作响,没一会的时间,一头的猛虎就从旁边的草丛窜了出来,当然这不止一条,而是四面八方的过来。

    武灵诀第二决运转,体内的火属性气息也是快速的运转,两个拳头之上也是迅速的出现了两团蓝色的火焰在熊熊燃烧,面对这四面八方的魔虎,一股的战意也是从心底涌上来。

    这些的魔兽阶段都在这炼骨期二三阶,虽然阶段比我高,但我面对起来,是真的一点都不虚,一拳一拳朝着这扑来的虎脸上打去。

    这一上来的起码有七八头的魔兽,就算是我攻击力强大,也是避免不了被咬被抓,身子上一道道血痕的出现,疼痛感也是从皮肤各处传来,刺痛着我皮肤的同时,也是勾起了我那消失已久的血性。

    一拳打在了一个虎头上面,也是顿时给它打飞了出去,不得不说的是,这魔兽的阶段也站了一大部分的优势,我这一拳给它造成不了致命的伤害,顶多给它打掉几颗牙,意识模糊而已。

    这魔兽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拳脚上都覆盖蓝色的火焰,应对这魔兽还是废了一些的时间,胸口上,胳膊脚上也都是出现了一道道的血口,没一爪子拍下来,也是能打的我皮开肉绽,但还并没有到能伤及我骨头要害的程度。

    现在的地上躺着五六具的尸体,有两只在我打的中途给打跑了,我这一拳的力量本来就有不差,再加上这上面覆盖一层的蓝色火焰,这伤害就更不用多说了,伤害增加了不说,这打在它的身上,还能烤熟一块的肉。

    身子上面的鲜血滴着,体内的灵气也是消耗了一半之多,盘腿坐在这里,动用着体内的木属性气息回复着身子上面的伤口。

    这虎爪给我来这么一下,也是不怎么好受的,爪子直接能抓入到这肉体里面,一爪子就能在我的皮肉上划出一两厘米厚的口子,辛亏它们的爪子上没有毒,要不然这满身的伤口早已让我死的差不多了。

    木属性气息慢慢的动用,也是扔了两颗疗伤丹吃到了嘴里面,虽然这疗伤丹对现在的我没有多大的作用,但是这再加上木属性的气息,这回复的效果就好了很多。

    心纯跟蝉蕊她们两个在那边的树下玩耍,一只的蓝蝴蝶朝着树上飞去,她们两个的目光也是随着蝴蝶来到了树上,心纯在这树下蹦蹦跳跳了半天,也是根本够不到那蝴蝶。

    心纯的身高一米五左右,那蝴蝶在的树的位置离心纯差了四五米,心纯在地上长着双手去够那蝴蝶,还努力的蹦来蹦去也是显得很是好笑。

    心纯在这些的事物上总是显得呆呆的,看着她那一副极其认真的模样,我也是笑的肚子痛,心纯显得这么呆,但蝉蕊就不一样了,双手加上双脚,噌噌噌的就从这树干上爬了上去。

    到现在我也没弄懂这蝉蕊到底是什么的种族,才碎体期一二阶段,这身手显得就是这么敏捷,而且她还能随意进出那用药令才能开启的房间,这一身得本事也难免会被人给看上。

    蝉蕊来到了这树上之后,也是顺着一条的树干朝着前面爬去,蝴蝶停在树上休息,而蝉蕊也是慢慢的朝蝴蝶爬着,生怕是惊到蝴蝶一点。

    身子离着蝴蝶越来越近,就当离蝴蝶还有一点的距离之后蝴蝶也是突然地向着一边飞走了,这一下也是给蝉蕊吓得不行,向前一跃也是把蝴蝶又捧在了手心里面,脸上的笑容也是随之绽放,但身子却是离开了树干来到了空中,我可不觉得这蝉蕊还会飞。

    站起来就朝前面冲去,这还未修复好的腿伤也是被这么一瞪又是撕裂了开来,剧烈的疼痛感也是差点疼的我向前一头扎过去。

    但现在也不是管这些的时候,力气快速往龙凤印记里面注入,用着强大的力量一拍地板,地上一个大坑的出现,也是使我从这地上直接朝蝉蕊飞了过去。

    这里蝉蕊的距离越来越近,我的双手也是快要碰到蝉蕊的身子,可这时候的眼前突然窜出了一道的黑影,一个血盆大口咬紧了蝉蕊的身子,蓝色的蝴蝶从蝉蕊的手中飞了出来,鲜血洒在了我的脸上。

    这黑色的影子不是别的东西,正是我刚才打跑的那魔兽中的一只,它咬住了蝉蕊的身子落到了地上,朝着一个方向迅速的跑去。

    这瞬间的事情到了现在我还是反应不过来,身子直直的撞到了前面的那颗树上,整个的脑袋都扎到了树里面,身子挂在了外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